溺爱成婚:腹黑大少宝贝妻

第1397章 144 烫死你!1

第1397章 144 烫死你!1

丁母扬起一抹很是得意的笑容,看着女儿正色的说道:“妈指的是印行远的另外一个儿子。叫什么?”她可记不得那混蛋的名字,当初要不是那混蛋,她女儿也不至于受这么多的苦这些年来,而且一定已经和印天朝过着很幸福的日子。

她这是不了解她女儿,就算没有钟天贺,也会有第二个男人出现。

因为丁文雅根本就不是一个耐得住寂寞的女人,她怎么可能忍受印天朝经常不在她的身边呢?

“钟天贺。”丁文雅说道。

“哦,”丁母不以为意的应了一声,“他不是最见不得印天朝过好日子的吗?你就让他去搅局,他当年能把你给搅没了,现在他也一定能把这个女人也勾引到手的。这样的女人,一经不起金钱的诱惑,二耐不住寂寞。到时候让你爸跟人通口气,时不时的让天朝去执行个任务什么的,然后让那什么贺的去勾引那女人。这一来二去的,那女人能经得住这份诱惑?”

丁母说的很是肯定与自信,不过貌似她怎么说的这么像是她自己的女儿呢?

丁文雅拧了下眉头,似是在考虑着她老母的提议。

丁母见她没有赞同,以为她是在犹豫,于是又赶紧说道:“行了,听妈的没错。你不是说你就住天朝隔壁吗?这也是你的一个优势,不管怎么说,你和他之间还有一个孩子。一会他们父子来了,你就对孩子好一点,只要孩子喜欢你,你就有机会了。”

说到这里,丁母发现丁文雅的脸上隐约的划过一抹不自信般的难色,然后又赶紧鼓励:“自己生的儿子,能不喜欢你?这就是血脉相连。亲妈还比不上一个后妈了?那女人要是对孩子好,那也是做给天朝看的。你看着吧,只要天朝不在天,她就一定不会待见孩子的。好了,下楼吧,一会他们父子俩也该来了。你只要和孩子处好就行,其他的事情我和你爸会搞定的。”

丁文雅心里其实是忐忑的,她不是没见过印湛米,那孩子根本就不喜欢她,甚至可以说是对她充满敌意的。

可是这事她却没跟丁母说起。

她想着,她一个亲妈难道还真比不上舒陌那个后妈了吗?

小米现在不喜欢她,一定是舒陌在他面前说过什么了,一会自己和孩子接触久了,孩子自然也就分出谁对他好了。

他是从自己肚子里钻出来的,和舒陌可是隔了一层肚皮的,能有和她亲?

母亲说的没错,只要和孩子的关系处好了,那她和印天朝的事还远吗?

还有,现在钟天贺不是也对舒陌感兴趣了吗?那她多给他们制造一下机会不就行了吗?

印天朝是来了,不过不止带了印湛米,桐桐也带着一起来了。

丁父在看到桐桐时,眼眸里划过一抹一闪而过的惊讶,不过很快便是被他掩好了。

丁母的视线却是落在了印小米的身上,脑子里闪出的第一个念头就是:这孩子怎么长的一点也像雅雅?虽说和印天朝像了七分,可是全身上下却没有一处有看到她女儿的影子?

不是说儿子多像妈的吗?怎么这孩子就一点女儿的影子都没有呢?还有,那个小女孩却是谁?

丁母的视线从印湛米的身上移到了桐桐的身上。

丁文雅当然是气了,怎么都没想到印天朝会把舒陌的女儿也带来的。

他这算是什么意思?

是要告诉所有的人,他和舒陌的关系,是向所有人宣告,他承认舒陌的女儿就是他的女儿?

印天朝,你到底有没有考虑到我的感受?

“天朝来了?哟,这就是小米了是吧?”还是丁母先打破了此刻的沉寂,笑的一脸很是慈爱的朝着印湛米走去,“这孩子长和雅雅小时候一模一样,一看就是我们老丁家的孩子,老丁,你说是不是啊?”

丁母绝对睁着眼睛说瞎话,哪里像了?分明就是一点都不像的好吧?

“老爷子,丁夫人。”印天朝一本正经的称呼着丁父丁母,是用着很是客套的官场上的语气。

“老爸,我不是姓印的吗?我不应该是老印家的孩子吗?你这是打算不要我的前奏吗?怎么我就成老丁家的了?”印小米鼻孔哼哼的朝着丁母瞥了一眼,抬头问着印天朝。

呃……

丁母只觉的脸上划过一抹尴尬的表情。

这孩子怎么就说话这么实诚呢?

“小米啊,我是你外婆,你有一半是老丁家的。当然,这不影响你是爸爸的孩子,你爸爸也不会不要你的。”丁母耐着性子解释着。

说实话,她喜欢不起来这个孩子。

第一眼看到他,她就喜欢不起来。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反正就是这孩子一点也不上她的眼缘,还有这一开口说话后,她就更不喜欢了。

这么没礼貌的孩子,要是换成从小他带着长大的话,一定不知道被她打了多少次了。

“老爸,外婆不是就在家里吗?干嘛又无缘无故多出一个来?外婆不是妈妈的妈妈吗?我妈和外婆都在家里,干嘛一个陌生人说是我外婆?那我到底有几个妈妈?印天朝同志,你不可以有那么多个老婆的啦!老婆只能有一个的,你可不能犯原则性的错误的!你要对得起你自己身上那套衣服的,还有要对得起妈妈,当然还有我和妹妹的。你看你看,表叔就做的很好啊!那一张酷酷的脸对谁都没有一点笑容,只有在七姨面前才会笑话那么灿烂。面对其他人,全都摆出一副生人毋近的表情,这样才不会给别人机会嘛。印天朝同志,你应该向表叔学习学习的。这样就算有人想用老的卖老的,那都不行。”

“笨蛋小米,那不是用老的卖老的,那是倚老卖老。”桐桐一脸嫌弃的看着他说道。

印小米挑了挑自己的眉头,“那不都是一个意思吗?反正都是老的意思呗。哦,对了,老爸,你今天带我和妹妹来这里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