溺爱成婚:腹黑大少宝贝妻

第1350章 097 她是印天朝的女人1

第1350章 097 她是印天朝的女人1

这个时候,其他的事情当然没有眼下的事情来的要紧了。

舒陌虽然推拒着,但到底也还是用不上什么力气的。

于是再推到后来,不管在自己的眼里还是在印天朝的眼里,那都成了一种迎合。

舒陌真是恨不得直接晕死过去得了。

怎么就这样了呢?

因为害怕吵着隔壁的沐云芝和两个小萝卜头,于是舒陌极力的隐忍着,不让自己发出声来。

牙齿咬着下唇,可是这样子在印天朝眼里看来,却成了致命的诱惑。

其实不管是在家属院这边还是在大厦公寓那边,舒陌都不可能发出很大的声音来的。

她是一个极及内敛的人,特别是在这方面,更不可能做到放的那么开。

偏偏也就是这样,印天朝却是喜欢的紧。

一番折腾下来,舒陌整个人全身无力,累的趴倒在他身上,只能轻轻的缓着气。

印天朝一手搂着她的肩,一手圈着她的腰,附唇在她的额头上亲了亲,“很晚了,睡吧。”

如果换成以前,舒陌一定在他怀里睡着了。但是,现在她却一点睡意也没有。

在他的怀里找了个舒适的位置,脑袋窝在他的肩呷处,有意无意的蹭了蹭,然后轻声说道:“今天丁小姐来找过我。”

“她找你做什么?”印天朝搂着她的手微微的紧了一下,低头很是紧张的看着她。

舒陌抬头,朝着他嫣然一笑:“怎么这么紧张?”

下巴在她的头顶磨了磨,“不管她找你做什么,都无须理她。”

学着他的样子,拿自己的下巴在他的胸口处蹭了蹭,“我不知道你们以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不管怎么说,她总都是小米的亲妈。她找我也没有其他的事情,只是说想见见小米而已。我觉的……”

“小米不需要,有你这个妈妈就够了。”舒陌的话还没说完,印天朝直接打断,沉声说道。

舒陌翻了个身,用着趴的姿势侧趴在他的身上,很是认真的看着他,“我从来都没有和你说过,发生在我身上的事情是吗?我只是告诉过你,桐桐是人工受精的,是剖腹生产的。可是却没有跟你说过,我为什么会怀上她是吗?”

印天朝点了点头,由着她趴在自己身上,双臂搂着她,大掌扣在她的背上。

她不说,他也没问。

这就是两个人之间的相互信任,只要她愿意说,就一定会告诉她的。

所以,印天朝从来都没有过问过舒陌以前的事情,这不止是相任也是尊重。

对于他来说,她之前发生过什么事情,他一点也不在乎。他在乎的是她以后的一切,他们之间的一切。

“我妈在我五岁那年过逝了,然后我爸半年后重新娶了一个进来。她进门的时候,肚子已经三个月了。然后和所有的后妈一样,我也是一个不受后妈待见的。”

“我爸是一个没主见的男人,家里所有的事情都是她说了算。十八岁那年,她把我带去一个地方,我不知道她要做什么,反正就是我被人押上了手术台。几个人穿着医生袍,戴着手术手套,掰开我腿,做着一系列的要检查。”

“我想要反抗,可是却因为打了麻人药,有心无力,什么都做不了。”

“直到后来,我才知道,她是收了别人一笔钱,让我给人生孩子。如果生下来的是儿子,好像是给她二十万。如果是女儿,那就一分没有。”

“她一门心思就等着我生个儿子,这样就能让她发一大笔横财了。可惜,我却生了桐桐,是个女儿,不是儿子。”

说到这里,舒陌的声音略有些哽,也透着一抹失落与伤心。

印天朝搂着她的手又是加重了几分,将她搂进自己怀里。

听着她说这些,他心疼着她。

舒陌朝着他无所谓的耸肩一笑:“我一定觉的很奇怪,为什么我爸没有阻止她是吗?”

印天朝没有说话,只是用着满满心疼的眼神看着她,伸起右手,拇指指腹轻轻的抚着她的脸颊。

舒陌淡然一笑:“我们领证那天,见到的那个人,就是他了。”

看着她如此淡然的样子,印天朝除了心疼还是心疼。

原来如他所想,那个人真她的父亲。

但是,接下来舒陌说的话现一次让他感觉到了钻心一样的疼。

她说:“我剖腹八天,因为是个女儿,所以不能让她拿到那一笔横财。所以,那个家容不得我,我被他们赶了出来。他说:你走吧,我就当没有你这个女儿了。呵!”舒陌一声冷笑,眸中划过一抹落寂的伤神,“这就是一个父亲,我怎么都没有想到,我的父亲竟然可以冷血无情到这个地步。所以,从那一刻起,我便发誓,这辈子与他再没有任何关系。他的生死与我无关,我的生死也与他无关。”

舒陌说完了,然后双眸定定的望着他。

印天朝双手捧着她的脸颊,眸光一片柔和的看着她,微微抬头,在她的唇上啄了啄,“以后我都不会再让你受一点委屈,也不会让桐桐受一点委屈。”

舒陌朝他会心一笑,“嗯,我相信你。”

他搂着她重新在自己身边侧身躺下,大掌在她的手臂上来回的轻抚着,“是不是想知道关于我的事情?”

舒陌抬头,弯了弯唇:“我可没这意思,没想过拿自己的事情换你的事情的意思。我只是觉的既然我们已经是夫妻了,就应该相互坦诚。虽然那些都是我之前的事情,但是也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有必要让你知道的。”

“我一直这么藏着掖着,倒显的我好像真有什么似的。万一要是让有心的人给利用一下,指不定就成了破坏我们之间的事情了。所以,倒不如还是自己跟你说了。这样也算是一种报备过了,真是要有人想利用这件事的话,你不也可以心里有个数。你说呢?”

抬头,如明珠般的闪亮的双眸一眨一眨的望着他,煞是诱人。

“嗯,有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