溺爱成婚:腹黑大少宝贝妻

第1235章 1235 兄妹?那又如何!1

第1235章 1235 兄妹?那又如何!1

初七一脸淡漠的看着简婷婷,漫不经心的说道:“抱歉,我不知道。你要找你哥的话,你可以自己打电话给他。我不是他的什么人,怎么会知道他在哪?”

简婷婷口中的“哥”和初七口中的“哥”完全是两个人。

简婷婷问自然是简亦扬,但是初七却是撇向了简立行。

其实初七知道简婷婷问的是简亦扬,但是她偏偏就是故意撇向简立行去。

简婷婷微微的怔了一下,怔过之后深吸一口气,做一副艰难决定的样子。

“方便吗?坐下来聊聊?”

几乎是用着半求一般的语气对着初七说道。

因为简婷婷很少清楚,她再与拿这样不友善的态度与初七相对的话,吃亏的只是她自己而已。

简亦扬的态度很明显的,那就是根本就没打算认她这个妹妹。

在他的心里和眼里,只有初七才是最重要的。

如果说以前的简婷婷是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被人宠坏的大小姐,那么现在的简婷婷至少明白了一点,她已经不再是以前那个被人宠在手心里的简婷婷了。

现在的她是爹不疼,娘不爱。

如果她还那么一味的不要命的作下去的话,那么她也就和那些最普通的穷人没什么两样了。

她不要过那样的日子。

所就,刚才在跑出来的这会时间里,她想的很清楚了。

尽管她现在依然还是很讨厌初七,但是却不得不讨好初七。

这几个月下来,她也是明白了一件事情,那就是什么狗屁尊严都没有钱来的重要。

如果她要尊严的话,她还用得着去陪那么丑陋不堪的一个老男人吗?

最重要的是,她从蓝慕歌的嘴里知道一件事情,那就是她和初七竟然是有血缘关系的表姐妹。

呵呵!

当她初知道这件事情的时候,她怔是好久都没有反应地来,根本就不能消化这个消息。

她竟然和初七是表姐妹,初七竟然是舅舅的女儿?!

她哥是那么的厌恶姓蓝的,可是到头来,他疼在手心里呵护了这么久的女儿,还不是姓蓝的!

当她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她很有一种回到简家的冲动,好好的质问简亦扬一番,凭什么到最后他知道初七是姓蓝之后,为什么对她的态度还是一点也没有改?

为什么对她还是那么好!

她初七凭什么就这么心字理得的享受着简亦扬的宠爱?

凭什么!

她是简亦扬的妹妹,她不是姓蓝的,她是姓简的,为什么却要背上他对姓蓝的那一份厌恶!

但是,最终,她还是压下了那一份冲动,没有回去。

一来因为她知道,她的质问人毫无意义。二来,她心里还是有的顾忌的,她是真的打心里怕了简亦扬了。

真要是把他惹急了,他是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的。

所以,就算她再有多少的不甘和不满,她都只能自己咽下肚子。十分憋屈的窝在这里。

然而,却是怎么都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初七。

想也不用想了,一定是简亦扬带她来的。

看着初七手里拎着的那一只两只的购物袋,简婷婷心里是又气又愤。

气的是,初七,她用的全都是简亦扬的钱。可是,她却从来没有用过他的一分钱。

愤的是,如果她也能经给他买衣服,他能穿上她为他买的衣服,那该有多好。

简婷婷,到这一刻,她的心里既然还存着那一份龌|龊的想法。

初七也没想到简婷婷还会再回来找她的。

当刚才看到简婷婷那几乎是用逃一般的速度,逃出名品店时,她以为就简婷婷的性格,是绝对不会再回来找她的。

但是,却没想到,这才多大一会呢,她就折回来找她了。

这倒是出了初七的意料之外。

抬眸淡淡的看了一眼简婷婷,“想聊什么?”

“你想就这么站在大街上聊吗?”

简婷婷看着她,沉声说道。

然后指了指不远处的一家咖啡店,“那有家咖啡店,去那里坐坐吧。”

初七也没再拒绝,再看她一眼,自顾自朝着那咖啡店走去。

咖啡店,初七叫了一杯绿茶。

初七不太喜欢喝咖啡,不过倒是挺喜欢喝茶的。

“家里……最近是不是发生了很多事情。”

简婷婷右手拿着一个勺子,在面前的咖啡里轻轻的搅晃着,看着初七问道。

初七端着茶杯,浅浅的抿上一口,“你想问什么?”

“我想说,你能不能劝劝大哥,别把事情做的太绝了。不管怎么说,大家都还是一家人,何必呢?而且事情已经过去那么久了,真的有这个必要吗?”

简婷婷一脸不知道有多懂事一般的看着初七说道,就好似她有多么的关心家人似的。

初七笑意盈盈的看着她,没有接话,只是悠悠然的饮着茶,似乎在等着她接下来继续说道。

“初七,”简婷婷放下手中的勺子,一脸很是认真的看着她继续说道,“以前的事情,都是我不对,是我太任性。我在这里对跟你说声对不起,你……能不能原谅了我?”

一脸略带着期待的看着初七。

初七没有说话,只是保持着优雅的微笑。

简婷婷一声轻叹,“你……这是不接受我的道谦吗?”

“我接受啊!”初七看着她,一脸很是无辜的说道。

她现在样子看起来像是不接受吗?

只是接受是一回事,那至于接受之后消不消化那又是另一回事了。

听到她这么一说,简婷婷的脸上扬起一抹如释重负的浅笑,“我就知道,你一定会的。那……你能不能跟大哥说说,让我……回家?”

这才是简婷婷的重点。

她在这个地方已经呆够了,不想继续在这里过着这非人一样的生活了。

只要大哥同意了,二哥那边还有什么话可说吗?

回家?

这话怎么听着好像是亦扬把她赶出家门似的呢?

这种语气,这种表达方式,初七很不喜欢。

于是,抿唇一笑,笑的一脸无辜又无害:“你现在无家可归吗?”

简婷婷正张嘴想说什么,初七的手机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