溺爱成婚:腹黑大少宝贝妻

第1425章 172 见面2

第1425章 172 见面2

舒陌到机场过安检也没见着丁文雅,机票是公司统一订的,她和丁文雅是同一班飞机。

现在离飞机起飞还有四十分钟,依然还是没见着丁文雅安身影。

舒陌不喜欢把时间拽的那么紧,她喜欢留有空闲,所以不管做任何事情都会提前到。这样也好应付突发事件。

坐在候机室等着登机。

昨天晚上已经和印天朝通过电话,告诉他航班和起飞时间。印天朝说今天会在t市的机场接她。

公司有给她和丁文雅订了酒店的,不过既然印天朝也在t市,那她当然不可能和他分开两个酒店住了。

又正好印天朝这次在t市会呆的久一些,所以这次对于两人来说,那都是一个好机会了。

舒陌在关机前给印天朝打了个电话。

响了一声便是接起。

“还没起飞?”印天朝暧暧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带着一抹不言而喻的思念。

舒陌的脸上浮起一抹浅浅的红晕:“马上要起飞了,我要关机了。所以给你打个电话,有没有打扰到你?”

舒陌永远都是这么善解人意。

那边印天朝低低的笑了笑:“没有,今天没安排太多的事情。两个半小时就到了,我就在出口处等你,你一走出来就能看到。”

“嗯,好!”舒陌笑的很是满足的点了点头,“那我挂了,要关机了。一会见。”

“好,一会见。”

话是说着挂了,可是两个人都没有挂断的意思,就那么拿着电话一直贴着耳人朵。

最后还是舒陌和先挂了电话的,一想自己刚才那拿着的手机贴着耳朵不挂机的动作,还真是有点傻傻的。然后就轻轻的笑出了声。

舒陌是有和印天朝说过,丁文雅也会一起去t市的事情。对此,印天朝没什么反应,反正在他看来,丁文雅现在和他一点关系也没有。

不过和丁文雅却是没有说起,印天朝这段时间也在t市。

当然这么做,舒陌也是有一点私心和故意的,她就是要让丁文雅自作自受。谁让她总是一次一次的针对她,膈应她。

她倒是想看看,一会丁文雅在t市机场看到印天朝的时候会是什么表情。

她不就是想要使坏吗?那就让她知道她没使到坏,却是帮了他们俩一把。

别到时候,那表情跟个吞了半只苍蝇没什么两样。

舒陌关机,拿过一本杂志随意的番着。

身边的位置上有人坐下,舒陌要的是靠窗的位置,她坐下的时候,外面两个位置上都还没人。

见有人坐下,转眸看去。

然后瞬间脸色一片阴沉。

“这么巧?”钟天贺笑的一脸绅士的看着她,那笑容中很明显的摆着一副故意而为之。

然后不紧不慢的在自己的位置上坐下,视线一直落在舒陌的身上,嘴角噙着一抹弧度,那是一种猎人猎捕到猎物时的满意弧度。

舒陌冷笑,不以为意的瞟一眼他,凉凉的说道:“巧吗?如果故意的巧合也算得上是巧合的话,我不得不佩服钟先生的理解能力。”

说完,淡淡的斜他一上,然后收回自己的眼神,似是很吝啬于给他一般,就连眼角也没有往他身上瞥一下,全神贯注的看自己手中的杂志,直接将坐在她身边的钟天贺视为无物。

见此,钟天贺半点都没有生气的样子,反而那唇角还微微的向上弯了弯,似是很愉悦的样子。

缓缓的侧过身子,右腿往左腿上一搁,左手环胸右手支于自己的下巴,意味深长又好整以瑕的端看着舒陌。

就好似舒陌是一件很耐看的艺术品一般,吸引着他的眼球,令他受不释手久久不愿转移视线。

舒陌很不喜欢的他这样端视着自己,那种感觉就好似她是一个被苍蝇盯上的臭鸡蛋似的,不止膈应还恶心。

丁文雅上机的时候,正好看到钟天贺噙笑看着舒陌的这一幕。

尽管这一幕是她刻意安排的,也尽管这一幕是她最想看到的。

但是,当她看到钟天贺就那么旁若无人的凝视着舒陌,而且那眼神在她眼里看来是那般的温柔与脉情,是她从来都不曾看到过的。

他从来都没有用这样的眼神看过她,不管是现在还是六年前,他在她身上就没有温柔过。

所以,这一刻,一股莫名的嫉妒就那么如火一般的“噌噌”的往上涨了。

女人就是这样,特别还是像丁文雅这样的女人。

那永远都是不知足的,是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

她看到印天朝对舒陌温柔体贴时,内心就如同一团火在烧,让她嫉妒的想要毁了舒陌。

当她看到钟天贺用同样温柔的眼神看着舒陌时,她内心深处的那一团火更加的旺了。

舒陌,你凭什么?

你到底有什么好的?

为什么可以让两个男人都这般对你?

这一切本应该全都是属于她的,可是现在却统统都成了舒陌的。

同样都是印天朝的女人,可是为什么在钟天贺的眼里却是如此截然不同的和待遇?

她就只是他泄愤的对像,他对她有的只有憎恶与报复,甚至连一抹同情的眼神都吝啬的给她?

要知道,她可是为他生了一个儿子的。

这一刻,她竟然有一种冲动,想在大声有对着钟天贺喊出来,印湛米根本就不是印天朝的儿子,是她和他的儿子。她和印天朝这间根本就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她其实也一点都不喜欢印天朝。

就算到现在,她心里最喜欢的那个男人依然还是他,是他钟天贺。

丁文雅也知道自己是怎么了,总之就是这一刻很不舒服,就好似有什么东西卡在喉咙里一样。上不来却又下不去,甚至在看到钟天贺那看着舒陌的眼神时,有一种恶心想吐的感觉。

“啪!”重重的将自己那限量版的手提包往位置上一扔,然后用十分仇视的眼神看向舒陌,阴阳怪气的说道:“舒小姐真是好魅力,到哪都是一道亮丽的风景线!”

随着丁文雅这酸巴巴的声音响起,钟天贺转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