溺爱成婚:腹黑大少宝贝妻

第1395章 142 这样的女人最好打发2

第1395章 142 这样的女人最好打发2

丁家

丁父是最后一个知道丁母给印天朝打了电话,而且还让印天朝带着孩子来家里的事情。

丁文雅可是整整激动了一个晚上,这一晚上几乎都没有睡觉。其实她没想到印天朝会这么好说话,这么干脆的答应带印小米来家里的。

这段时间她虽然就住在他隔壁,仅隔着一堵墙,可是见到他的次数却是屈指可数。就算是碰到了,他也从来没给过她一个好脸色,全完就拿她当路人一般,甚至可以说是连路人都不如。

至于儿子,那就更没有见到过了。她甚至都怀疑,是不是他不想让她见儿子,所以把儿子给送到别的地方去了。

这几天虽然每天都与舒陌在店里一起上班,但是舒陌那人还真是一个奇葩,不管她再怎么样的明示暗示,反正就是除了工作上的事情之外,她就是不跟自己多说一句工作之外的话。

就好似她多么上赶着似的。

也就是因为舒陌的态度,才会让她加深加强非要把印天朝抢过来不可。

只要舒陌是早班,那就每天早上都是印天朝送她去上班。晚班,则是每天晚上他都到店里接她下班。

这样的待遇是她以前从来都没有过的。

他们在一起的时候,他每天不是忙着操练就是出任务。他们确定男女朋友关系三年,但是在一起的日子却是不会超过二十天。有的时候,约会到一半,他一个电话一接,便是二话不说就离开了。

没有一个女人能够忍受那种感觉的,那是一种不被重视,被抛弃的感觉。那种感觉她很不喜欢!

他们认识的时候,她还在读大学,但是他却从来没有到学校接过她一次。

每次看到别人的男朋友接女朋友,她别提有多羡慕。

可是,现在他却每天都做着这样的事情,他把曾经从来没有给过他的温柔全都给了另外一个女人。

这让丁文雅很是生气,气的只想把这一切全都从舒陌的身上给抢过来。

哦,不!

不是抢,而是拿。

本来这一切就是属于她的,是舒陌抢走了原本属于她的一切。

“胡闹!”本以为丁父知道印天朝今天来会很开心的,却不想丁父竟然勃然大怒的重重一拍桌子,指着丁母就是训责,“为什么不提前跟量商?啊!这么大的事情,你竟然自主作张?你眼里还有没有我?”

丁母一脸困惑不解的看着丁父,完全弄不明白他这是发的什么火?

这都是什么大事?多大点事情啊?至于他发这么大的火?

“你这是怎么了?哪里有多大的事情啊?不就是天朝带着小米来家里一趟吗?至于你发这么大的火么?”丁母一脸不以为意的看着动怒中的丁父,漫不经心的说道,“难道你不想女儿和天朝合好?你不想他们一家三口团聚?你不是做梦都想让天朝成为你女婿的吗?我这不是在给女儿想办法,造机会么?你真是,莫名其妙的发什么火?”

“你个妇道人家,知道个屁!”丁父吹胡子瞪眼的朝着丁母吼道。

这老婆娘,真是气死他了。

什么事情都不清楚,就在这里乱来一通。

“我不知道,那你倒是跟我说啊!你说了,我不就知道了吗?你什么都不说,我哪里知道?”丁母也是火了,朝着丁父就是吼了过去,“反正今天就这样了,你要是不想见你就自己离开。你这个当爸的不管女儿的幸福,那就我这个当妈的来管。印天朝他这五年来都没有再找女人,那就说明他心里还想着雅雅!他和雅雅又还有一个儿子,既然他没有成家,雅雅也还没有结婚,那干什么不搓合一下,让他们一家三口团圆了?后妈再后那还能好过亲妈?反正我就是管定了女儿的事情,你要是不愿意管,你可以袖手,但是别管对我做的事情指手画脚的!”

“你知道个屁!谁跟你说印天朝没有成家的?我告诉你,他已经结婚了!”丁父朝着丁母大声吼道。

“不就是结个婚嘛,有什么了不起的!”丁母显然一时之间没明白过来,脱口而出,然后突然之间似是想到了什么,瞪大了双眸一脸不可置信的盯着丁父,“老丁,你说什么?你刚说印天朝结婚了?”

丁父狠狠的剜一眼她,“我前两天才知道的,他登记已经有一个月了。你还要做什么?她要知道天朝的好,珍惜他,五年前干什么去了?现在后悔晚了,人已经是别人的老公了。”

“怎么就结婚了呢?怎么会这样呢?”丁母喃喃的呢唤着,一脸的不相信,“那女儿怎么办?孩子怎么办?后妈能对孩子好?要实在不行,就让他们离婚得了,再怎么说,他的儿子都是雅雅生的。有亲妈凭什么要后妈?”

“这婚是你想离就能离的?你当是过家家呢?”丁父真是气不打一处来,“天朝是那种玩的人吗?他要不是经过深思熟虑他能打结婚报告?他能跟人去领证了?你个老婆娘脑子里想的都是些什么?”

丁母眉头紧紧的拧成了一团,脸上的表情有不甘,有生气还带着一丝算计。然后双眸一亮,似是突然之间灵光一现想到了什么,唇角扬起一抹窃喜的笑容,对着丁父一脸神秘的说道:“我没有办法,那不表示别人也没有办法。反正,这事我就管定了,你别插手了,你就只管到时候当岳父就行了。你就想想,到时候天朝喊你‘爸’的时候,你作什么表情,可别到时候把你美的都不知道作什么反应了。”

丁父微微的怔了一下,怔过之后一脸木然的看着她,“你要做什么?”

他怎么觉着她这表情有些不正常呢?

丁母又是很神秘的抿唇一笑:“你以后就会知道了,别问这么多了。反正我知道你做梦都想天朝当女婿就行了。赶紧把你那一脸的怒意给收起来吧,别一会吓着了孩子。孩子这可是五年来第一次来咱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