溺爱成婚:腹黑大少宝贝妻

第1353章 100 她是印天朝的女人4

第1353章 100 她是印天朝的女人4

“贱人?”舒陌却是扬起一抹无所谓的媚笑,“有什么关系呢?男人不都喜欢女人在他身下犯贱的吗?我这不是在迎合你的吗?怎么?不喜欢吗?那你喜欢怎么样的?你说出来,我照样迎合你。只要你喜欢的。”

“滚回印天朝的身边去!”钟天贺很是厌恶烦燥的朝着一声轻吼,然后一个转身,绝然离开。

“哦!”

见着那消失在楼梯里的背影,舒陌终于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还好,还好!

终于混过去了。

也幸好昨天晚上印天朝跟她说了丁文雅与钟天贺的事情,所以她才如此大胆的做这个决定的。

因为她知道,钟天贺一定是因为她是印天朝的女人这个身份才会对她有兴趣的。

那么她也同样要用这一点让他厌恶自己。

刚才在电梯门口,她很清楚的将钟天贺与丁文雅的表情看在了眼里。

钟天赫对丁文雅没有半点感情,而丁文雅则是对他有所恐惧与害怕的。

一个女人,能在挺着八个月大的肚子,与别的男人xo,足以说明她有多么的饥|渴。

但,也就是这一份饥|渴,会让那个男人对他无比的厌恶。

男人,谁愿意跟一个即将临产的女人做?

如果他很爱这个女人,那就一定不会做这种伤害她的事情。

但是如果他根本就不爱这个女人,那么就别当别论了。

她想,当初钟天贺与丁文雅做的时候,应该是抱着两个目的的吧。

一就是以此来羞辱印天朝,二就是弄没了丁文雅肚子里的孩子。

一想到小米还在丁文雅肚子里的时候,就受了这等罪,舒陌又是替这孩子心疼了一番。

所幸,她赌对了。

钟天贺果然是讨厌甚至绝恶丁文雅的。

所以,当她也这么说这么做的时候,无疑是将当初丁文雅在他身上放置的恶心感给强挖了出来。

额头上冒出了一层细细的汗,右脚踝的疼痛隐隐的钻来。

蹲下身子,揉了好一会,这才起身朝着公司的方向走去。

“舒店长,请你告诉我,为什么到现在才到?”

舒陌一进杨铃的办公室,便是传来杨铃质责的声音。

“抱歉,杨督导,我不小心扭到了脚,所以晚了。”舒陌很是虚心的道谦,“请问杨督导让我过来,是有什么事?”

杨铃冷冷的朝着舒陌的脚斜了一眼,确实舒陌的右脚踝有些红有肿,不像是骗人,这才打算放过她。

“也没什么重要的事情,就是以后你的旗舰店督导工作由新的督导来接手,我和程副导不再接触。”

“好的!”舒陌点头,“我会和新督导衔接好的,不知道新督导什么时候上班?什么时候到店里?”

杨铃没好气的再次斜她一眼,“下周一,我会和新督导到你店里。那天希望你不管是的早班还是晚班,早上九点的时候都必须在店里。你要将整个旗舰店的事宜都跟新督导说一遍。”

“好的,没问题。”舒陌应声,不过怎么听着杨铃这话好像有点矛盾呢?

什么叫她要把整个旗舰店的事宜都跟新督导说一遍?

难道说这个新来的督导对店里的事情不是很熟悉?

“还有!”舒陌还在想着事情,杨铃的声音再次响起,“以后程副导与你在工作上没有任何的直接联系,所以也希望舒店长与他之间保持一定的距离。”

“当然!”舒陌毫不犹豫的说道,“如果杨督导没别的事情的话,我先回店里了。”

“嗯。”杨铃冷冷的哼了一声。

舒陌转身,强忍着脚踝上传来的痛,一拖一拖的朝着电梯走去。

钟天贺很是愤怒的开着车,然后突然之间似乎想到了什么。

“该死!”一拳重重的击在方向盘上。

他怎么都没想到,竟然中了舒陌的计。

到现在他才发现,那女人明明就是故意的。故意用那样的方式击怒他,她怎么可能是那样的女人呢?

“舒陌!很好!”愤怒过后,他的唇角竟是扬起了一抹深不可测的弧度,眼眸里划过一抹明亮,“你再一次挑起了我对你的兴趣。不管你是印天朝的女人还是不是,都勾起了我的味口。”

手机响起,漫不经心的瞟一眼,在看到那个熟悉却又令他厌恶烦燥的号码时,眸色一沉,一片冷戾。

“有事?”

他的声音很冷,冷到没有什么高低起伏,就好似那腊月里的冷风一样,刺的人瑟瑟发抖。

“方便吗?能出来坐坐吗?”耳边传来丁文雅柔柔弱弱的声音,似乎还带着一丝惧意。

钟天贺冷笑,“怎么这么快就想我了?又耐不住寂寞了?是在印天朝的身上遇钉子?”

他的声音带着嘲讽与讥诮,毫不留情的揭露她的伤疤。

电话那头的丁文雅好一会没有出声,只是有轻轻的抽泣声传来,显的是那般的委屈。

“别对我来这一招,对我没用!”

钟天贺面无表情的说道。

“我知道!”丁文雅轻叹一声,“我没有别的意思,只是没想到这么快就遇到了。作为老朋友,叙叙旧而已。”

“没这个必要!”他的声音一惯的冷情,并不给她一点可趁的机会,“有什么话就在电话里说,我没那么多的耐心!”

“你……认识她?”丁文雅小心翼翼的问。

“她?哪个她?”钟天贺很是不耐又不悦的问。

丁文雅吐出两个字:“舒陌。”

“呵!”钟天贺又是一声冷笑,“你这是在管我?吃醋?你觉的你有这个资格吗?”

“你误会了!”丁文雅淡淡的说道,“我当然没这个资格,我只是想告诉你,她是印天朝的女人。”

“那又如何?”钟天贺满脸不屑又不以为意,“你当初不也是他的女人,还不是一样爬上了我的床?”

那边丁文雅长长的吸了一口气,“你比谁都清楚,我的第一个男人是谁。”

“闭嘴!”钟天贺一声怒喝,脸上的表情一片阴郁。

“她是印天朝的女人,是领了结婚证的女人。这就是我要跟你说的,至于你想做什么,我没这个资格来管。”

“你说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