溺爱成婚:腹黑大少宝贝妻

第1303章 050 陌陌,你回来了1

第1303章 050 陌陌,你回来了1

舒陌回到印天朝家里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五点了,在附近的菜场买了菜回去的。

印天朝给了她一把钥匙,舒陌本来是不想接的,不过印天朝说反正是迟早的事情,就当是提前习惯了。

舒陌拿着钥匙其实习情挺复杂的。

开门进屋的时候,客厅里没有印天朝的身影,书房里传来他的声音,看样子应该是在打电话。

舒陌没去打扰,拿着菜进了厨房,准备晚饭。

其实这样的日子,很平常,就好似寻常夫妻那般。

印天朝打完电话没有马上出书房,而是对着电脑做了一会事情。

因为舒陌不想影响到他做事,所以动作很轻。因此他也没发觉她已经回来了。

六点半,舒陌做好菜已经有一会了,还是没见印天朝从书房里出来的意思。

坐在椅子上,看着那着的书房门,舒陌犹豫着要不要去叫他一下。但是又怕影响他工作。

于是就这么一直坐着等着,自己也没有吃饭。

印天朝从书房出来的时候,已经快八点了。

一打开书房的门,便是看到坐在餐厅里的舒陌,餐桌上摆着三菜一汤。

看样子,她似乎等了有好一会了。

印天朝有那么片刻的微怔,他还以为她今天不过来了。

“你忙完了。”见着他走出书房,舒陌从椅子上站起来,朝着他嫣然一笑,“你稍等一下,我把菜热一下就可以吃了。”

说完,端起盘子朝着厨房走去。

印天朝看着她的背影,激动中又带着一丝感动。

“谢谢。”印天朝站在厨房门框边,看着舒陌的背影说道。

舒陌转身,微笑看着他,“不用。你说的,提前习惯一下嘛。”

说完,脸颊浮起一抹微红,她这算不算是角色进入太快了啊?

印天朝很是满意的笑了笑,眼角的那一抹笑意是怎么都抹不去的。

这就是家的感觉,到时候两个小萝卜头和一个老人都回来,那就更有家的感觉了。

家,这感觉他喜欢。

这一顿,桌上的三菜一汤,被他全吃的精光。

饭后,印天朝起身收拾桌子,被舒陌阻止了,“我来吧,你伤还没好。先休息吧。”

印天朝微笑着点了点头,也就没再与她争抢了。

舒陌收拾好厨房出来的时候,已经快九点了。

印天朝坐在沙发上拿着一份军事晚报看着。

看着外面一片漆黑的夜,舒陌略显的有些尴尬又扭捏了。

这与在医院里当然不一样了,这是在他家里,而她就这么住了进来,尽管是为了照顾他,但是怎么都觉的有些不自在。

站在厨房门口,转头看向阳台,不知道接下来自己该做什么了。

“过来坐啊。”见着她那一副不知所措的样子,印天朝放下手里的报纸,朝着她招了招手。

“哦,对,你该换药了。”舒陌突然想起,出院时,护士交待的,他肩膀处的伤口,一天两次换药,早上一次,晚上一次。

于是,拿过放在茶几上的药,准备帮他换药。

印天朝很是配合的解开了衬衫上的纽扣。

一粒,两粒,三粒……

然后露出他那健硕的胸膛。

古铜色的肌肤,条理分明,没有一丝赘肉,看的舒陌下意识的闭上了眼睛。

在医院里的这些天,他的药都是护士换的,而且在换药的时候,她都是很自觉的退出。

尽管在她第一天去医院的时候,也瞥到过他的上半身。但是只是那么一瞬间而已,她很快就撇头转开的。

可是,现在,她却不得不与他这么近距离的对视了。

她从来没有这么近距离又赤、裸的与一个男人接触过,舒陌不免有些紧张,甚至于都不知道自己该如何正面直视了。

脸,自然已经红的不能再红了,就如同那煮熟了的大虾,不止红还发烫了。

心,更是“呯呯”的快跳着,就好似在从嗓子口跳出来一样。

手里紧紧的握着药,却是不敢睁眼。

于是就这么闭着眼睛摸摸索索的想替他换药,可是却又发现,这样怎么做事呢?

最终,只能咬牙,一狠心,睁眸。

然而当她睁开眼睛的时候,却是发现,他已经脱了衬衫。

她闭眸之际还只是解开三粒纽扣的,衬衫还是穿在身上的,现在却是已经脱了,光着上身了?

舒陌整个人都僵了,就那么一动不动的坐在他身边。

虽说她已经是一个六岁孩子的妈。但是,这样的事情,她还真是从来都没有过。

“怎么了?”见着僵直着个身子,一脸不知所措的样子,印天朝轻声问。

舒陌回神,“那个,我……要是手劲大了,你跟我说。我没这个经验。”红着脸,低着头,发着如蚊子咬一般的声音。

“嗯。”印天朝应道。

舒陌几乎是屏住呼吸,不敢出一口气,拆了他伤口上的纱布,然后又抹了消炎药水,再重新在伤品上抹上药,最后再贴上纱布。

一口气将所有的事情做完后,这才长长的舒了一口气,而且她发现,她的手其实是一直在发颤的。

做完之后,“咻”下从沙发上站起,坐到了离他微远一点的那张单人沙发上。

印天朝穿上衬衫,一边扣着纽扣,一边看着她说道,“这几天你先睡小米的房间吧。”

“嗯。”舒陌应,然后从沙发上站起,“很晚了,我先回房休息了。你也早点休息,晚安。”

说完,头也不回的逃似的逃回了印小米的房间。

印天朝看着她的背影,略显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唇角挂着浅笑。

舒陌躺在**,睁着眼睛一直盯着天花板一眨不眨的看着,眼神没什么焦距,一片茫然,也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大脑同样一片空白。

响起敲门声,然后是印天朝的声音:“你手机响了。”

哦,她刚才急匆匆的进来,忘记把手机拿进来了。

“哦,来了。”从**坐起,开门。

印天朝就站在门口,手里拿着她的手机。

“谢谢。”接过手机,看一眼来电显示:方文博。

“喂,你好,方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