溺爱成婚:腹黑大少宝贝妻

第1377章 124 憋得难受4

第1377章 124 憋得难受4

事情已经过了那么多年,舒陌也早就算淡了。

但是当现在再一次想起来的时候,心还是隐隐的刺痛着,伸手抚向自己的脸颊,发现脸上竟是湿湿的。

她哭了。

舒陌,没什么可哭的。现在不都过的好了的吗?过去的已经过去了,没什么值得想的,伤心的。

人要向前看,不能往后看。

你现在有疼你的妈,有爱你的老公,还有一对懂事的儿女,你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吗?

这样就足够了,别去想那些不开心的事情了。

爱?

舒陌突然之间想到了什么,原本还是靠着床前有些无力的坐着的,突然之间猛的一个激灵,就那么坐正了。

她刚才脑子里闪过的是什么?

她想着的是“有一个爱她的老公”,她怎么会突然之间这么想的?

她承认,印天朝确实对她很好,很尊重她,也挺心疼她的。可是,说到这个“爱”字,是不是还离的远了一点?

他爱她吗?

似乎她不能确定,她唯一能确定的就是他相任她,尊重她。

这是爱吗?

她不知道。

她从来都没有经历过这样的事情,她没有谈过恋爱,没有交过男朋友,甚至可以说连异性朋友都没有过。

她直接从女孩升级成了母亲,他们之间也没恋爱过,就这么因为两个孩子的因原,从最开始的陌生人到了最亲密的夫妻。

那……她爱他吗?

舒陌开始想起这个问题。

她想不出来,只知道自己现在挺在意他的,也挺依赖他的。

她愿意无条件的相信任,也心疼着他。还有就是,这一刻,突然好像挺想他的,有些想念他的怀抱,甚至想窝进他的怀里,抱着他的腰,呼吸着属于他的气味。

她愿意就这么和他过一辈子,白头到老。

如果说这就是爱的话,那她应该是已经爱上他了。

爱,其实来的挺快的,也并没有如她想的那般难以接受。

既然爱了,那就义无反顾的好好爱一场,没有任何保留,尽她的全力去爱他。

她相信,他不是那种无情之人,会回以她同样的感情。

如此想着,舒陌的唇角浅浅的扬起了一抹心满意足的微笑,带着丝丝的长柔情蜜意。那一双漂亮的眼眸里,漾起一抹弯弯的波粼,带着对他的无限期待与眷恋进入了梦乡。

他说两三天,已经两天了。今天还没有回来,那明天应该就能回来了。

似乎从来没有一刻像此刻这般如此期待他的回来。

印天朝开门进屋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一点多了。

屋子有一抹那透过窗帘映射进来的一点亮光,朦朦胧胧,不过依稀能看清楚。

他以为这两天他们应该是在家属院那边的,所以回来的时候就是急急的朝着那边去了。

结果一开门进去,没人。

于是,便是急匆匆的朝着这边而来。

那是一抹归心似箭的感觉,从来没有一刻这般的想回家,然后将她搂进怀里。

这些天已经习惯了她在身边,搂着她睡觉。这两天,没有她在身边,还真是有些不习惯。

换了鞋子后,进屋。

屋内一片漆黑。哦,不,应该说有一丝暗淡的亮光,是因为那一层厚窗帘没有拉拢。

窗外那银白色的月光透过那一缕缝隙映射进来。

透过那一缕月光,他看到大**,那个小女人正睡的香甜。她侧睡,脸颊正好是朝着他这边的,所以他一进门,便是看到她那安然的脸颊。

似乎还能看到有一抹隐约可见的笑容,她的唇角微微的上扬着,好像是做了一个好梦,不知梦中是否有他。

印天朝轻轻的关上房门,站于床前有些痴迷的看着熟睡中的舒陌,怎么就觉的看不够似的。还有一种特别的满足感,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起,他的心就被她给填的满满的。

有她有身边,那便足够了。

**,舒陌浅浅的嘤咛了一声,唇角变弯的浮动了一下,枕在枕头里的脸颊无意识的蹭了蹭。

这动作怎么看起来就那么的可爱呢?

印天朝的唇角扬起了一抹显而易见的好看弧度,那看着舒陌的目光更加的柔和了,几乎都柔的可以滴出水来了。

这与他平时板着脸,一副生人勿近的严肃样一点都不像。

此刻的印天朝,那就只是一个看到心爱的妻子然后心神被勾的满满的男人而已。

蹲身,指腹柔柔的在她的脸上摩了摩,附唇在她那娇艳的唇瓣上啄了一口,便是转身进了洗浴室。

不管是开门还是关门,他的动作都很轻,不想吵到她睡觉。

用极快的速度冲了个澡,至于湿发直接就用干毛巾擦拭着,不想用吹风机,因为这样会吵到她。

反正他的头发也就那么一点寸头,直接毛巾擦几下也就干了。

掀被,轻手轻脚的在她身边躺下。

她似乎是感觉到了一般,又或者是潜意识里的,他刚一躺下,她便是很自觉的朝他靠了过来,然后一手便是很自然的往他的腰上搭了上来。

她的手软软的,她的身上就只穿了一件很薄的睡裙,此刻裙摆有些撩高,已经撩至了大腿根部。随着她窝进他怀里的动作,睡衣里那两团娇艳的柔软也就贴在了他的身上,又因为呼吸的起伏,于是隔着薄薄的衣料若有似无的蹭触着他的胸膛。

她呼出来的气扑在他的脖子上,暧暧的带着属于她的独特香气,钻进他的鼻腔,漫延至他的全身。

印天朝全身的神经在这一刻就那么紧紧的绷了起来,然后拉至了极限。他的呼乎有些急促了,甚至微微的喘了。

某一处也开始嗷嗷的叫嚣了,那一抹浓烈的欲|望,逐渐增长着,就好似那欲破茧而出的飞蛾一般。

可是再一想到现在的这个时间点,又一看她那安逸的睡容,印天朝怎么都舍不得再折腾她。

于是,只能憋着,纠结着,痛苦着,难受着。

偏偏睡梦中的女人却是故意撩着他一般,那柔弱无骨般的小手竟然在他的腹部上滑了滑,嘤咛了一声:“老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