溺爱成婚:腹黑大少宝贝妻

第1328章 075 极品一家2

第1328章 075 极品一家2

他刚说什么?

那小蹄子现在过的不错?还有车了?

怎么可能呢?

曹美嫦和舒岁都有些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这怎么可能的事情,当年那小蹄子被她赶出去的时候,那可是什么都没有带的。别说钱了,就连一件衣服都没拿,还真没想到那小蹄子有这个硬骨头啊。

可是,怎么可能呢?

怎么可能她现在过上这么好的日子呢?

这一对母女怎么都不相信,更多的是还有不甘心。

母女俩同时的眼珠子里都瞪出了火来,那恨不得舒成东说的是假的。

但是,舒成东的却是一脸自得又兴奋的说道:“陌陌啊,现在过的挺好。我亲眼看着她上车,看样子应该是去结婚的。嗯,那男人也不错,长的挺好的。最重要的自己有车,我看着她现在挺好,这样我也就心安一点了。要不然,我这心里真是不好受啊。”

边说边又是自在的笑了笑,然后从沙发上站了起来,顺了顺自己身上的t恤,看一眼目瞪口呆的母女俩,朝着屋门走去,“我去出转转,去打个牌。嗯,今天心情不错。”

说完,也不等那母女俩有什么反应,咧笑着出门了。

母女俩彻底发懵了,甚至于舒岁的嘴里还叼着一啃了一半的苹果。

“妈,我爸刚说什么?舒陌又找男人了,还找了一个不错的男人,而且还有车?”

舒岁一说话,咬嘴里人苹果“叭哒”一下,掉地上了。

也顾不得去捡,就那么一脸诧异愕然到脸上的表情有些的扭曲的看着曹美嫦。

舒岁从小就最讨厌舒陌了,而且还带着嫉妒。

舒陌不止人长的漂亮,学习还好,嘴巴又甜。

村里谁不夸着她,而且还总喜欢拿她跟舒陌作比较。

她讨厌死舒陌了。

那张脸,一看就是专门勾引男人的狐媚脸。

所以,后来妈妈才会想到那个办法的。

“嘶!”

舒岁的话才刚说完,只听得曹美嫦一声低呼,然后赶紧扔了拿在手里正在削的水果刀和苹果。

大拇指被水果刀给割破了,殷红的血瞬间冒了出来。

“妈,你没事吧?”舒岁急急的问道,赶紧抽过几张纸,递给曹美嫦。

曹美嫦接过纸就是按住自己大拇指上伤口,心里暗骂着舒陌。

小蹄子,真是跟她有仇,都被赶出去这么多年了,还一听到她的名字就害她割破了手指。

“妈,你说她怎么就这么有能耐啊!我还以为她死了呢!就算没死,那也肯定落迫成不知道什么样了吧?怎么就还能再找一个这好男人呢?”舒岁一脸愤愤然的说道。

“你又不是不知道,就她那张跟狐媚子没什么两样的脸,想勾个男人,那还不容易吗?长的跟她妈一个样,就知道会勾引男人,怎么就跟她那死鬼老娘一样,早点死掉呢!”

曹美嫦按着自己受伤的拇指,咬牙切齿的说道。

一提到舒陌和她那已经过逝的母亲,她总是气不打一处来。

“妈,这事不会是真的吧?”舒岁有些不太确定又带着一丝自欺欺人的表情看着曹美嫦说道,“哪能这么好命呢?我觉着肯定是我爸看错了。那当年,她可是身上一分钱都没有的,而且她还带着个孩子,能有活路了?而且,她不是才生了几天而已嘛。一定是我爸看错了。”

舒岁这么安慰的着自己。

反正,她就是最看不得舒陌过的比自己好。

曹美嫦却是拧着眉头,细想着什么事情,“这事你别管了,我到时候看看再说。对了,你下个月马上就要去学校报到了,我告诉你啊,你可别再这么不懂事了,总是没事跟人混去。给我在学校好好的把书读好了,要不然,你还想不想找份体面的好工作了?”

她也不想想,这书是一时半会就给读好的吗?

她女儿从小基础就没打好,这都多大岁数了,能一下子就把以前的落下的给补回来了?

你当是吃饭呢,想多吃一点就多吃一点。

舒岁一脸毫不在意的扭了扭身子,“知道了,知道了。”

然后继续低头玩手机。

曹美嫦却是一直在想着舒成东的话了,那小蹄子结婚了?

找了个的看起来不错的男人?

那她是不是应该去打听打听,那小蹄子都现在过着怎么样的生活?

如果真是那男人不过的话,是不是她应该去捞点好处呢?

怎么说,她手里也捏着那小蹄子那件伤风败俗的事情呢。

哦,对了。

她一定是把她女儿给丢了,要不然拖着一个连生父是谁都不知道的油瓶,她还能找到一个好男人?

还是一个条件不错的男人?

如此想着,她突然之间心里觉的痒痒的,很想看看舒成东嘴里说的那小蹄子找的好男人是怎么样的。

要实在是条件很好的话,要不然就给想办法弄自己的女儿。

再怎么样,岁岁都还是个大姑娘,肯定比那小蹄子个**子好。

嗯,对,就这么着,她得去打听打听那小蹄子的一切。

怎么就让她过上了好日子了呢?

怎么想都想不通,怎么就的那么好的运气呢?

……

舒陌坐在床沿上,看似平静实则心情很是紧张。

领证了,那她和印天朝就是合法夫妻了。那今天晚上是不是就得睡一张床了?

呃,其实昨天两人就是睡一起的。

想来,舒陌的脸上浮起了一层浅浅的红晕。

舒母早早的带着两个小萝卜头回房了。

印天朝也不是没在她们家宿夜过,但是之前一直都是他和小米睡她的房间,而她则是和舒母还有桐桐一个房间。

可是,现在他们已经领证了,那自是不可能再分房睡的。

而且,那两小萝卜头似乎还很积极与热衷,反正就是一点也不来打扰他们。

舒陌坐在床沿上,已经洗过澡穿着睡衣,头发也已经吹干。

只不过,她的心情却是可想而知了。

双手紧紧的纠着睡衣的衣摆,眼眸时不时的朝着门的方向望去。

印天朝洗完澡,围着浴巾,光着上半身进来。

“咻”的,舒陌站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