溺爱成婚:腹黑大少宝贝妻

第1227章 1227 骗婚之前4

第1227章 1227 骗婚之前4

蓝慕歌的话还没说完,简明超直接打断,面无表情中带着一抹坚定。

不管她同不同意,这个婚他离定了。

这样的女人,他当初到底是不是眼瞎了?竟然会上她,还跟她生活了近三十年?

是啊,可不就是他瞎了眼嘛。

如今,年纪大了,这才发现。

“简明超,你还小吗?你几岁了!离婚!”蓝慕歌朝着他怒喊,“你凭什么和我离婚?你现在是看着我们蓝家倒了,觉得我没什么亲人可依靠了,所以就想把我踢开了是吧?简明超,我告诉你,不可能!我就算是死也不会和你离婚的!”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你不就还想着那个姓莫的贱人吗?”蓝慕歌双眸腥红的瞪视着简明超,愤愤然的说道,“简明超,你别做梦了!你没看到她已经缠上立行了吗?呵!”

一声冷笑,然后用着一脸鄙夷加讽刺的眼神冷冷直视着他,“她还真是有本事啊,竟然可以让你们父子俩都为她迷倒!简明超,你这张脸到底还要不要?为什么你总是能做出这么无耻又不要脸的事情来呢?”

“你说够了没有?”简明超一脸淡漠的看着她,就算她把话说的再难听也好,他竟然都没有一点生气的样子,然后冷冷的一字一顿的说道,“你要么签字离婚,要么就上法院吧。总之,这个婚我离定了!”

蓝慕歌愤愤的一咬牙,“离婚是吧?行!我要你们简家一半的身家!你答应了,我就签字!要不然,你别想!”

“呵呵!”简明超却是笑了,“简家一半的身家?蓝慕歌,你还真是开了得口啊!亦扬的东西你凭什么分?是我和你离婚,你是亦扬的什么人?他的财产,和你有一点关系?我告诉我,就连家里的那幢别墅,也不是在我的名下的。”

“你……说什么?!”蓝慕歌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他。

“妈在世的时候,早就把别墅转到明凡名下了。你知道的,我不管公司的事情已经二十年了,别人叫我一声简董,那是给亦扬面子。托你的福,早在亦扬接手公司的时候,我在公司不一点职务也没有了。甚至连一点股份也没有!这么多年来,我吃穿用度全都是亦扬给的。”

“你要分和我的共同财产是吧?没问题,我会让律师拟一份共同财产出来的,包括债务!”简明超一字一字说的清清楚楚,绝不含糊。

可见,他对蓝慕歌是真的不再有一丝留念,也是铁了心要跟她离婚了。

蓝慕歌的身子猛的僵了一下,双眸满满不可置信的看着他。

包括债务?

债务!

呵!

简亦扬父亲,他竟然说有债务?

“呵呵!”蓝慕歌一声冷笑,阴森森的双眸冷冷的看着他,“债务?简明超,你真的要这么做?”

简明超没去看她那含恨的眼神,“你签字离婚,那就什么事情都没有了。你也说了,我们年纪都不小了,是不也该为自己做的事情负责?”

“负责?”蓝慕歌恨恨的瞪着他,“简明超,这句话你在二十几年前怎么不说?”

“我就是二十几年前错过一次了,所以现在不想再错了!”简明超一脸坚定的说道,“你自做过什么事情,你自己心里清楚。虽然你做的很好,没有留下一点痕迹,但是,蓝慕歌,你心里真的一点内疚与自责都没有吗?你晚上睡觉的时候,没有梦到云婉吗?还有,我妈她最近有来找你吗?”

“我为什么要梦到她?”蓝慕歌冷厉的双眸恨恨的盯着他,“她是被你妈逼死的,跟我有什么关系?”

“你真是无药可救了!”简明超一脸失望的看着她。

“蓝慕歌女士!”病房的门被人推开,两个穿着警察朝着她走来,对着病**的简明超点头,“简先生,不好意思打扰一下。”

“什么事?”简明超问。

警察走至蓝慕歌面前,“蓝女士,莫晚晴小姐,你认识吗?”

蓝慕歌的眼眸里划过一抹怒意,“认识,我先生简明超的在外面养的情|妇!”

直接当着简明超的面,毫不给面子的说道。

简明超的脸色沉了一下。

那俩警察也没想到她会这么回答,也是微微的怔了一下。

怔过之后很是正色的说道:“莫晚晴小姐以故意伤人罪控告你,所以现在请你跟我们走一趟,去做一下口供。”

边说边对着她做了个请的手势。

“什么!”蓝慕歌燥怒,“她凭什么这么告我!我还没告她破坏我的家庭,勾引我的丈夫!她凭什么恶人先告状?我要反告她!”

“这个你可以请律师,不过现在请你配合我们的工作,跟我们走一趟。”民警很是礼貌又客气的说道。

蓝慕歌无奈,最终只能跟他们走一趟,当然走之前给律师打了个电话。

蓝慕歌也算是倒霉了,那天她推莫晚晴的一幕,竟然好死不死的那个商场在楼梯处也装了探头。

所以,也就是说,她推人的那一幕录了下来。

于是,不管她怎么说,都是百口莫辩了。

这就是铁一般的证剧。

尽管莫晚晴也有回手,但那是人家在被她先打了之后反击的。

最重要的是,从监控画面上看,蓝慕歌绝对是故意推的莫晚睛,才导臻致她滚下台阶,造成人生伤害。

因为莫晚晴不愿和解,也不接触金钱上面的赔偿,最终蓝慕歌被判拘三个月。

蓝慕歌怎么都不想到,她竟然会有走进大牢的这一天。

从小到大,她都是高高在上的。

没跟简明超之前,她蓝家大小姐。跟了简明超之后,她是简太太。

虽然这个简太太得的不是那么光彩,但是那又如何?

都过了这么久了,谁还记得?

可是现在,她竟然蹲进了牢房!

这让她恨不得莫晚晴去死!

大黄鸭一得知这个消息后,竟然笑的前仰后翻了。

“哦哈哈哈……”

某一只大鸭,坐在椅子上,直拍着自己的大腿,笑的那叫一个毫无形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