溺爱成婚:腹黑大少宝贝妻

第1220章 1220 爆虐蓝贱人2

第1220章 1220 爆虐蓝贱人2

赵铎说完转身朝着别墅大门走去,直接无视夏初春的一脸茫然与无知,然后又对着林豫说道,“把车子搞定了。”

他可不想他的车上还留有这个女人那令人犯恶的气味!

“是,铎哥!”林豫再一次很是恭敬的说道,对着夏初春再次做一个请的手势,“夏小姐,这边请。”

夏初春一脸颤颤的看着林豫,不知道该说什么。

总觉的有什么地方不对劲,怪怪的,可是却又说不出来,什么地方不对了。

心里莫名的浮起了一抹慌意,她想转身离开。

“夏小姐,过门是客!”还没来得及转身,林豫便是堵在了她的面前,一脸铁冷无表情的说道,“不进屋喝杯茶就走,可是觉的我们招待不周?铎哥说了,让我带你去客房休息。”

夏初春下意识的便是往后退了两步,一脸怯怯的看着他,“不用了,我突然想起还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没做,必须要回去了。下次吧,下次有机会再来打扰。”

说完,想要越过林豫的身侧离开。

林豫当然不会给她这个机会了,她还没来得及迈出一步,林豫便是再一次挡在了她的面前,继续面无表情的说道,“夏小姐,这里叫不到出租车的。夏小姐有什么急事,一会我开车送你离开。不过现在,铎哥没说话,抱歉,你不能离开。请!”

说着又是做了一个请的手势,示意夏初春进屋。

夏初春一脸惶恐的看着面无表情,如死神一般的林豫,心里是既怕又悔。

早知道,她就不跟赵铎来了。

她应该清楚的,像赵铎这么一个冷冽变化无端令人捉摸不透的男人,怎么会突然之间对她这么热情呢?还邀她来他家里?

只怕,他早就已经知道她和初七的关系了吧!

要不然,石栋那样的一个男人,为什么会对他又惧又怕呢?

只是,现在不知道他想要怎么样。

尽管心里又慌又怕,但是夏初春还是装做一脸镇定的样子。

反正事情已经这样了,而始未她也差不多摸清楚了。

那么,就只能硬着头皮了。

只在他对初七那个贱人有想法,那就一切都好说。

大不了她不对初七做什么,反正她要的也只是简亦扬而已。

深吸一口气,夏初春沉看一眼面无表情的林豫,朝着别墅大门走去。

别墅里没看到赵铎的身影,而是站着好几个彪形大汉,个个看起来凶神恶煞的样子。

整个别墅,就没看到一个女人的影子。

夏初春的心里又是“咯噔”了一下。

客房

夏初春站在若大的客房里,环视扫量着整间屋子。

很大,足有五六十平的样子。

装修的很精致,屋顶那一盏浅黄色的水晶灯亮着,旋转着,映射着淡淡的暧黄色的灯光。

所有的窗户,窗帘全都是拉紧的。

所以,整个屋子很黑,给人一种很压抑的感觉。

两边的墙壁上,各镶着一大面镜子。

她站在中间,两边的镜子里全都是她的影子,一层一层,从大到小。

正中央是一张大床,足有三米宽。

屋子里有一股淡淡的清香,很好闻,好像是玫瑰中夹杂着薄荷的味道。

只是,站在这若大的房间里,夏初春心里却是没来由的一阵一阵的慌着,又有些手足无措的样子。

这是她二十八年来,感觉最不好的一次。

就连当初从医院天台掉下来的那一刻,她也不曾有过这种感觉。

可是,此刻,她的心里却是莫名的害怕了。

这个屋子,特别是墙壁上的那两面大镜,给她一种很是诡异的感觉。

“咔!”

房门被人打开。

赵铎走进来。

他已经换了一身衣服。

不再是刚才那一身玫红色的西装,而是换了一身很随意的休闲服,白色的。

红色,让他看起来妖娆无限,热情如火却又不易近。

白色,却是让他整个人的看起来更加的冷冽与疏漠,浑身上下透着一抹高深莫测,让她冷不禁的打了个寒颤。

尽管,此刻,他的样子看起来很随意,他走路的姿势也很随意。

他的双手很是随意的插在裤兜里,脚上只是及了一双软毛拖,甚至于他的脸上不噙着一抹很是绅士的微笑。

可是,就是这样的一个他,却是怎么看怎么都给人一种难以相处,阴鸷森冷的感觉。

“怎么样,夏小姐,可有看到初七?是不是觉的很像?”

赵铎一进门,便是笑盈盈的问了这么一句话。

夏初春当场就怔住了。

初七?

这个屋里哪里有初七?

她哪里有看到初七?

他这是什么意思?

朝着他扬起一抹茫然的浅笑,“赵先生还是喜欢开玩笑,这么幽默。我找了半天,也没在这屋子里找到你口中的初七。莫不是赵先生在考我的观察力?”

“观察力?”赵铎勾起一抹邪肆的笑容,朝着沙发处走去,然后慢慢悠悠的坐下,二郎腿一翘,修长的双手十指相扣叠放于膝盖上,似笑非笑的看着夏初春,“呵,原来夏小姐还知道观察力?那,夏小姐告诉我,你都观察到了什么呢?”

夏初春那双漂亮的眼睛在两面墙壁的镜子上来回的移动着,然后唇角扬起一抹自信满满的冷笑。

这会,她竟是没有刚才那般的慌乱与恐惧了,而是突然之间全都明白了。

她明白,为什么赵铎为什么要带她来这个房间了,为什么让她面对着两面镜子呆了这么久。

想来,他早就已经知道她的身份了。

是啊,一个如此强大的男人,几乎可以与简亦扬并肩而站的男人。又岂会看不出她的那点小把戏呢?

只怕是第一次,在超市里看到她,看到戴着口罩的她时,就已经知道她的身份了吧。

也早就知道她和石栋的关系,甚至知道是石栋安排她做的整容手术。

当然也知道她是蓝熙雨,这张脸只是毁容后的蓝熙雨整出来的。

所以,他让她对着镜子,自己看清楚。

就算她这张脸长的现像初七,她依然不是初七,只是蓝熙雨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