溺爱成婚:腹黑大少宝贝妻

第1404章 151 已经如管道一般松弛了1

第1404章 151 已经如管道一般松弛了1

“哗!”

苏好的手指才滑过手机屏幕,都还没来得及把手机放到耳边,钟天贺拉开洗浴室的移门,从里面走了出来。

顿时,苏好整个人都僵住了,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她的右手拿着手机,就那么僵停于半空中,双眸呆呆楞楞的看着他,眸中满是惊慌与害怕,当然全都是作贼当场被捉的那种害怕,所以完全听不到电话里丁文雅都在说什么。

钟天贺仅在腰间围了一什么样白色的浴巾,手里还拿着一条干毛巾正擦拭着湿漉漉的头发。

在看到苏好那拿在手里的属于他的手机时,先是微微的怔了一下,怔过之后眸中划过一抹阴戾,甚至还透着一丝凌剜。

大步一迈,在苏好还没反应过来,“啪”的一下,一个巴掌又狠又重的甩在了她脸上,另一只手直接拿过她手里的手机,接起:“什么事?”

苏好没想到他会这么快出来,也没想到自己会这么衰,电话都还没接起,就被他撞了个正着。

如果她刚才反应够快的话,她在看到来电显示时,就不会鬼使神差的接起电话,而是重新将手机放回他的口袋里。

至少这样,她已经知道这个电话是丁文雅打的,那么她完全可以去找丁文雅的。

但是,往往女人在嫉妒与红眼这方面是没有那么冷静的。她一看到是丁文雅给钟天贺打电话,本能的就想知道她想和他说什么。更想知道他们俩又是什么时候背着她勾搭在一起的。

一个是她最好的朋友,一个是她的男朋友。可是,他们俩却背着自己搞在了一起。

当看到丁文雅的号码时,她的脑子里一闪而过的是舒陌那天跟她说的话“防火防盗防闺蜜”。难道说,这么狗血的事情,竟然也发生在她的身上了?

她还真是自作多情了,钟天贺从来就没承认过她是他的女朋友,顶多也就是一个床伴而已。

当初他之所以会找上苏好,那也是因为苏好与丁文雅是朋友。只是阴差阳错的,竟然苏好还有一个身份,那就是舒陌的表姐。

这一个巴掌钟天贺打的很重,苏好的头撞在了床角上,只觉的两眼一阵冒星,还有就是脸颊上一阵火辣辣的发烫。

待她反应过来时,钟天贺已经接完电话,她只听到他说了一句:“知道了。”然后便是挂机了电话。

“我……”苏好想解释的,便是只说了一个字,钟天贺那冷戾的眼神如同两束利箭一般“咻咻”的朝着她射来,随即她只感觉到下巴一阵发痛。

她的下巴被他紧紧的捏住,大有一副欲将她的下巴捏碎的意思,他的声音冰冷不带一丝情意,一字一字说道:“别以为你跟我睡了,就可以管我的事了。再有下次,你该知道会有怎么样的后果。”

下巴被他捏的生疼生疼的,眼泪已经在她的眼眶里打着转。她集最大的努力,不让那一抹眼泪掉下来,很是吃力的点了点头,“我不是故意的,我一看是文雅的电话……”

“怎么,没把我说的话听进去?”苏好的话还没说完,便是被他阴阴冷冷的打断。

钟天贺根本就没有把她那一抹可怜兮兮的样子放在眼里,此刻在他看来,唯只有反感与愤意。

他最讨厌别人动他的东西,别以为和他睡过了就把自己当回事了。

在他眼里,她还没到那个份量。

苏好拼命的摇头,“以后不会了,一定不会有下一次的。”

解释已经没有用了,现在唯一能做的那就是做出保证,保证以后绝对不会做这样的事情。

“哼!”钟天贺冷冷的一声哼气,重重的甩掉那捏着她下巴的手,当着她的面,慢条厮理的穿起自己的衣服。

“你……现在走吗?”苏好看着他小心翼翼的问道。

一道冷厉的眼神朝着她射过去,“别对我抱有不该有的目的性,不是我的什么人!”

“……”苏好一时之间竟是接不了话,就那么双眸含泪,可怜巴巴的看着他。

如果她想用这楚楚生怜的眼神博取男人对她的同情,那她就大错物错了。

这个男人,那根本就是一个冷情冷心的人,他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同情心。

见着她那委屈又隐忍的眼神,钟天贺只觉的一阵心烦,冷冷的面无表情的斜了她一眼,自顾自的打着领带,然后在苏好那满满期盼的眼神中,迈步离开了。

“呯!”苏好只听到一声甩门的声音,以示他已经离开。

“啊!”好半晌,苏好发出一阵压抑的低吼,双手在床被上重重的捶打着,“丁文雅,你到底是什么时候跟他勾搭上的!枉我拿你当这么好的朋友,你竟然出卖我!”

苏好的表情是扭曲的,也是狰狞的。

如果丁文雅知道苏好与钟天贺是这种关系的话,她也一定会有同样的想法的。

所以说,这就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了。

苏好和丁文雅能成为好朋友,那还真是因为她们是同一类人。

丁文雅虽然现在不想和钟天贺有什么结果性的发展,但是她却不是一个度的女人。她如果知道苏好爬上了钟天贺的床,她第一件会做的事情,那就是直接甩苏好两个大耳光。

钟天贺到大厦公寓丁文雅的公寓时,已经快是晚上十点了。

伸手按响了门铃,丁文雅很快就是开了门。

在看到屋内丁文雅的穿着打扮时,钟天贺的眉头下意识的拧成了一团。

屋内,她仅穿着一件嫩粉色的薄丝睡裙,还是那种短睡裙,只及她的臀部而已。露出两条纤细修长的腿,她的脚趾甲上涂着大红色的指甲油,她的脚踝上戴着一条脚链。

在看到那条脚链时,钟天贺那拧着的眉头更是深了一层。

这条脚链是六年前,他送给她的。仅只是一条脚链而已,她就迫不极待的上了他的床,他根本就没费多大的力气。

他以为印天朝的女人,肯定是一个很难搞的,却不想她那么的容易得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