溺爱成婚:腹黑大少宝贝妻

第1433章 180 我对你比较有想法2

第1433章 180 我对你比较有想法2

于是乎,丁文雅看着他的视线无法移开了,就那么一眨不眨的,带着浓浓欲|望之色的看着他,甚至于还忍俊不禁的吞了一口口水。

她是想了,在看到钟天贺的胸肌时,她就很想了。

想的她全身都有些发痒又发酥了,只想他把自己扑倒压下,然后狠狠的艹她,让她得到无限的满足。

丁文雅不是一个矜持的女人,如果她要是矜持的话,当初也不会被钟天贺三言两语的就拐上了床。

欲|望这东西,其实不是男人的专利,女人的欲|望来的时候,比男人更加的强烈而又勇猛。

丁文雅只觉的自己的某一处十分空虚,很想要有什么能够填满她。

“嗤!”钟天贺发出一声冷哼,那看着她的眼眸更加的充满了鄙夷与冷诮,手里的酒杯轻轻的晃动着,“怎么了?发|骚了?你还真是一个骚|货,就这样也能****?看来你真的是很欠艹!”

他的话让丁文雅猛的一下觉醒了,略有些尴尬的拢了下自己的长发,很不解愤的怒他一眼,拿过一个高脚杯,替自己倒了小半杯香槟,仰头一饮而尽。

“找我什么事?”重重的将杯子往吧台上一放,转身朝着落地窗走去,然后在落地窗前的沙发上坐下,漫不经心的看着他。

钟天贺亦是一仰头,将杯子里的酒一饮而尽。大步一迈,朝着丁文雅走去,在丁文雅还没反应过来之际,他的手指狠狠的掐住了她的下巴,俯身居高临下的睨视着她,冰冷的声音在她的头顶响起:“丁文雅,这就是你说的好机会?嗯!你告诉我,为什么印天朝会出现在这里?耍我是不是?设计我?其实是你想是不是?”

她的下巴被他捏的生疼生疼的,大有一副欲将她的下巴给捏碎卸了的意思。

丁文雅疼的眼泪都掉下来了,“疼,你放手!”

她想不通,他这又是要干什么?他又不是现在才知道印天朝也在这里,刚才在机场的时候不都已经知道了吗?

那他刚才在机场的时候也没发火,怎么这会却发起莫名的火来了?

“疼?”钟天贺嗤之不屑的俯视着她,冷哼,“你也知道疼?这就是你想要的是吧?你不就是想让我上你吗?你还真是贱到可以的!你对着镜子自己去看看,刚才都发|骚成什么样了?”

“不是!我也不知道印天朝为什么会在这里,我爸明明都安排好的,他出去执行任务了。我已经给我爸打过电话了,他会安排好的,用不了几天,印天朝就会离开这里了。我没你想的那个意思。”丁文雅忍痛,急急的解释。

“哦?”钟天贺却是勾起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冷厉的双眸弯成一条细线,“原来你不要?我还想给你呢,看来你是想为他守身了?你不知道吗?我最讨厌的就是想给印天朝守身的女人了。你不要吗?你不要,那我还就偏要给你了。只要是印天朝的女人,我都十分感觉兴趣的。”

说罢,一个用力,直接将丁文雅身上的裙子一撕。

因为是在房间里,所以丁文雅没有穿外套,仅只是穿了一条薄款的春秋裙。

丁文雅向来是一个要风度赛过要温度的女人。

所以,这也大大的方便了钟天贺。

只听“嘶”的一声,丁文雅身上的裙子被撕破了,接着又是“嘶,嘶”的一声接着一声。

没一会的功夫,丁文雅身上的裙子便是成了一堆破布。

没有任何的前奏,也没有任何的言语,钟天贺直接将丁文雅甩到一旁的矮几上,将她按于那矮几上,直接就强硬的顶了进去。

丁文雅的膝盖撞在了矮几的角上,她的小腹同样撞在了矮几的几沿上,疼的她眼泪再一次滑了下来。倒是她的那一处,就算没有前奏也没有疼痛的感觉,因为过于松驰宽大,所以钟天贺根本就不费吹灰之力就穿进去了。

……

印天朝陪着舒陌在商场上女装专柜买了好几件厚厚的羽绒服,舒陌直接就将其中一件给穿身上不脱了。

当然,舒陌也给他挑了一件,和她穿身上的这一件是情侣款的。

好吧,再成熟知性的女人,面对自己心爱的男人时,也是会呈现出一副小女人的娇羞状还有小小的任性一下的。

舒陌此刻就是这样的,看着两人身上穿着的情侣款,心情别提多少好了。

这还是第一次穿情侣款呢。

上次夏天的时候买的那套家庭装,似乎后来一次都没穿过呢。

不过那时候和现在的情况又是不一样的嘛。

那时候,两个人还没在一起。她也还没爱上他。买那套家庭装完全就是那两个小萝卜头的主意了。

不过,貌似,那套家庭装方文博父子也买了。

现在想想,舒陌都有一种想笑的冲动。

然后唇角也就情不自禁的弯起了一抹浅弧。

“笑什么?还偷偷的笑了?嗯?”印天朝见她笑的一脸含蓄的样子,侧头很是好奇的问。

他的手一直与她十指相扣的握着。

舒陌侧头看一眼他身上的衣服,唇角的弧度又是加深了些许,“嗯,突然之间想起,我们好像还买过一套家庭装。不过,就是一次都没穿过。”

印天朝一想,还确实是有这么一回事。不过,很快又是想到另一个问题,然后只见他的眸色一深,沉声道:“回去就扔了!”

“为什么?”舒陌一脸不解的问。

“怎么,你还想和别人家的父子一起穿不成?”印天朝一脸酸溜溜的看着她,阴阳怪气的说道。

“嗤!”舒陌轻笑出声,看着他这一脸泛酸的样子,觉的十分好笑,“我怎么好像闻到一股醋酸的味道了呢?印长官,请问你中午喝醋了吗?”

说完,还朝着他很是俏皮的眨了两下眼睛。

印天朝的心弦就好似被勾住了一般,“锵”的一下就拉到了极限,伸手屈指在她的鼻尖上很是宠溺的一刮,“你现在才知道吗?我昨天晚上是用醋洗澡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