溺爱成婚:腹黑大少宝贝妻

第1364章 111 给你提供机会3

第1364章 111 给你提供机会3

更何况现在在她偿试了那种滋味之后,怎么可能还会愿意与一个常年在外,几乎见不到几面的男人共处一生呢?

但是,她又不得不妥协。毕竟她的肚子不等人,还有父母也丢不起那个脸,更重要的一点是钟天贺一点也没想要娶她的意思。

尽管她由始至终就只有他一个男人,但是他的态度却一直是她捉摸不透的。

直到后来,事情败露了,她才知道,钟天贺与印天朝的关系,也才明白他为什么会找上自己。原来,只是因为她是印天朝的女人而已。

因为他是印行远的私生子,所以他恨印天朝,只要是印天朝的东西特别是女人,他就想法设法的夺过去。

就连她早产这件事,也只是他的一步棋而已,他就是要用这件事情让印天朝知道她已经和他发生了无数次的关系,甚至还因为和他交|合而使得孩子早产。

于是,如他所愿,印天朝怎么可能还会再与她结婚。

那一刻,她不知道自己该是开心还是伤心。

其实应该是开心多过伤心的,毕竟她一点也不想嫁给印天朝。

只是,当她出现在钟天贺面前,说想在嫁给他的时候,他却一脸不屑中带着冷嘲笑热讽的告诉她,他就算娶任何一个女人,也不可能娶她,因为她是印天朝的女人。

由始至终,他都只是在玩她而已,像她这么浪骚的女人,也就是印天朝那个眼睛蒙白的人才没看清楚她的真面目。

娶她,下辈子都别想的事情。

她很想告诉他,她和印天朝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那一晚根本就只是她设计了他而已。因为那个时候,她已经发现她已经怀孕了,只是还没到一个月而已。

她就只有他一个男人,就连孩子也是……

但是,最终她没有说,那就由着他误会吧,由着他自以为是吧。

他一直以为他弄下来的是印天朝的儿子,其实由始至终都是他的儿子。

突然之间,在她的脑子里划过一个恶念,她要报复,报复钟天贺,那就让他的儿子去喊印天朝“爸爸”吧。

最好的报复,那就莫过于让他的儿子喊他这辈子最讨厌的男人为“爸爸”,而他自己却浑然不知。当他知道的时候,他的儿子也不可能会认他,只要想想,她就觉得兴奋。

然后,再没过几天,她便被丁父送出了国。

这一出去就是五年,五年来,她没有与印天朝联系,也没有与钟天贺联系,唯一联系的人就只一个苏好。

当她再次回来的时候,她的儿子被要印天朝养的白白胖胖的,而且还“父子”俩关系好的很。

那一刻,其实她是有一种报复后的快感的。

只是,当她再一次见到印天朝的时候,她却再一次被她深深有吸引了。

她想要和他重新开始,想要和他组成一个家。毕竟,女人的初恋总是最美好的,最能让记忆深刻。

印天朝虽然不是她的第一个男人,也不曾做过她的男人,但是却不可否认,他留给她的都是美好的回忆。

钟天贺虽然是她的男人,但是,却把她伤的很深。

她已经不再是五年前那个不懂人情事故,天真的只想要她的男人一直陪在自己身体边的二十三岁的小女孩了。

她现在想要是的一个成熟男人对她的好,在国外遇到了那么多,终于还是发现谁对她最好。

这个人除了印天朝,再没有第二个。

更何况他们之间还有一个儿子,尽管这个儿子不是他的,但是她知道,父亲是一定有办法让印天朝相信的。

所以,她不打算告诉钟天贺,印湛米其实是他的儿子。

既然他无情,那就别怪她无义了。

钟天贺,你这辈子都别想知道你还有一个儿子,却在叫着印天朝爸爸。

所以说,千万别得罪女人,特别还是那种心胸狭窄的女人,这报复起来那可不是一般人能应付的。

丁文雅在狠狠的剜了一眼房门后,心不甘情不愿的离开了。

舒陌,你等着吧,只要我进了公司,就一定不会放过你!

舒陌把丁文雅“丢”出去后,第一件做的事情,那就是把她刚才坐过的那床被子给换了。

换下单床被套,然后又把被子抱到阳台爆晒,大有一副杀菌消毒的意思。

这女人太恶了。

好吧,她在心里小小的鄙视了一番,鄙视他当初的有眼无珠,怎么就看上这么她了呢?

估计是装小白花装的挺像的。

行吧,人不无知枉少年。

印天朝那就是年少无知一不小心做事了一件事情而已,她大人有大量,抹了。

部队里,正开会的印天朝,冷不禁的后脊背一凉,打了个寒颤。

舒陌直接把床单被套扔洗衣服机里,开了开关正在倒洗衣液,她的手机铃声响起。

赶紧弄好又洗了洗手,擦干去接电话。

电话是沈辰风打来的,舒陌看到沈辰风的号码时向微的怔了一下,心想沈辰风找她做什么?

她和沈辰风虽然是同样,不过联系的还是挺少的。

最近一次联系还是上个月销售业绩创高那天,本来沈辰风是打算请她吃饭的,不过后来因为要与印天朝去领证,也就没去。

再后来,也就是十号那天公司开会与她打了个照面,然后就没什么接触与联系了。

不知道这会她找自己是为了什么事情。

“喂,你好,沈设计师。”舒陌接起电话,礼貌又客气的声音响起。

“舒店长,直接叫我辰风就行了,别每次都那么见外的,而且还听着又拐扭。”沈辰风浅浅的带着愉悦的声音传来。

“行啊,那你也直接叫我舒陌。”舒陌笑着应道。

“就是嘛,这样多好。同事之间哪来那么多见外又客套。”沈辰风很是赞同的说道。

“我也这么觉着。”舒陌点头,“对了,找我什么事?”

“哦,对!”沈辰风这才想到正事,“上次说请你吃饭的,结果你有事先走了。怎么样,现在赏脸吗?”

“行啊,在哪呢?我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