溺爱成婚:腹黑大少宝贝妻

第1366章 113 我要是不让呢?1

第1366章 113 我要是不让呢?1

闻声,舒陌抬眸望去,钟天贺站于那假山之前,他的身后是那围动的水车,泉山由上而下流淌,清澈发着“叮咚”脆响。

一身藏蓝色纯手工西装,很是修身,一件蓝白相间竖条纹衬衫,系一条酒红色领带。

他的脸上噙着一抹胜利的浅笑,似乎对于在这里看到舒陌很是满意的样子。

那一抹表情,在舒陌眼里看来很是讨厌,就如同她是他眼睛里的一个猎物,而他则是那个随时随地可以将她猎捕的猎人。哦,不!正确来说,不是猎人,而是那一头翱翔在肉食链顶端的秃鹰。

对的,就是那一只秃鹰,而且还是让舒陌十分不待见的秃鹰。

如果说第一次遇到,他好心的帮了她一个忙,她对他是心存感激的,也存有那么一丝的好感。那么第二次看到他与苏好一同出现,在看到苏好眼里毫不掩藏的对她的警剔与严防时,那么她就不想与他接触过多。

但是,在对他彻底反感甚至说厌恶,那就是在知道他对印天朝所做的那些事情之后。

舒陌觉的他根本就算不得是一个男人,专门从女人这里下手,用女人来羞辱印天朝,那根本就不是一个男人该做的。

你要有本事,那就堂堂正正的与印天朝较量,不管是事业还是其他方面,你有能力你就把印天朝压下去。

但是很显然,钟天贺没有这个能力,他不是印天朝的对手,更或者说是印天朝根本就不屑与他一般见识。

论身手,舒陌肯定,印天朝一只手就能把他撩倒了。

论事业,两人可是截然不是的工种,所以根本就没有可比性。

舒陌直接无视他的存在,冷冷的瞟了一眼,继而朝着服务台走去,在问了沈辰风订的风荷苑后,便是由着服务员领着朝风荷苑而去。

见着舒陌半点没有理会他的意思,钟天贺的脸色往下一沉,眼眸里更是划过一抹阴戾。

舒陌进包厢的时候,沈辰风正坐在靠窗的位置十分优雅的端着杯子喝茶。

这是一楼的包间,窗外是一个荷塘,荷塘里还盛开着荷花,翠绿的荷叶,粉白的荷花,还有硕硕的莲蓬。

沈辰风今天穿了一件与窗外风景很是相衬的嫩绿色荷叶边的裙子,乍一眼看去就好似那刚从莲花宝座上走出来的仙子一般,竟是让舒陌有那么一瞬间茫然与失神。

舒陌觉的自己这一身牛仔t恤与这里的一切很不相衬,格格不入。

“舒陌来了,快坐。”沈辰风看到舒陌,马上扬起一抹微笑,起身朝着她走来。

“不好意思啊,让你久等了。”舒陌朝着她歉意一笑。

“嗨,这有什么。”沈辰风很是随意的耸了耸肩,“反正我也没事做,其实坐在这里一边喝茶一边赏荷,别说还真有一种心旷神怡的轻松。那可比坐在办公室里对着电脑画着设计稿舒服多了。”

边说边替舒陌倒了一杯茶,“喝茶,这里的茶不错,是他们家的特色茶,荷叶茶,其他地方喝不到这个味的。”

舒陌在椅子上坐下,端起杯子浅浅的抿了一口,清香入鼻,略带着一抹甘甜。

在这闹市中心开这么一家别具特色的餐厅,外面还有这么大一个茶塘,别说这绝对是一个大手笔的。

一般情况下,像这样的餐厅都是开在效区的多,像农家乐之类的。

“说实话,我有点惴。”舒陌一脸正色的看着沈辰风沉色说道。

沈辰风微微的怔了一下,然后问道:“为什么?”

舒陌怡然一笑,“你请我到这么一个高端上档次的地方,能让我不惴么?”

“呵,”沈辰风一声轻笑,带着很随意的轻松,“我当是什么事呢,钱嘛本来就是用来让自己过的舒心惬意的,不是吗?在这样紧张的节奏下,能有这么一处地方让自己的心情得到放松,还能提高愉悦的心情,那这钱就花的值当。”

舒陌还想说什么,服务敲了敲门,然后端着沈辰风点好的菜进来,一一摆好之后对着两人很是礼貌的笑了笑后便是退了出去。

“千万别客气,吃吧。我都已经饿的不行了。”沈辰风拿起筷子便是动了起来,也没有和舒陌很生份的样子。

“对了,你是不是有什么事要和我说?”舒陌边吃边问着沈辰风。

她是绝不可能天真的以为,沈辰风真的只是为了请她吃饭而吃饭的。肯定是有什么事情要说,又或者是想从她这里了解到什么事情吧。

只是舒陌想不通,她这是有什么沈辰风想知道的呢?

沈辰风放下筷子,咽下嘴里的食物,端过茶杯抿上一口,对着舒陌扬起一抹得宜的微笑,“看你说的,好像是我有什么企图似的。我对你能有什么企图?纯碎只是想谢谢你而已。”

舒陌弯唇一笑:“谢什么呢,那不是我份内的事嘛。既然如此,那我就不客气了,不过谢谢你今天请我吃大餐,说实话,我长这么大还真没有来过这么高档的地方吃过,今天可是托了你的福了。”

“没有?”沈辰风一脸疑惑不解的看着她,“不是吧?你男朋友都不带你吗?”

“嗯?”舒陌望着她,回味着她话中的意思。

虽然这是一句很正常的话,并没有任何不妥。但是,舒陌却是从中咀嚼到了一丝不一样。

一来以她对沈辰风的了解,她并不是一个八卦的人。二来,怎么听着这话,感觉好像沈辰风认识印天朝似的?

沈辰风认识印天朝?

这个念头在舒陌的脑子里一闪而过,然后便是定根下来了。

舒陌扬起一抹淡淡的微笑,“他工作挺忙的,没什么时间。对了,你是不是认识他?”

沈辰风笑了笑没有回答,不过这笑容似乎带着一抹神秘感,总让舒陌觉的自己好像掉进了一个别人挖好的泥坑里。

“怎么这么问?”沈唇风笑盈盈的看着她问。

舒陌指了指自己的脑门,“直觉,你知道的,女人的直觉向来都很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