溺爱成婚:腹黑大少宝贝妻

第1420章 167 你只能是我的女人!

第1420章 167 你只能是我的女人!

陌舒凉凉的瞥了她一眼,一点也不将丁文雅放在眼里,嗤之不屑的说道:“什么样的手段也比不上工作能力。不过这一点估计丁小姐是不会明白的。”

“舒陌!你别太得寸过尺了!”丁文雅愤愤的盯着舒陌,咬牙切齿,那表情那眼神都恨不得将舒陌给生吞活剥了。

“得寸进尺的好像是你才是。”舒陌不以为意的看着她,沉声道,“丁小姐,做人处事还是本份一点的好。别把别人对你的客气当作是福气,也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背着我做了些什么。我不说不代表什么都不知道,别到时候撕破了脸皮就什么难看都露了,那就真是什么脸面都没有了。话,我也就说到这个份上了,听不听得明白,那就是你的事情了。t市出差的事情,应该是没得更改了,所以丁小姐还是好好的准备吧,你可以和我一起,当然你也可以自己前去。相信出差的事宜是怎么样的安排,杨总应该都跟你说的很清楚了,那我也就不多说了。所以,店里的事情我也就直接交接给梨姐了,不好意思,我们现在很忙,你是留下来一起继续学习还是其他的?”

一句“继续学习”又让丁文雅气的牙根痒痒的。

这不是在明白着告诉她,她什么都不懂,就算名义上是舒陌的领导,实际上却还得靠着舒陌提点她,带领她。

当然,现在可是就连名义上的这一点都不存在了,直接就成了舒陌的下属了。

“舒陌,事情不会就这么算了的。”丁文雅狠狠的看着舒陌,几乎用着警告一般的语气说道,“小米是我的儿子,这一点永远都不可能改变的。”

说完,再次狠狠的瞪了一眼舒陌,一个转身,愤然离开。

“她刚说的是什么意思?”李梨一脸木讷的看着丁文雅的背影,然后茫茫然的转眸向舒陌,愣愣的问,“小米不是你儿子吗?她怎么说是她儿子?”

李梨是知道舒陌与印天朝是重组家庭,虽然一直知道印湛米的亲妈另有其人,但是她也很清楚的知道,舒陌对印湛米的疼爱并不亚于对舒桐的。

这会听到丁文雅说她是印米的亲妈,着实吓了一跳。

这是不是也太狗血了一点?

怎么就有一种肥皂的小言感觉呢?

“这不影响什么的。”舒陌不以为意的耸了耸肩,“这段时间店里的事情就全都交给你了。还有,我也在杨总那里帮你争取到了正店的福利待遇。”

舒陌不想继续这个话题,于是赶紧转移话题。

“啊?真的啊!那真是太感谢你了,舒陌!”李梨一脸很是兴奋的说道。

……

丁文雅气呼呼的离开店里,并没有回公司,也没有回自己的公寓,而是开着车在高架桥上飞速着。

直至连她自己都不知道在高架上到底飙了多久,这才缓过一些神绪来。

驶下高架,将车子停于一旁。

坐在驾驶座上,从一旁拿出一盒女十香烟,抽出一支点燃。将车窗摇下些许,慢吞吞的抽着烟,吐出一圈白色的烟雾。

她的眸色一片沉寂,甚至于带着一抹阴恻与狠绝。

舒陌,既然如此,那就别怪我了。

好一会,夹在手里的香烟抽完,直接将烟蒂往车窗外一扔,摇上车窗,拿出手机很是熟练的拨通一个号码。

“有事?”耳边传来钟天贺冷戾的没有任何感情的声音,看样子很不待见丁文雅。

“舒陌后天会出差去t市,如果你觉的这是一个好机会的话,你自己看着办。如果你不想对她怎么样的话,就当我没说。就这样。”

说完,毫不犹豫的挂断了电话,并不给钟天贺说话的机会。

有时候,做事就是要果断一些,只有这样能才达到更好的效果。如果你一而再的拖泥带水,反而让他觉的你是在跟他玩着。

这样反而会让他更讨厌你。

丁文雅还是挺了解钟天贺的,她知道在这件事情上,那就是要直接了当,不给他任何喘息的时间。只有这样,他才不会觉的你又对他有什么想法了。

办公室,钟天贺坐在真皮大椅里,手里还拿着手机,但是对方却已经挂断了电话。

这是第一次,丁文雅先挂断了他的电话。

后天吗?

他的唇角扬起一抹意味深长的浅弧,透着一份浓浓的兴趣。

是的,他对丁文雅说的话产生了浓浓的兴趣,他本就对舒陌有兴趣,并不仅仅只因为舒陌是印天朝的女人,还因为她只是舒陌。

他认识舒陌的时候,她还不是印天朝的女人。那时候,她就引起了他的注意,只是怎么都没想到,她最后还是成为了印天朝的女人。

印天朝!

一想到这三个字,钟天贺的眼眸里划过一抹阴郁,还有愤恨!

你凭什么得到这么多?

舒陌,你又看上印天朝什么?

是我先认识的你,为什么我们之间却没有任何交集?

你是我的,不管你是印天朝的女人还是不是他的女人,你都只能是我钟天贺的女人!

我是不会放弃你的。

“咔!”钟天贺拿在另一只手里的一支签字笔被折断了,然后他狠狠的将它扔进了垃圾桶里。

……

舒陌下班的时候接到了一个陌生的电话,因为在开车,又因为她以为是那种推销或骚扰电话,所以并没有接。

电话响了好久才挂断。

对此,舒陌并没有放在心里。

但是,没过一会,电话再一次响起。

正好舒陌等红灯。

于是,戴上耳机接起电话。

“喂,你好!我是舒陌,请问哪位?”舒陌用着很职业的语气柔声问道。

“你好,舒小姐,我是印行远。”耳边传来印行远那低嗓沉稳的声音。

“啊?”舒陌一时之间没能反应过来“印行远”是谁,在她的脑子里,她好像并不认识这么一个人,“谁?”

“印行远。”印行远再一次报出自己的名字,然后说道,“我是天朝的父亲。”

“您好!”舒陌下意识的直起了背,语气严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