溺爱成婚:腹黑大少宝贝妻

第1346章 093 有事一会再说1

第1346章 093 有事一会再说1

舒陌朝着她很是客气的颔首笑了笑。

自从知道丁文雅是小米的生母这件事后,舒陌对她就产生了一种莫名的复杂情绪。

说不出来是什么,总之就是不太想与丁文雅过多的接触。

还有,作为一个女人,她很清楚的在丁文雅的眼眸里看到了她对印天朝的那一份誓在必得。

女人,有谁不想和自己的儿子在一起的。

舒陌肯定,丁文雅这次回来其实就是要和印天朝还有小米一家团聚的。

如果现在她还没有和印天朝领证,那么她现在一定会很主动的退出,还他们一家三口一个和谐的家。

可惜,她现在已经和他领证了。

所以,就算她有这个心也是没这个力了。

她不清楚,丁文雅和印天朝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到底是什么使得丁文雅当年忍心抛弃自己的儿子不管不顾,但是有一点却是怎么都没办法更改的,那就是她确确实实是小米的亲妈。

是她生下的小米。

这一份母子之情,血缘关系是怎么都没办法割却的。

舒陌现在的情绪很复杂,就好似她拿了别人什么似和。

“舒小姐有时间吗?不知道能不能和你聊聊?”丁文雅依然笑的得体又优雅的看着舒陌说道,又好似生怕舒陌不同意,赶紧补充道,“放心,不会占用你太多的时间。”

舒陌朝着幼儿园里面看了一眼,然后点了点头,“我先打个电话。”

丁文雅的脸色微微的沉了一下,舒陌的话让她下意识的便是觉的她是给印天朝打过去的。

她最不希望的就是印天朝知道她来找舒陌。

正想阻止之际,舒陌的电话已经通了,只听她说:“悦悦,我稍晚一点来接小米和桐桐。好,谢谢你啊。”

说完挂了电话,对着丁文雅说道,“去对面那家咖啡店坐坐吧。”

事情总是要面对,要解决的。总不能一直就这么逃避着的吧。

丁文雅点了点头。

倒是没想到事情进展的会这般顺利,她以为舒陌一定不会愿意和她谈的。

咖啡店

两人面对面的坐着,丁文雅点了一杯咖啡,舒陌不喜欢喝咖啡,只是叫了一杯温水。

丁文雅没有立马说话,只是拿着勺子一下一下的搅着杯子里的咖啡。脸上的表情看起来略显的有些无奈。

舒陌也没有说话,双手握着玻璃杯,等着她先开口。

“天朝有告诉你我和他之间的关系吗?”丁文雅抬眸,与舒陌对视,表情依然寂寞,眼神更是一片灰暗无光。

“你想让我做什么呢?”舒陌一脸漠然的看着她,不答反问。

听此,丁文雅的唇角扬起一抹浅笑,带着些许了然,端起咖啡杯抿上一口,然后沉声说道:“舒小姐,你也是一个母亲。我想你应该很能明白了解一个母亲的感觉。如果我说我对天朝一点想法也没有,相信你也不会相信的。我回来的时候,一心只想我们一家三口协和聚,即是没想到终还是晚了一步。”

听着她这般说道,舒陌的心里升起一抹异样的感觉,令她很不舒服。

尽管她一直都知道这就是事实,但是听着丁文雅这么坦白直接的说出来,心里的不舒服还是升了起来。

舒陌没有接话,也没有出声表态的意思,就这么噙着一抹职业性的微笑,浅浅的看着她。

印天朝的声音一直在她耳边响着:以后离她远点。

舒陌是一个很理性的人,印天朝和丁文雅,她毫不犹豫的选择相信印天朝。

尽管他也没有跟她提起他与丁文雅到底是怎么回事,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她潜意识的选择相信印天朝。

不管怎么样,丁文雅当初抛弃孩子这是事实。

当妈的,能有什么样的理由能让她放弃自己的孩子呢?

如果是她,一定做不到。

既然抛弃了,那么现在又何必呢?

舒陌的表情出乎丁文雅的意料,怎么看起来就一点反应都没有呢?

朝着舒陌露了一抹苦涩的笑容:“你放心,我既然这么说了,那就表示我不可能再对天朝有多余的想法了。我只是希望能见见小米就满意的了。舒小姐,同样都是当妈的,我想你是最能理解当妈的心情的。没有一个母亲舍得下自己的孩子,如果有一天,你女儿的父亲希望能见见自己的孩子,我相信你也一定不会拒绝的。”

舒陌的心猛的往下一沉。

桐桐的父亲?

呵呵!

她到现在都不知道那个男人是谁?

当然,她也不想知道。桐桐有她就够了,现在也不缺父爱了。

“丁小姐,恕我冒昧的问一句,既然这么舍不得孩子,当初又为何离开?”舒陌直视着她,那眼神就好似要从她的眼眸里探视出什么来一般,直看得丁文雅头皮一阵一阵的发麻。

当初……

她哪里会知道当初的事情呢?

她要是知道当初是那样的,她怎么可能会那么做呢?

丁文雅的脸色很是不好,陷入自己的沉思当中拔不出来了。

“迫不得已。”她只能用这四个字来概述她当初的选择,也只能用这四个字来掩盖当初自己的错误。

是啊,当初她怎么就会做出那么一个错误的决定呢?

“舒小姐,你能帮帮我吗?”一脸讫求的看着舒陌,眸中含着一丝隐约可见的泪光,生是可怜,“我不讫求小米一下子就认我,只是希望我可有和他有相处的机会。你放心,我一定不会告诉他的。正好我们又是邻居,这样不是挺方便的吗?”

是啊!

确实是挺方便的,你早就做好了准备,不是吗?

“这件事,我一个人做不得主。还是要问问天朝的意见,不管怎么说,他都有权知道的。”舒陌看着她,一脸正色的说道。

她可不想为着一个外人而瞒着自己的家人,这一点舒陌还是很有分寸的。

“我怕他不让我见小米。”丁文雅的声音很轻,“我怕他还恨着我。”

这话听起来怎么就话中有话的感觉呢?

舒陌拧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