溺爱成婚:腹黑大少宝贝妻

第1431章 178 初浅品尝,加深在即4

第1431章 178 初浅品尝,加深在即4

“反正你儿子现在也结婚了,儿子还会没有吗?那就让他现在的老婆替他生吧!我们家雅雅生的孩子,那就必段给我们老丁家!谁不知道后妈没一个是好东西,谁知道她是怎么虐待我的外孙了?我可不能让我的外孙受这种罪!再说了,我们家雅雅可没打算另嫁他们的意思,所以孩子必须归我们!”丁母一脸蛮不讲理的说道。

……

印天朝带着舒陌没有先去酒店,而且带着她去了一家商场。

“来商场做什么?”舒陌一脸困惑不解的看着他。

印天朝解开自己的安全带,倾身去解她的安全带,“你的衣服太薄了,不适合这边穿,先去买几件厚的。”

舒陌想想也是,自己带的外套就算是棉衣羽绒服,也都是薄的,只适合南方的A市,一点也不适合最北方的T市。

还有,就这么一小会的功夫,她都觉的自己的嘴唇有些干涸开裂了。

这么想着,也情下意识的伸出舌头舔了下自己干涸的双唇。

但是这一个动作看在印天朝眼里,却是有着另外一种意思了,那简直就是赤|裸|裸的诱惑与勾|引了。

男人,在面对自己深爱的女人时,那就是一只下半身思考的动物了。再说,他都已经快两个月没见她,也没要她了。

如果在这个时候,他还没有其他的想法,那就实属不正常了。

其实就在刚才机场见到她的那一刻,他的身体就有一种嗷嗷叫嚣的冲动。只是,印天朝是一个抑制力特别强的人,在大庭广众之下,是绝不可能做出一点有**份有失两人面子的事情。

这一路上,他着实憋的很痛苦的。

现在车已经停下了,而且不是红绿灯路口,是在地下停车场。

本来,他还想再强迫自己忍忍,到了酒店再说的。但是,她刚才的动作,却是将他那强大的忍耐力彻底的土崩瓦解了。

这一刻,他只想好好的品尝属于她也属于他的美味。

而且她的唇明显有些干裂,那就润润吧。

他的脑子里划过那么一抹邪恶的念头,然后直接化欲|望为行动。

舒陌伸手正想去拉车门,打算下车。那刚刚握上车把手的右手被人按住了,还没来得及打开的车门再一次关上。

随即她整个人被人往后一拉,她便是跌进了一堵宽厚温实的胸膛里。铺天盖地的热吻袭卷而来,温热的唇深深的攫住她的双唇,辗转吸吮,反复探索。然后一步一步加深,加深,再加深。

“唔。”舒陌轻吸一口气,这突如其来的热吻,让她一时之间有些招架不住。

这吻是带着浓浓相思之情的,也是带着浓浓欲|望之色的。

十分霸道,几乎是用着啃蚀一般,那圏着她腰际的手也是那般的用力,就好似要将她揉进自己的身体里一般。

竟是扣的她有些生疼,但是却又给她一种情难自控的异样感觉。

她好像很是喜欢的此刻这种飘飘欲仙又如梦似幻的感觉。

随着舒陌的那一声嘤咛,他的舌头灵巧的滑了进去,疯狂的扫荡着,掳取着,直顶至她的腔口处。

舒陌有些喘不过气来,被他吻的整个人软绵绵的没有半点力气,就连那不知不觉是攀向他的脖颈的双手,也呈软软的垂挂的状态。至于她的身子,那就更不用说了,早已呈一滩软泥一般,趴挂在他的身上。

柔软的娇躯,就这么绵弱无力的瘫在他的怀里。那两座娇美的小山丘随着她急急的呼吸一下一下的磨蹭着他硬挺的胸膛,挠的他全身酥酥麻麻的。

某一处叫嚣的更加厉害了,那都已经在熊熊的喷火了。匮涨的令他几乎快在爆炸了,痛与快乐并行着。

“陌。”复压着她的双唇微微的启动,吐出一句难以抑压的闷哼声,而她那攀着他脖颈的手,也被他拉下,然后复在了他那嗷嗷叫嚣的炽热火源处。

舒陌本就火烫发热的脸,在她的掌心触及到那一抹热能源时,“倏”一下炸开了,就好似那火山爆发一般,发烫到连她自己都觉的浑身像是着了火一般难受了。

尽管是隔着一条厚厚的裤子,但是舒陌依然能感觉到那源源不断的传递出来的热源,还有那硬的跟铁棒似的某物。舒陌想要收回自己的手,可是印天朝又岂会给她这个机会?

大掌紧紧的压着她的手,不让她有退缩的机会,唇则是一口含住了她的耳垂,然后轻轻的吸吮着,舐舔着,再接着是缓缓在她的耳廓里吸气,“不想我吗?”

舒陌红着脸本能的点了点头,以示她想。

脸颊贴着她的脸颊磨了磨,然后继续用着他那低沉暗哑的声音诱哄:“既然想,那就摸摸它。它已经准备好了,迎接你的到来。”

呃……

舒陌真是羞愧到不知道该如何接话了。

怎么都没想到他竟然还会有如此邪恶流|氓的一刻。刚才开车的时候都还一本正经的,这一转眼的功夫,他变化身为狼了?

舒陌还在羞涩当中,可是他却已经行动了,竟然握着她的手钻进了那已经拉开的拉链,然后她的掌心就那么仅隔着一屋内|裤的薄料与他亲密接触当中。而他更是可恶的复着她手,缓缓的一下一下的滑动起来。

那看着她的眼神,更是充着狼一样的绿幽幽光芒。

舒陌有一种错觉,那就是他会不会在这里把她给吃了?

一想到这是在车上,舒陌就有一种说不清楚的复杂感觉。

其实如果说她不想,那是假的。但是,她却不想和他在这里。这样会让她觉的很什么。

“别,回酒店好不好?”舒陌羞红着脸,几乎是用着讫求一般的语气对他说道,那看着他的眼神,更是让他有一股怜惜到心坎里的感觉。

他当然不会在这车里要了她,只是想要一个浅浅的品尝而已,至于深入的那当然还是要回酒店了。

额头抵着她的额头,在她的唇上很是怜惜的啄了啄:“嗯,先让我浅尝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