溺爱成婚:腹黑大少宝贝妻

第1264章 011 孩子不是这么教的3

第1264章 011 孩子不是这么教的3

是的,以后都不找了,一个人过有什么不好?

还有什么比女儿更重要!

后妈和后爸都不是那么好当的,在孩子的心里,谁都无法取代自己亲生父母的位置。

更何况,她现在也不是一个人过,她有女儿,还有母亲。

一家三口,难过这样过着不好吗?

为什么非要找一个男人回来呢?

“怎么了?这是怎么了?桐桐这是怎么了?”

舒陌抱着桐桐回家,舒母看到桐桐额头上那贴着的纱布,还有衣服上的血渍时,吓的心都快跳出来了。

出去的时候还好好的,为什么回来就这样了?

“外婆。”桐桐一脸做错事的垂头叫着舒母。

“妈,没事了,您别担心了。医生说没什么问题,这几天小心伤口,别碰着水就行了。”舒陌放下桐桐,安慰着舒母。

“来,外婆带你进去换一下衣服。”舒母拉过桐桐,一脸心疼的要紧。

舒陌则是沉沉的叹了一口气,抚了抚自己的额头,也进了自己的房间拿衣服冲洗。

晚饭过后,桐桐吃过药后早早的睡了。

毕竟只是孩子,这么折腾了一翻,也没什么精力了。

舒陌没打算瞒着舒母,将事情原原本本的说了一遍。

舒母不可置信的瞪大了双眸,满满的尽是愕然与诧异。

“妈,以后,我不想再找了。没有什么比桐桐更重要的。”舒陌仰头看着天花板,很是沉重的说道,“再好的后爸后妈,永远都替代不了自己父母在孩子心里的位置。没有男人,我们的生活不会有任何影响,但是如果家里多了一个人,就一定会有影响的。您说呢?”

舒母同样很是沉重的点了点头,“你决定吧。只要你觉的是对的,那就该怎么做就怎么做。不管怎么样,你还有我和桐桐。”

“嗯!”舒陌点了点头。

舒母又说了一些话后,退出了房间。

舒陌仰头,就这么怔怔的望着天花板,其实她的眼眶里含着一抹眼泪。

可是她却抑制着,不让那一滴眼泪流出来。

五年来,她再不曾让自己流出过一滴眼泪。不过再苦再累,她都咬着牙关挺过来。

六年前一事情,五年前的事情,她都能熬过来,还有什么事情是她熬不过来的?

她只要有女儿就够了。

小腹处隐约的疼痛感传来,然后是越来越来疼,疼的她缩起自己的身子,双手紧紧的捂着自己的小腹。

五年,这样的疼痛已经伴随她五年了,而且还是每个月一次。

每个月大姨来访的这几天,她都承受着双重疼痛。

不止大姨来访时的肚子疼,还有小腹上的那个伤口,更是钻心的疼。

豆大的汗珠一颗一颗的从额头上滚下,没入被子里。后背已然也是一片全湿了。

舒陌紧紧的咬着牙,从**翻滚到地上,整个身子蜷成一团,靠着床沿。

能感觉到,里面的裤子已经湿了,甚至外面的牛仔裤也已经印出来了。

她就这么蜷坐在地上,怎么都爬不起来。

她每个月的这种痛,只有她自己一个人知道,就连舒母她也不曾让她知道。

一来不想让她担心,再来……

她不想提起那些不开心的事情。

她之所以翻滚坐在地上,是因为不想让大姨沾到床单。她是真的不想洗床单。

抱着肚子足足疼了半个小时后,才微微的好了一点。

这才撑着全身的力气,拿过衣服重新进洗手间洗浴。

第二天,舒陌下午班。

下午三点半上班。

因为大姨来访,整整疼了一个晚上,几乎都没怎么睡。

所以早上八点的时候,舒陌都还没起床。

“外婆,陌陌怎么了?是不是生病了?”看着她的房间门还一直关着,桐桐一脸焦急又关心的问。

舒母揉了揉她的发顶,拆了她额头上的纱布,正帮她的伤口抹着消炎水。

一边抹一边朝着伤口中处吹气,“没事,反正今天她下午班,让她多睡一会。”

“哦。”

“疼吗?”

桐桐摇头,“不疼。外婆,我是不是做错了?”

漂亮的双眸如水晶石一般,扑闪扑闪的望着舒母,小心翼翼的问道。

“其实,我还是希望陌陌能找到一个好男人,可以像外婆和我这样,疼她。可是,昨天,我看到那个叔叔的孩子对陌陌很不凶的样子时,我就不喜欢他们了。”

其实她真的不介意陌陌帮她找个爸爸的,但是前提是这个爸爸一定要对陌陌好,要心疼陌陌。

他可以不是很喜欢自己,但是一定要很喜欢很喜欢陌陌的。

大不了以后她和外婆一起过,不成为陌陌的负担就行了。

“嗯,会有的。”舒陌点了点头,很小心的帮她换上新的纱布,“我们家陌陌这么优秀,桐桐也这么乖,一定会有一个既喜欢陌陌也喜欢你的人出现,然后保护你们。”

“这个人也必须喜欢外婆,如果不喜欢外婆,我和陌陌都不会喜欢的。”桐桐一脸坚定的说道。

“行!来,把药吃了。”将泡好的消炎药递至桐桐面前。

桐桐接过杯子,毫不犹豫的喝下。

“叩叩叩”有人敲门。

“外婆,我去开。”放下杯子,一骨碌从椅子上滑下,朝着门走去。

开门,站在门外的是季奶奶,身后还有方文博。

“季奶奶。”桐桐柔蜜蜜的唤着,然后在看到方文博是小脸上划过一抹不开心,最终出于礼貌问题,还是讪讪的叫了声,“叔叔。”

“哟,季奶奶来了。快,进屋坐。”舒母很是客气的对着季奶奶说道。

“老舒啊,我今天是陪着文博来道谦的。”季奶奶一脸自责又尴尬的说道,然后环视了一圈屋了,没见到舒陌,“陌陌呢?”

“陌陌昨天有些累了,这会还没起。”舒母看一眼站在季奶奶身边的方文博说道。

“伯母,昨天的事情真是对不起。都怪我,没把孩子教好。孩子没事吧?”方文博内疚又自责的说道,将手里的礼盒往一旁的柜子上一放,“这是一点点心意,伯母别嫌弃才好!”

“妈,谁来了?”舒陌打开房门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