溺爱成婚:腹黑大少宝贝妻

第1401章 148 更心疼你一些2

第1401章 148 更心疼你一些2

浴缸里,舒陌竟然就那么靠着浴缸壁睡着了,而且还一副很是惬意舒适的样子。

印天朝再一次很是无奈的摇了摇头,伸手将她从水里捞出来。

舒陌睁眸醒来,看到被他抱在怀里,有些不好意思的说抹了下脸,“我睡着了。”

“是不是今天工作很累?”一手抱着她,另一手扯过一条大浴巾,将她一裹,这才抱着她走出洗浴室。

其实也还好吧,没那么累的。以前不也经常这样加班的吗?怎么就现在特别矫情了呢?

舒陌也弄不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了。

“我去拿吹风机。”将她放到**后,又转身进洗浴室。

舒陌已经完全清醒了,及着拖鞋站在地上,拿浴贴擦着自己身上的水。

印天朝拿吹风机给她吹着头发,心疼她太累,所以也就让她直接躺在**,让她的头枕着他的大腿。

此刻的舒陌竟是睡意全无了,脑子十分清醒,也不知道是怎么了,就跟打了鸡血似的亢奋了。

因为是脸朝里侧躺的,所以她的呼吸全都喷在他的身上,热热的,拂的他全身痒痒的。

印天朝其实今天是真不想再折腾她的,一来是心疼她上了一整天的班累,再来可能她的亲戚不是今天就是明天得来了。

所以说印天朝是个好男人呢。

这要换成是别的男人,知道自个老婆亲戚马上就要来了,那现在还不得狠狠的吃上一顿再说。

但是印天朝却没有这么想,他想着舒陌亲戚来时,她那疼的死去活来的样子,就心疼的不得了。

他不知道别的女人来亲戚时,是不是也疼成这个样子,但是如果可以的话,他真心想替她受了一份罪。

可惜这是不可能的事情。

“好了,吹干了,睡觉吧。”尽管自己整个身子都已经绷的很紧,也在不断的叫嚣着“要她,要她”的,但是印天朝还是生生的将那一抹欲|望给压下了。

对于他的举动,舒陌显的有些不解。

明明都已经感觉到他的欲|望了,怎么他就没反应了呢?

“睡觉。”在她身边躺下,很自然而然的将她搂进自己怀里,强忍着自己的绷紧,闭眸睡觉。

“你怎么了?是不是哪不舒服了?”舒陌抬眸小心翼翼的问着他。

“没有!”印天朝闷哼哼的说道。

“那怎么感觉你有些不对劲的?”舒陌往他身上靠近一些,一手朝着他的额头探去。

“倏”的,印天朝一个快速的翻身,将她复于身下,咬牙切齿的挤道,“我看你这今天这么累,不家你的亲戚也马上要来了,就不想折腾你。你倒是不知道感恩,还想撩|拨我?嗯?那你说,我现在要是不配合着你一点,是不是都太对不起你了?”

“呀?”舒陌一声低叫,一脸很是无辜的看着他,低低的带着坏坏的笑了起来,“没有,我真没有那意思。我真的只是关心你,没有别的意思了。你误会了,肯定是你误会了。睡觉,睡觉,真的很晚了,该睡觉了。”

边说边拿自己的手指轻轻的戳着他的胸膛,示意他赶紧下去,然后睡觉。

但是,很显然,这个时候再让某人下去,停止动作那已经是不可能的了。

这箭都已经上弦了,怎么可能再退下来了呢?

“晚了,已经被你撩起来了!”印天朝一声低吼,便是俯唇朝着她的唇重重的吻去。

又吸又吮还带着惩罚一般的狂扫,不放过任何一个角落,吞噬着她每一次的美好。

舒陌自然是被他吻的七晕八素完全就忘记了方向,整个人就如同被搁置于那软棉棉的云端上一般,浑然找不着东西南北。

然后则是“嘤嘤咽咽”的瘫软在他的身下。

虽然两个人在一起不过只有个把月的功夫,但是两人就好似注定是对方的,不管任何方面都十分的有默契。

“嗯。”就在印天朝想要更进一步的时候,只见舒陌有些不舒服的拧了下眉头,从她口中哼出来的声音也不是那种愉悦的声音而是带着痛苦的低哼。

印天朝一个快速的翻身而下,顾不得自己此刻有多么的需要,很是急切的问:“怎么了?是不是哪不舒服了?是不是亲戚来了?”

舒陌蜷起了身子,有些痛苦的点了点头,“嗯,大姨来了。肚子有点痛。”

其实不是有点痛,而是很痛。

印天朝的大掌就是朝着她的小腹处伸去,一下一下的揉着。

舒陌忍着痛想下床。

“要什么?”印天朝不让她下床,都已经痛成这个样子了,额头上冷汗都冒出来了,还下床做什么。

舒陌很是不好意思的轻声说道:“我要去厕所换小翅膀。”

“嗯?”印天朝很明显没理解过来“小翅膀”是什么意思,一脸茫然的看着她。

“卫生巾啊,总不能就这么……呀!”话还没说,似是一下子想到了什么,很是懊恼的拍了下自己的额头,“我忘记买了,这下可怎么是好。”

印天朝很是宠溺的捏了下她的鼻尖,“刚才已经给你买回来了,快去换了,我去给你煮红糖水。”

刚才出去的时候,顺便把红糖也给买来了。

不得不说,印天朝真是一个好男人。

舒陌想着他的贴心,他对自己的好,不知不觉间竟是连肚子也没那么疼了。

这一夜,除了舒陌睡的不安稳外,印天朝睡的比舒陌更不安稳。可以说这一晚他就没睡过,就这么抱着舒陌,大掌一直揉着她的肚子。

印天朝在想着,是不是要打个电话问问言漱阿姨,像舒陌这种情况,她会不会有办法。毕竟言漱阿姨可是妇产科的专家。

印天朝的意思是这几天让舒陌别去上班了,不然就请假好了。

但是舒陌不可能请假的,别说是这几天了,就算是平常没那么忙的时候,她也不曾因为大妈的折腾而请过假。

印天朝拿她没办法,只能送她去上班。

送完舒陌印天朝给言漱打了个电话询问会舒陌的一些情况。

言漱的意思则是让舒陌去做一个详细的检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