溺爱成婚:腹黑大少宝贝妻

第1348章 095 有事一会再说3

第1348章 095 有事一会再说3

这关系怎么这么乱?

杨铃快速的理着头绪。

舒陌的男朋友有一个儿子,这个儿子现在的妈回来了,正好这个妈又是苏好的朋友。

那……

可不就是有共同话题了么?

何止共同话题,那简直就是有共同要对付的人了啊!

“还不明白?”苏好笑的晦暗不明的看着她。

杨铃勾唇一笑,“明白!”

没一会,丁文雅便是到了。

“文雅,这里。”苏好朝着丁文雅挥了挥手。

“我朋友,丁文雅。”苏好对着杨铃说道。

“你好,杨铃。”杨铃很是友好的伸出右手。

“苏好。”礼貌的握手。

“喝什么?”

“马天尼。”

“怎么了,这一脸谁给你受了气似的,叫这么烈的酒。”苏好笑看着丁文雅。

丁文雅勾唇一笑,笑的很是深沉,然后看一眼坐在斜对面的杨铃,没说什么。

苏好当然是明白她的意思了。

第一次见面,当然不可能什么话都说了。

“说吧,杨铃也不是外人,指不定人家还能帮你呢。”苏好笑的一脸神秘的看着她,“你俩有一个共同的敌人哟。”

“什么意思?”丁文雅一脸茫然的看着她。

然后突然间恍然大悟,“不是,她真有那么大的魅力吗?我怎么没看出来呢?”

转头看着杨铃,大有一副同病相怜的意思。

杨铃很是无奈的一耸肩,“或许男人不是这么想的吧。你也别怪苏好,她也不是故意把你的事情告诉我的。我和她是好朋友,正好又咱俩这事,所以……”

“呵。”丁文雅一声冷笑,“是吗?那我还真想要看看,她是不是真有这个本事。对了,”似是想到了什么事情,抬眸看一眼苏好,问,“她是不是在一家什么店里卖衣服的?”

苏好点头,指了指坐在她身旁的杨铃,“那店是杨铃家的。”

“哦?”丁文雅似是来了兴趣,笑的一脸深不可测的看向杨铃,“那也就是说,她是你的下属了?”

杨铃扬起一抹得意的笑容,“下属还真是算不上,也就是一个员工而已。而且还是最底层的员工。”

丁文雅脸上的笑容更加的大了,透着抹之不去的算计之色,“不知道贵公司是否还招人?”

杨铃与苏好对视一眼,异口同声:“你的意思是?”

丁文雅点头,“难道不好吗?”

杨铃笑了笑:“就这么定了。”

……

舒陌洗过澡,端了一杯绿茶进房间。

印天朝正坐在**,对着电脑做事情,很认真。

见他做着事情,舒陌不想打扰他,将茶轻轻的放在床头柜上,打算出去。

没办法,这里空间有限,也就两个房间一个厅而已,所以他要做事的话要么就在房间里,要么就只能在厅里。

所以,舒陌打算把房间让给他。

“不早了,还出去?”舒陌刚走到门边,身后传来他的声音。

“我去外面看会电视,不打扰你做事。”舒陌转身很是温柔的看着他说道。

他已经合上了手提,随手放于另一旁,然后下床朝着她走来。

长臂一手直接将她搂进了怀里,另一手则是将她拉开一半的门给关上了。

再接着是一个转身,等舒陌反应过来的时候,两人已经躺在**,他压着她,姿势很是暧|昧。

“别闹了,妈和孩子都在隔壁。”舒陌轻轻的推了推他的胸膛,红着脸很是轻声说道。

印天朝勾起一抹邪肆的弯笑,指腹摩着她的脸颊,又拂了拂她的发丝,低沉的声音响起:“在大厦公寓的时候,妈和孩子也是睡隔壁房间的。”

压着她的身子有意无意的蹭了蹭,摩挲着她那柔软的美白。

隔着衣服,痒痒的。

“这里隔音不好。”舒陌也不知道怎么了,就这么脱口而出说了这么句话。

说完之后,恨不得咬断自己的舌头。

这是什么意思,就算人家没有那个意思,她可是明明白白的有这个意思了。

果不其然,她这话一说,男人的脸上便是扬起了一抹满意之中带着算计得逞的浅笑。深邃的双眸眯成一条细线,就这么直直的勾视着她。

舒陌窘了个窘。

于是,羞涩愧怒之下,红着脸将头转向一旁,不与他对视。

大掌捧过她的脸,直接逼着她与自己对视。

“你的意思是我平时动作大了?还是你的声音大了?嗯?”

看着她那羞红一片的脸颊,印天朝心情很好,决定逗逗她。

随着他这话一说,果然舒陌那本就红的脸更加的通红了,甚至于被憋的说不出话的样子,又窘又怒,煞是可爱。

“你怎么这样的?”舒陌憋了好一会,却是只吐了这么一句没什么说服力的话。

“我怎么了?”印天朝笑的一脸深沉的凝视着她。

“跟你平时样子一点都不像!”舒陌装着很是镇定的样子,一脸认真的说道。

“我平时怎么样子的?”印天朝风淡云轻般的看着她,唇角的笑意渐浓,手里的动作没有停下,指腹已经从她的额头划过脸颊,抚向她的脖颈。

舒陌忍不禁的打了个悸栗,而他却好似抚上了瘾一般,就这么爱不释手轻摩着她漂亮好看如白天鹅般修长的玉|颈,目光深邃如炬,浓浓浊浊又郁灼热烫。

舒陌被灼热的眼神凝视的有些不自在的扭动了一下。

然后……

随着她的扭动,印天朝那一根紧绷至极限的神经,“呯”的一下,就这么断了。

无数浓烈而又满满的欲|望就这么一瞬间的随溢而出。

本来,其实他是没想要做什么的,只是想逗逗她,然后抱抱她而已。

毕竟如她所说,这旧式的房子确实隔音效果不怎么样。而且又空间有限。

但是,此刻,如果说他还能再控制住的话,那是不是有问题的是他了?

他是一个无比正常的男人,面对让自己如此有感觉的女人,而且还是自己的老婆,怎么可能还再绷得住呢?

“陌。”低沉沙哑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

“我……有事要跟你说。”舒陌轻推着他。

“嗯,一会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