溺爱成婚:腹黑大少宝贝妻

第1423章 170 丁文雅的计2

第1423章 170 丁文雅的计2

“哟,家里来客人了?老舒,这是你哪家的着亲戚?我怎么没见过?”曹美嫦一进屋,看一眼坐在沙发上的丁文雅,然后转眸向舒成东,阴阳怪气的说道。

那表情,那语气,完全就是觉的丁文雅是来跟她抢男人的。

“这是……”

“你好,我叫丁文雅,是舒陌的上司。”舒成东正欲介绍丁文雅,只见丁文雅沙发上很是优雅的站起,朝着曹美嫦勾唇一笑,那笑容既漂亮又迷人,很是友善的自报家门。

舒陌那小蹄子的上司?

曹美嫦一听是舒陌的同事,顿时的俩眼珠子就瞪大了。

她的眼睛本就大,但却不是那种漂亮的大。而是属于那种凸出的鼓鼓的就好似青蛙的鼓眼似的,很是不好看。然后随着她这一瞪大,那本就鼓起来的眼珠子更像是俩挂着的灯笼一般,怎么看怎么难看,而且还带着一丝恐怖的样子。

“舒陌六年前就已经不是这个家的人了,你有事?”一脸很是警剔的看着丁文雅,十分不友善的问。

在她看来,舒陌的上司找到家里来,那就一定没什么好事。指不定就是舒陌工作上的问题,要么就是舒陌生活作风上有问题。所以上司找到他们家里来让老舒出面的。

怪不得曹美嫦心里会这么想的,因为刚才她就在舒成东的脸上看到了一丝动摇,虽然说还带着一抹为难,但是那丝动摇与关心却是实实在在的。

所以,她觉的,一定是舒陌那小蹄子在工作上遇到什么问题了,想要让这老头子出手帮忙了。

怎么可能呢?

那小蹄子都已经跟他们脱离关系六年了,早就已经不是舒家的人了,他们凭什么再去管她的死活?

再说了,老头子不是说上次有看到她和一个男人在一起,而且那男人看起来还挺有钱的样子。

既然她都有这个本事找到一个条件这么好的男人,那就所有的事情问题都让那男人去解决好了,他们可不想淌这趟浑水。

反正老头子那就只能管岁岁这个女儿,他的全部都是女儿的,和舒陌那小蹄子没有一点关系。

她不让那小蹄子给赡养老头子的钱已经很不错了,竟然还想让老头子去管她?门都没有!

所以,曹美嫦是毫不犹豫的脱口而出,直接跟舒陌撇的一干二净。

丁文雅见曹美嫦这般说道,当然也就很清楚她的意思了。再者,苏好跟她说过,舒陌的继母向来对舒陌就不好的。所以,现在自然而然也就很明白她的意思了。

如此倒是再好不过了,很方便她行事。只不过,舒陌这父亲倒是还有一些犹豫的样子,并没有立马应下来。

对着曹美嫦弯起一抹浅笑:“也没什么事,只是作为舒陌的上司和朋友,多关心一下她的个人生活而已。伯母可千万别误会,我没别的意思。”

边说边转头向舒成东,又是悠然一笑:“舒伯父,我刚才说的你再好好的考虑考虑,希望你不会让我失望才是。时间也不早了,我就不打扰了,再……”

“丁小姐,”丁文雅的最后一个“见”字还没说完,舒成东打断了她的话,一脸坚定的看着她沉声说道,“不好意思,这事不用考虑了,我不能答应你。还有,这钱我不能收,你拿回去吧。”

边说边从茶几上拿过一张支票递回丁文雅手里。

“舒伯父不用这么急着回复我的,还是再考虑考虑吧。”丁文雅并没有接过舒成东递回来的支票,依旧笑的一脸优雅的看着他。

“等等!”曹美嫦开口了,一脸木然的看着舒成东,然后将视线落在那张支票上,初初那么一瞥眼,她就肯定这支票的额度绝对是在十万之上的。

莫不成,是她想错了?

这舒陌的上司今天来的意思根本就不是她想的那个意思?而是另外的意思?

还有,这老头子又是发什么疯?

好端端的把这到手的钱往外推?

他是脑子进水了吗?

“不好意思,丁小姐是吧?”曹美嫦笑的一脸谄媚的看着丁文雅,极是讨好的说道,“不知道有什么我能帮上忙的?”

“你别瞎掺和进来,这事我已经拒绝了。”舒成东千载难逢的对着曹美嫦冷起一张脸,用着半点没有震慑力的声音说道。

曹美嫦愤愤的瞪他一眼,“什么事我都不知道,你拒什么拒绝了?这个家我说了算的,你站边去。”边说边很是用力的拿手肘撞了下舒成东,再次怒瞪他一眼,继而转眸向丁文雅,极尽谄媚的说道,“不好意思丁小姐,让你见笑了。我能帮上什么?还请丁小姐直说,是不是舒陌在工作上出错了?这孩子就是这样,从小到大就是不让人省心。什么事情,她想怎么做就怎么做,从来不会和我们商量一下。诺,十八岁的时候就跟个不知道是什么人的男人搞上了,还搞大了肚子。结果却被那男人给抛弃了,人财两空。从小就不学好的,现在还是不学好。要是有什么得罪你的地方,你该怎么做就怎么做,她就是一个不给她厉害不知道天高地厚的人。”

曹美嫦说起舒陌的坏话来,那都是不用打草稿的,而且还半点不脸红。明明就不是这么一回事,她却可以睁着眼睛把白的说成黑的。

反正在她眼里,除了她自己的女儿舒岁之外,舒陌那就根本不是一个人。

“胡说什么呢?”舒成东闷声闷气的朝着她低吼,但是显然底气不足。曹美嫦一个刀子眼瞪过去,他竟然如一只见着猫的老鼠似的蔫蔫的闭嘴了。

“伯母真是个爽快人,既然这样,那我也不拐弯抹角了,就直说了。”丁文雅唇角噙笑的看着曹美嫦一脸很是愤然的说道,“我就是希望你们能劝劝她,别仗着自己年纪做些不道德的事情。”

“什么?!”曹美嫦一脸的惊讶不可置信的看着丁文雅,“她又做了什么事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