溺爱成婚:腹黑大少宝贝妻

第1386章 133 我想和他重新开始1

第1386章 133 我想和他重新开始1

电话中传来一声极及爆怒的吼声,似乎要冲丁文雅的耳膜给震破了一般,就连坐在丁文雅对面的舒陌都有能听到电话里那洪亮的声音。

丁文雅下意识的将贴在耳边的手机拿离开一些距离,但是她脸上的表情却地无法掩饰她的慌意,她的眼神有些闪烁又有些挂不住。

特别是在舒陌面前让人如此的大吼着。

丁文雅张嘴。

“你要是现在不滚回来,你就自己看着办!”电话那头的人似乎知道丁文雅想说什么,直接丢下这么一句威胁性十足的话后,挂断了电话。

舒陌没有说话,低头吃着自己面前的饭菜,若无其事根本就没有去理会对面的丁文雅。

丁文雅的脸色可想而知了,要有多难看就有多难看了,反正就跟锅底已经没什么两样了。

拿过放在一旁的包,转身。

刚走至门口处,舒陌的手机响起。

“喂,是不是在吃饭?”舒陌的声音在她身后响起,很温柔很贤惠的语气,还带着一丝掩藏不住的欢跃。

不用想也知道这电话是谁打的了,除了印天朝还能有谁呢?

走至门坎处的丁文雅整个身子猛的一僵,脸上划过一抹阴狠,但是却没有多作停留,迈步离开。

舒陌很明显感觉到丁文雅那僵硬的身子,还有那一抹愤愤的不甘。

不过那又如何呢?每个人都得为自己做过的事情负起相应的责任的。

既然印天朝已经与她没有任何关系,那就别再来打扰别人的生活了。

舒陌与印天朝视频聊天,让彼此都知道对方在吃着什么。

丁文雅尽管有再多的不甘与不愿,却也不敢多逗留一会,开着车子朝着目的地而去。

军区大院

丁文雅的车驶入时,她的心情是很复杂的,甚至可以说是带着一忐忑的。

这里的一切都是熟悉的但是却又是陌生的。

五年前,她从这里离开,被父亲送到国外。五年后她回来,却是没有立刻回家。现在回家,也是被父亲遏令回来。

这里的一切全都和她离开的时候一模一样。

也是啊,军区大院,能是说改不改的吗?当然还是和当年一样了。

银色的宝马驶入一幢别墅大门停下,丁文雅下车,拖着沉重的步子,揣着不安的心情走进屋子。

丁父坐在客厅老式雕花桃木椅上,黑沉着脸,似是在压抑着自己的怒意。

丁文雅小心谨慎的迈门坎而入,心里的慌意更重了,在看到丁父那黑沉的脸时,就连走路的步子都有些歪颤了。

丁文雅其实以前是不怕丁父的,她是丁父的掌上明珠,丁父对她那是很宠的。在知道她和印天朝关系不错时,可把丁父乐开了。

一个是他的宝贝女儿,一个是他得意的部下,这要是女儿和印天朝事成了,那简直就是圆了他的一桩美梦了。

可以说丁文雅的任性有一半也是父母给宠出来的。

但是,自从丁文雅和钟天贺搞在一起的事情被丁父知道后,那一次丁父是勃然大怒,扬手就是一个重重的巴掌柜攉在了她的脸上。

那是丁文雅有记忆以来,父亲第一次打她,直打的得两眼冒金眼,嘴角都渗出血渍来了。

自那以后,丁文雅就对丁父产生了惧意,只要一看到他就习惯性的想到那一个巴掌。

“爸。”丁文雅颤颤巍巍的唤着丁父,在他面前两米之距站立,双手垂于两侧,脸颊也是微微的低垂,更别提眼眸了,那更是连抬都不敢抬一下。

“雅雅回来了。”丁母一看到女儿便是开心的不得了,笑的一脸慈爱的朝着她走来,却是被丁父一个狠戾的眼神瞪过去后,怯怯的弩了弩嘴,没再说什么了。

“妈。”丁文雅规规矩矩的唤着丁母。

“哎,回来就好,回来就好。”丁母侧头不着痕迹的盯一眼丁父,然后继续很是慈爱的看向丁文雅,“吃过没有?我去让厨房给你准备你喜欢吃的。没事,没事,回家就好。”

“你还有完没完了!”丁父很是不悦的朝着丁母低声怒吼。

丁母同样不悦的回瞪他一眼:“你不想女儿,我想!什么天大的事情?非得把你那一套训人的架子端出来?这是在家里,不是在你的办公室!”

“你知道什么?不懂就别跟着瞎嚷嚷!妇道人家,除了败子就只会败子!”丁父冷着一张脸斥着丁母。

丁母气不打一片来,狠狠的瞪他一眼,“你懂大事!懂大事就是把女儿给送出国去!现在女儿回来了,你还臭着一张脸给谁看!不止不让我见女儿,还不让我去见外孙!就没见过比你还在狠心的老头!”

“你……!”丁父被她气的再次瞪大了眼睛。

丁母直接无视,很是关腻的拍了拍丁文雅的手背,“跟你你爸聊聊,我去给你准备吃的。回来了就别走了,房间妈都给你准备着呢。”说完,笑盈盈的转身离开。

丁文雅一声不吭的站着,很是拘谨的样子,还有些紧张。

丁父就好似审踱似的,凌厉的双眸直视着她,好半晌才冷冷的问了一句:“什么时候回来的?”

“有半个来月了。”丁文雅小心翼翼的回答,偷偷的拿眼角观察着丁父。

“啪!”丁父的手重重的拍在了桌子上,“丁文雅,你到底想干什么啊!我告诉你,你要是再敢跟那姓钟的鬼混,你信不信这一次我打断了你的腿!”

“爸,他也是姓印的!”丁文雅抬眸与他对视,很难得有一种坚定在她的眼眸里。

“狗屁!”丁父直接爆了一句粗话,“他*那是姓印?老印有承认过吗?丁文雅,我警告你,你最好别挑战我的底线!”

丁文雅沉沉的吸了一口气,再重重的呼出,这才一脸正色的说道:“爸,你放心,我这次回来真没想过要和他有什么的。我是为了天朝和小米回来的,我想和他重新开始,我想我儿子。”

“你说什么?!”丁父瞪大了双眸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