溺爱成婚:腹黑大少宝贝妻

第1283章 030 如果……?3

第1283章 030 如果……?3

最后却又被那男人给抛弃了,还生下了一个野种。

五年前,当她母亲告诉她,舒陌生下一个女儿,然后被她继母赶出舒家时,她心里别提有多高兴了。

终于,让她看到了舒陌的下场。

原来,大人长辈眼里的乖乖女,骄傲的眼睛朝天的舒陌,也会有这样的下场。

她以为,舒陌被赶出家,又带着一个女人,而且还是身无分文。如果有钱,她当初也不会去她们家问妈妈借钱了。

然后这样的舒陌,应该是过着很潦倒的生活。

经过五年的时候,她应该早就没有了当初的那份光鲜,应该是如同那街边的乞丐没什么两样的。

就算没有沿街乞讨,那也是过着有上顿没下顿的生活的。

可是,谁想到,完全不是的。

你看她现在的样子,哪里有一点窘迫?

那根本就是活的比她还要好。

在她的脸上,身上,根本就看不出一点困难之色来。

她还是当年那个漂亮的人人羡慕的舒陌,甚至比六年前更有韵味了,更加成熟漂亮了。

如果说,六年前,十八岁的舒陌是那种青涩的朦胧之美。那么现在的舒陌则是如同一朵盛开的百合,清纯却又不失妩媚。

怪不得,也把钟天赫给迷住了。

只要一起到钟天赫那看舒陌的眼神,苏好就心里很不是滋味。

尽管,这段时间来,钟天赫并没有在她面前提说舒陌这两个字。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她的心里就是有一种很不好的预感。

就好似,他总有一天会放弃她而选择舒陌。

所以,她再一次讨厌舒陌。

住院部五楼

舒陌走出电梯,其实苏好就和她在同一部电梯里。

一来因为舒陌心系着印天朝,二来因为电梯人多,一楼进电梯的时候同样人多。

所以,根本就没注意到苏好。

病房,印天朝躺在病**,手背上打着吊针,右脚打着石膏。

深拧的眉头狠狠的皱了一下,坐起,掀被,打算下床。

“你要做什么?”

舒陌一进门,便是看到印天朝准备下床的动作。

于是,一个箭步冲上前,顾不得那么多,扶住欲下床的印天朝,急急的问道。

然后,当然也是阻止了他接下来的动作。

手上打着吊针,右脚脚踝上打着石膏,他还想下床?

印天朝看到舒陌的出现,略显的有些错愕。

双眸楞楞的看着她,不明白她为什么会出现在自己的病房里。

此刻,舒陌已经走到他的病床前,双手正扶着他的肩膀。

舒陌的意思是阻止他下床,可是却不知道他除了左脚脚踝的伤之外,其实他的肩膀处也还有伤。

因为不知道,所以随着她按向他肩膀处的时候,也就碰到了他的伤口。

“嘶!”

印天朝一声轻呼,然后眉头也是拧了一下。

“对不起,对不起!”舒陌赶紧收回自己的双手,一脸歉意的看着他,“我……是不是碰到你的伤口了?”

边说边赶紧往后退了两步。

“没事。”印天朝一脸风淡云轻的说道,然后继续下床。

“你要去哪?”见他已经下床,舒陌赶紧问道。

印天朝略显有些扭捏的皱了下眉头,然后有些别扭的看着舒陌,憋了憋,用着很轻又略带着些许难为情的说道:“上厕所。”

轰的!

舒陌的脸浮起了一层红色,还微微的有些烫。

然后,也不知道自己心里是怎么想的,竟然鬼使神差的就那么拿过那瓶挂在吊杆上的盐水。

“你……”

印天朝朝着她的动作,略有些不解的看着他。

“我帮你拿进去。”舒陌红着脸,低着头,用着如蚊子咬一般的声音说道。

印天朝只是沉沉的看她一眼,却也没再说什么,用着极不正常的步子朝着厕所走去。

舒陌考虑到他那打着石膏的右脚,于是很自然的走过去扶他,让他把自己当支拐。

这样,能减少他右脚的着动的力量。

印天朝也没说什么,就这么撑着舒陌,一拐一拐的朝着厕所走去。

门外走廊

苏好透过那微微开着的一条门缝,将里面发生的事情看的一清二楚。

当她看到印天朝时,冷不禁的瞪大了双眸,满满的全是惊讶与慌张。

怎么是他?

竟然是他?

为什么是他?

舒陌扶着印天朝进厕所,又将吊瓶往那吊杆上挂好后,便是转身出了厕所。

“你好了叫我一声,我在外面等你。”

依旧还是红着脸,低着头,说着很轻很轻的声音。

二十四年来,这是第一次和一个男人这么亲密的接触。

而且这个男人,还只是一个只有一面之缘的男人而已。

这让舒陌自己都有些不相信自己了。

为什么,她会对一个仅有一面之缘的男人如此的上心?

甚至,此刻她能很明显又清楚的感觉到自己的心正在“扑扑扑”的跳的很厉害,就好似要从嗓子口跳出来一样。

可是,她却又很担心他的伤。

总之,就是她现在的心情很是复杂,连她自己也说不清楚到底是怎么样的一种情愫。

但是,刚才她扶着他,把自己当成他的支拐的那一刻,她的心里却又觉的很平常不过。

就好似她这么做,完全就是应该的。

应该?!

舒陌被她脑子里跳出来的这两个字惊到了。

为什么会是应该的?

为什么她会这么想?

舒陌纠结了,大脑纷乱了,完全弄不清楚自己到底在想什么了。

直至,印天朝一手拿着吊瓶,打开厕所的门,走到她的身边,她才反应回神过来。

“你怎么自己出来了?不叫我?”

见状,舒陌赶紧上前扶住他,接过他手里的吊瓶,再一次把自己当支拐让他撑着。

以至于完全没有发现,她刚才的语气,竟然透着一抹隐约的责怪。

印天朝的唇角扬起一抹浅浅的,不易显见的弧度。

似乎对于舒陌的表现很是满意的样子。

“印天朝,该换药了。”

舒陌扶着印天朝还没走到病床边,护士推门而入。

然后……

“印天朝,你是不是不要命了!竟然下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