溺爱成婚:腹黑大少宝贝妻

第1299章 046 冲动的一夜2

第1299章 046 冲动的一夜2

舒陌彻底的风中凌乱,大脑短路了。

怎么就成这么一个姿势了呢?

这还要不要她活了啊?

她还要不要再见人了呢?

最关键的是,此刻两人之间的距离啊。

那根本就是零距离好吗?

她的身躯紧紧的贴着他的胸膛,他的鼻尖都快已经贴上她的鼻尖。

他的呼吸出来的气一下一下的喷洒在她的脸上,暧暧的却又痒痒的,然后钻进她的鼻腔,再漫散至她的全身。

而她的气息则是吹拂在他的喉结上,同样也给他一种酥麻的感觉。

甚至于,在这一刻,他的喉结情不自禁的滚动了一下。

看着他那滚动的喉结,舒陌猛的吞了一口口水,那搂着他脖颈处的手竟然也是情不自禁的紧了一下。

他能感觉到她那柔软的娇躯贴附在他的身上,随着她的呼吸,上下起伏着。

同样,随着这上下起伏,有意无意的摩挲着他的胸膛。

这是一种折磨,是一种对他的折磨。

舒陌下意识的抬头,然后那原本喷洒在他喉结上的气就那么一下钻进了他的鼻腔。

带着一抹属于她的馨香。

“唔~~”

舒陌还没反应过来,她的唇再一次被人攫住了,然后被人狠狠的吻住了。

这一次的吻不同与中午那会的轻淡与温柔,带着重重的狂袭。

似乎,还有一抹恶意的处罚一般。

狂热而又狠烈的袭扫着她的娇唇,然后探进她的蜜坛,揪着她的丁香狠狠的吓侵噬着。

舒陌有些承受不住他的猛烈,但是因为整个人被他圈箍着,怎么都挣脱不了他的怀抱。

其实她只想提醒他,小心着点自己的伤口。

毕竟那么长一条口子呢。这也才不过八天而已。

但是,印天朝似乎根本就没把自己的伤势放在心里,就这么圈着她,激狂而又渴求一般的索取着。

最终,舒陌瘫服于他的索求之中,只是用着自己的左手轻轻的按于他那带伤的右肩上。意在提醒着他的伤势,然后则是回应着他。

当然她也是想到了他那还打着石膏的右脚,而此刻他是站在地上的。

于是乎,为了照顾他不让他长时间的站着,舒陌慢慢的往后斜去。

就这么着,她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倒地**的。

待他松开她的时候,她才发现,她躺在**,而他压在她的身上。

当然,他应该也是没有将自己全部的力量都压在她身上的,也避开了自己有伤势的右肩,用没人有受伤的左手撑着床,而他的右手……

舒陌再一次沉默了,也无言以对了。

那个啥……

他的右手竟然握着她的……呃……36b+。

而且还握的那么的理所当然。

舒陌再一次有一种想在把自己埋了的冲动。

然后因为这样的一个姿势,那自然就还是四目相对的。

而他俯视着她的眼神,是带着浓浓的火热的,就连那喷在她脸上的气,也是那么的烫。

舒陌娇红着一张脸,星眸如水又如雾般的凝望着他,似是流芳百转又似娇羞如珠。

她的双唇,被他吻的红肿但又十分的娇艳。

此刻,看在印天朝眼里,又是一种妖娆的邀请。

两个人,就这么一言不语的对视着。

相互更替交换着彼此的气息。

舒陌的脸是红的,是娇羞中带着憋气的的酡红。

印天朝的脸同样也是红的,是黝黑中带着满足的红。

在灯光的映身下,更加显的暧、昧又浓暧。

他还是左手撑床,右手搁放于她的胸前,保持着这个姿势一动不动的俯视着她。

而她则是星蛑辗转的凝视着他。

这一刻,时间就好似静止一般,两个就这么相互对望着。

“你……呜……”

舒陌刚想说“你的伤没有在碰到”,才只是说了一个字,印天朝的吻再一次铺卷而来。

这一刻的印天朝,就好似上了瘾一般,怎么都吻不够她似的。

就这么揪着她的唇舌,一直一直的索取着,汲吸着,不想放开,也不想停下。

舒陌再一次被他吻的晕头转向,似乎有些分不清思绪,更别提方向了。

直至,某一处似乎有一抹炽热的火源传来,然后是硬硬的顶住了她的腿根。

“咻”的,舒陌的脸更加有红了,烫了,然后烧了。

就算她再没有经历过,那也知道那一道热能源是什么了。

印天朝松开,略有些憨腆不自在看着她。

他的全身此刻都绷到了级限,想要得到释放,可是却又不得努力的憋制着。

他自己也弄不明白了,怎么就一沾到她自己就跟个毛头小伙似的,横冲直撞了呢?

自然也知道,自己的某处此刻正在嗷嗷的叫嚣着。

舒陌有些羞涩的别过头去,不敢与他对视。

在他的眼眸里,她看到了欲、望,只是也看到了他努力的晚遏制。

“睡吧,已经很晚了。”

她的耳边响起了他有些暗哑低沉的声音,然后是看到他站起,朝着那小小的陪护床走去。

“哎,不用了,还是我睡那吧。”舒陌红着脸,轻声说道,然后当然是下床了。

却是被他给按了回去,拉过被子替她盖上,“就这样。”

然后是朝着陪护床走去,一下就躺了上去。

他的个子很高,足有190。

陪护床相对来说,就替的小了,他的小半条腿都是搁挂在外面的。

平躺,双手交叉放于小腹上,看样子已经平静下来了。

只是……

舒陌肯定,自己绝对不是故意朝着他的那一处望去的。

但是,她就是那么望了过去。

那一处,支起的小帐篷俨然还没的退下去。

但是,从他躺着的姿势来看,却是一点杂念也没有,而且似乎还刚才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过一般。

舒陌看一眼他,不知道该怎么来形容自己此刻的心情。

很乱,很复杂。

有惊,有喜,有怕,有惧,也有喜欢。

双手揪着盖在自己身上的被子,看了他好一会。

他闭着眼睛,呼吸平稳,似乎已经睡着的样子。但是,她知道,他一定还没有睡着。

刚才都那样了,他能这么快就入睡?

舒陌不相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