溺爱成婚:腹黑大少宝贝妻

第1380章 127 越来越离不开你了3

第1380章 127 越来越离不开你了3

她真没那么想的啊,她只是本能的一个动作而已。

舒陌无语。

于是,一动也不敢动了,就这么由着他按着自己的手握着那一处能源棒。

舒陌也知道,这会她要是再敢动一下的话,估计接下来就真的发生她想的那事情了。

“那个,该起了。我去做早饭。”舒陌努力让自己僵住不动,用着很是平和的眼神看他,用着最平静的语气说道。

他没有动,依旧用着浑浊的眼神勾着她,那按着她的手甚至还坏坏的动了两下,然后舒陌就是感觉到自己的掌心处有脉博跳动感觉。

舒陌真是想死的心都有了。

这男人,怎么就变的这么下作了呢?

但是偏偏他脸上还露出一抹特无辜又特期待的眼神。

似乎在告诉她“你给我一个交换条件啊,这样我就放过你!”

舒陌咬牙,把心一横,温言软语,“晚上好不好啊?现在起床行不行?”

这样总行了吧?

终于见到他的唇角勾起一抹满意的弧度,然后凑近他的耳边,轻声说道:“晚上,我要……”边说那按着舒陌的手又是揉了一下。

哦,这次不是揉的,而是上下移动的。那简直就是……

舒陌的脸已经红的不能再红了,都都已经是发烫发烫了。

“嗯。”舒陌垂着头,只能先应下了。

终于,印天朝松手了,在她的唇上啄了一口,“乖。”然后掀被下床,“还早,你再睡会,早饭我去准备,好了叫你。”说完光着身子进洗浴室。

舒陌嗔他一眼,你就不知道套件睡衣啊!

印天朝洗漱好,穿戴整齐走出房间的时候,沐云芝也正好从房间里出来。

“妈,这么早起了。您下去走走运动一下,我来准备早饭。”印天朝边和沐云芝说边朝着厨房走去。

“怎么不多睡会,那么晚才回来。早饭我准备就行了。”沐云芝笑盈盈的说道。

印天朝已经系上了围裙,“习惯了,每天这个点就醒了。怎么样,前天玩的还开心吗?本来想和你们一起去的,不过临时有事要出去,下次我再陪你们一起去。”

印天朝觉的有些内疚,以前也是只顾着工作,一直都没时间陪母亲。后来又发现那样的事情,这五年来,他都一直没尽到一个儿子的责任。

现在终于找回了母亲,还是没有太多的时间陪他们。

他在想着,是不是等过段时间不那么忙了,休假几天,好好的陪陪他们?

他很幸运,遇到了舒陌,这五年来都是她在替他照顾着母亲,尽着孝。

所以就算是报恩,他也必须对她更好。

沐云芝淡淡的一笑:“挺好的。你也别往心里去,你的工作特殊性,我和陌陌都是明白的,别多想。虽然妈不记得以前的事情,不过通情达理这一点,还是没有忘记的。家里的事呢,你也别多想,该怎么样还是怎么样,别觉着内疚什么的而影响你的工作。陌陌也不是那种不通道理,无理取闹的人。所以,安心的做自己的事情就行了。要真是觉的有什么过意不去的,就对陌陌好点。她是个好女人,之前吃了不少苦,从今往后,你别让她再伤心就行了。”

印天朝点头,“妈,我知道。你说的这些我都明白,放心,我一定会对她好的。”

沐云芝很是满意的点了点头,“天朝,妈也不是向着陌陌,妈和她虽然只有五年的相处。但是五年足够了让我了解她,陌陌是那种你对她好,她就会记一辈子的人。我知道你的工作是不可能随时随刻陪在她身边,很有可能在她最需要你的时候,你或许都没有办法出现在她身边。这一点,我相信陌陌一定也会理解你的。”

印天朝的脸上露出一抹浅浅的自责。

“对一个人好,并不是在时间上陪着她就行的。而是要由心的对她他,只要你的心在她身上,挂着她,记着她。任何事情两个人有商有量,不相互猜忌,信任与尊重,这才是最重要的。你明白吗?”沐云芝一脸正色的说道。

这也是她和印天朝母子相认后说的最严肃的一次了,她是真心的心疼这一对孩子。

印天朝点头,“放心妈,这些我都能做到。”

沐云芝抿唇一笑:“嗯,那就行,我也相信你都能做到的。那早饭就你做着吧,我下去走动走动。不过说真的,这里我还真是不习惯,还是家属院那边住着更舒服。”

“那行,您喜欢在那边住着,就那边住着。反正,只要您高兴就行了。”

“我一会还是回去了。对了,你和陌陌就还是这边住着吧,两个孩子就不用你们管了,当是陪我了,省得我一个人在那边无聊。”

沐云芝说完笑眯眯的出门了。印天朝也没有反对的,她喜欢这样,那就这样吧。其实他明白母亲另一层意思也是在给他和舒陌独处的空间。

……

这里虽说是大厦公寓,但其实楼下的绿化还是不错的。

沐云芝出电梯在绿化带散着步,每天早上半个小时的徒步,已经是一种习惯了。

不过就是在家属院的时候,是和一群熟悉的老头老太一起健身运动,显然这里是不可能的。

所以,她不愿意住在这里,一方面是为了给印天朝和舒陌两人独处的空间,另一方面也是喜欢家属院那里的氛围。

似乎那里的气氛更是她熟悉的,好像以前她居住的地方也是差不多类型的。

也确实,沐云芝没有出事之前,和印行远的房子是市府附属小区,那里的人也都是认识的居多。

再后来出事,印天朝这五年来都不曾踏进过那里半步,也不曾与印行远有过一面正面接触。

丁文雅开着车驶入小区,正朝着地下车库驶去,突然之间她的视线定格在前方不远处,然后瞪的老大老大,一副见鬼似的不可置信的吃惊中。

那人……

那不是印天朝母亲吗?

不是说她已经没了吗?

五年前因为钟天贺的事情,出事了吗?

怎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