溺爱成婚:腹黑大少宝贝妻

第1245章 1245 大婚前1

第1245章 1245 大婚前1

电话那头石栋没有说话,似乎是默认了蓝熙雨说的。

“栋,为什么?为什么不管我?你知道我这段时间过的……”

“蓝小姐!”蓝熙雨的话还没说完,被石栋打断了,他的声音听起来很深沉,似是做着很难的决定一般。

蓝小姐?!

蓝熙雨一听到这三个字,整个人摇晃了一下,然后心脏处好像被人狠狠的插了一刀。

他叫她蓝小姐。

蓝小姐!

自从她决定去整容之后,他就再没有唤过她蓝小姐这三个字。

从开始唤她小姐,再到后来的初春。

可是,现在……

他是想在断了两人之间的关系吗?

“栋……”

蓝熙雨慌了,这一刻真的慌了。

如果连石栋也不管她了,那么还有谁会管她?她还能依靠谁?

“我能帮你做的已经都做到了,以后的事情要靠你自己了。不过做为朋友,我还是提醒你一句,算了吧。”

说完,也不等蓝熙雨再说什么,挂断了电话。

“喂,栋,石栋!”

蓝熙雨大声的叫着,但是耳边却只传来“嘟嘟”的忙声。

石栋已经挂了电话。

算了吧!

他竟然跟她说算了吧!

她争了这么久,把自己什么都赔进去了,到头来什么都没有得到不说,连他也说算了吧。

为什么!

凭什么!

她凭什么要算了,凭什么这一切全都被初七那个贱人拥有!

她不甘心,不甘心!

“啊!”

将手机狠狠的砸了出去,蓝熙雨一声吼叫。

……

简亦扬和初七到家的时候,正好是晚饭时间。

“峦峦,小婕,妈妈回来了。好想你们啊!”

初七一到家,直接扔下简亦扬便是朝着屋子跑去。

“宝贝儿,看到没有啊,你们那个没良心的妈和没良心的爹终于回来了呢。哼,咱不理她。让她丢下你们半个月不管。”

栾公子瞟一眼自家宝贝妹妹,直接将躺在婴儿**的两个小包子往自己怀里一抱,哼哼唧唧的对着初七说道。

“哥,我给你买了礼物。”初七赶紧讨好呗。

谁让她理亏呢?

要不然,人家真不把儿子女儿给她抱了,肿么办?

“呀,礼物啊?”栾公子露出一抹窃喜之色,看一眼一脸讨好自己的宝贝妹妹。

嗯,这表情他喜欢,十分喜欢。

要知道,向来都只有他讨好妹妹的份,只有妹妹欺负压榨他的份。从来就没有妹妹讨好他的份的哇。

这会,宝贝妹妹竟然讨好他,还说给他买了礼物啊,能不让他欢天喜地吗?

“那行吧,看在你这么有心的份上,哥哥原谅你了。”

栾公子一脸很是大方的看着初七说道,然后把简峦小帅锅往她面前一递。

“啊呀,又长大了嘛。”初七看着胖墩墩的小包子,乐呵呵的说道。

栾公子很是得瑟的一挑眉头,“那是,也不看看这段时间是谁养着的。我们舅甥三人可好了,两个小宝贝不知道有多依赖我呢。就连芝姨都没那没黏,就黏着我。”

“是啦,是啦!你最好啦,知道你这个舅舅最疼他们啦。”初七漫不经心的附和着。

一手抱着小帅锅,另一手又按过小公主。

“哦,重了不少呢!”

竟然一下子抱两个,她都有些抱不动了呢。

简亦扬拉着两人的行礼进屋。

“亦扬,两个小包子都重了不少呢!我都快抱不动了。”

初七乐呵呵的看着简亦扬说道。

简亦扬伸手接过孩子,“嗯,确实又长了不少。辛苦了。”

淡淡的瞥了一眼栾公子,不以为意的说道。

“哦哟,我真是不容易啊,终于得到大BOSS的一句夸奖了。”栾公子一脸受宠若惊的说道。

“安咯咯~~~宝贝儿,给妈咪笑一个呗。”

初七一逗着怀里的小包子。

小包子却是懒洋洋的瞥她一眼,然后一骨碌的闭上眼睛,不鸟她了。

啊?!

不鸟她?

儿子,要不要这样啊?

半个月不见哇,妈咪一回来,你就睡觉?

你好歹也给笑一个哇,表这么小意哇!

小帅锅不笑,那小公主行不行啊?

“宝贝儿,哥哥不笑,那你给妈咪笑一个呗。”抱着闭眸睡觉的小帅锅,逗着简亦扬抱着的小主公。

小公主扑闪着如夜明珠一般的眼眸,闪啊闪啊闪的望着她,然后呷吧两下嘴巴,作势要笑。

初七很是期待的看着她,等着宝贝女儿给她露个笑容。

结果却是,小公主把自己的大拇指往嘴里一塞,然后有滋有味的啜了起来。

嗷!

初七嗷叫中。

要不要这样啊?

两个孩子都不鸟她?

“宝贝儿,要不要这么小气哇!”一脸蔫蔫的看着两个小包子。

“妹妹,饿了没?先吃饭。”栾寐接过她手里的孩子,放进婴儿床里。

简亦扬同样把孩子放进婴儿床,揉了揉她的发顶,“先吃饭。”

“哦。”初七默默的点头。

晚饭过后,初七去了趟印天朝家。

给每个人都拿去了礼物。

当然也是谢谢沐云芝和舒陌这半个月来帮忙照顾两个孩子。

最开心的莫过于印小米和桐桐了,有礼物啊。

简亦扬则是和栾寐直接进了书房。

“我|操!”

栾公子直接拍着桌子如一头暴怒的狮子一般,跳了起来。

“那现在呢?死没死?他丫的竟然还不死心,还想对小七动心思?”

暴怒的原因,无非就是听简亦扬说起蓝家兄妹的事情了。

这一对贱人,怎么就这么不死心呢?

简亦扬却是不以为意的勾了勾唇,“你现在是越来越暴怒了嘛。”

以前的栾公子可不会动不动就这么怒气冲冲,还粗话连连的。

那都是不管发生任何事情,都是笑脸迎人,让人半点摸不出他的心思来。

栾寐丢他一个白眼,“那我还不是为了你的女人,我的妹妹?”

这个女人,那就是他们俩个的心头肉。

丫的,那蓝家兄妹竟然还敢往他们头上踩踏!

真是不进棺材不掉泪啊!

“叩叩叩,”传来敲门声,然后初七推门而入,笑盈盈的看着书房里的两人,“还没谈完吗?”

两人很一致的从椅子上站起,“谈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