溺爱成婚:腹黑大少宝贝妻

第1338章 085 亲妈回来了1

第1338章 085 亲妈回来了1

舒陌朝着公交车站走去,丁文雅的车子在她身边停下。

摇下车窗,丁文雅笑盈盈的看着她:“舒小姐去吧?送你啊。”

对于她突如其来的热情,舒陌有些不适应,朝着她笑了笑,很是委婉的说道:“谢谢,不用了。我坐公车就行了,不打扰你了。”

谁知丁文雅却是继续说道,“不打扰,反正我也没什么事情。刚从国外回来,一没什么朋友二没工作。这里到公交车站好像还要走好长一段路呢。上车吧,都是邻居,有什么打扰不打扰的。以后我麻烦你们的事情可能还很多呢。”

边说边已经侧身打开了副驾驶座的门,一点也不能舒陌犹豫或者拒绝的机会。

对于,舒陌很是无奈。

这是不是也太热情过头了呢?

虽说是邻居,不过也就两面之缘而已。

但是现在,人家连车门都已经打开了,而且也说的那么客气了。这要是再拒绝的话,感觉好像就是自己不给面子,太矫情扭捏了。

于是,舒陌抿唇一笑,弯身坐进去,对着丁文雅很是客气的说道:“那就多谢了。”

“呵呵,”丁文雅朗声一笑,“不用,顺便的事情嘛。对了,去哪呢?”

边说边启动车子。

“xx大家属院区。”舒陌报出地址。

“呀!”丁文雅略微的一些惊呼,然后一脸崇敬的看着舒陌,“真看不出来呢!舒小姐这么年轻就是大学导师了?”

丁文雅这绝对是故意的。

怎么可能一听什么大家属院区就说人家是大学导师的?

那你怎么没想到是人家的父母是学校的导师呢?

丁文雅就是拿这个来羞辱舒陌。

因为她知道舒陌的工作,只不过是一个专卖店的导购员而已。

这样的女人,哪里配得上印天朝了?

其实舒陌不是导购员,而是店长。

但是在她的眼里,店长和导购员那都是没有区别的,还是不一个丢人现眼的工作?

印天朝可是上校衔位,怎么不这么没眼光的看上了一个卖衣服的?

这眼光真是越来越低下了。

舒陌却是无所谓的一笑,“丁小姐过奖了,我不是大学导师,我只是租住在那里而已。”

“呀?”丁文雅露出一脸歉意的为难表情,很是不好意思的看着舒陌,“不好意思啊,我没别的意思。我一听到大学家属院就直接想到你应该是在学校工作的,那可是学校内部职工居住区。你可别多想啊,我真没有别的意思。”

舒陌依旧还是不以为意的笑了笑:“当然。”

“对了,恕我冒昧的问一句,你在哪上班呢?”丁文雅略有些好奇的看着舒陌,然后又好似觉的自己又有些唐突了,赶紧解释道,“我不是说想打听你的事情,我是在想着,我这不也是刚刚回国,总不可能一直不找工作不上班的,想从你这里得到一些帮助。是不是觉的我这人挺现实的,顺路送你一程,现在马上就想找你帮忙了呢。”

舒陌弯唇悠然一笑:“那这个忙,我还真是帮不上了。你可是海归派的,条件这么好,各方面的要求肯定也高。随便发个求职信,抢着要你的公司肯定很多的。”

丁文雅不以为意的笑了笑,“舒小姐真会说话。有你这样的邻居,我们一定能相处的很好的。以后我可就不客气了,我会经常来麻烦你们的,不知道你先生会不会……?”

这话没再继续往下说,而是略用着试探性的眼神看着舒陌。

“希望能帮上你的忙吧。”舒陌也没有直说。

一来对于人家也不是很熟悉,二来你可不知道人家有什么用意呢。

虽然是邻居,但是住在这种大厦里,邻里之间不认识那可是常有的事情。

舒陌不是不懂人情事故的人,也不是一个特别热情的人。

过份的热情那可是不正常了。

正所事有反常即为妖,好端端的干嘛要无事献殷勤呢?

舒陌在经历了被自己的亲生父亲赶出家门的事情之后,怎么可能还会如一般人那样心里没半点防备呢?

一个人,只不过与你见了两次面而已,就对你表现出这么的热络,那不是带着目的是什么?

不过,她倒是很想知道,这个丁文雅到底想要做什么?带着什么目的。她又有什么值得她这般费尽心机的接爱自己。

她又哪里会想到,丁文雅做这一切都是为了印天朝呢?

车子经过超市门口,舒陌侧身对着她说道,“丁小姐,有劳你在这里停车。”

丁文雅略有些错愕,“这里?”

舒陌点头,“对,我要去超市买些东西。所以麻烦你了,还有谢谢你。”

丁文雅没再说什么,找了个停车位停下。

然后舒陌下车,对着她又是一阵道谢,“丁小姐,今天真是谢谢你了。”

丁文雅抿唇有些不自在的笑了笑:“不客气,下次到你家打扰的时候,不嫌我我烦就行了。”

舒陌没有正面回答,只是笑了笑,然后转身朝着超市走去。

丁文雅直视着舒陌的背影,唇角勾起一抹冷意,双眸更是一片阴沉。

舒陌,我是不会让你得到印天朝的。他只能是我的!

掏出手机,拨了一个号码。

“喂,你好。”电话很快接通,熟悉的声音传来。

“苏好,是我啦。”丁文雅带笑的说道,很是熟念的语气。

“啊!”电话那头,苏好吃惊的声音传来,“文雅?你怎么想到给我打电话了?你个女人,有没有良心的啊!”

“我这不是跟你联系了吗?”丁文雅轻嗔,“怎么样啊?有没有时间啊?出来坐坐?”

“你的意思是,你已经回来了吗?”苏好不可置信的问。

“是啊,是啊!回来有几天了,这不是安顿好了,马上就想到你了吗?我很够朋友的,可是从来都没有忘记过你。”

“这还差不多!”苏好笑嗔,“你定个地方,我现在就过来。你这个没良心的女人,看我一会怎么收拾你!”

“那就还是老地方吧,我等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