溺爱成婚:腹黑大少宝贝妻

第1439章 186 丁文雅,你缺男人吗?4

第1439章 186 丁文雅,你缺男人吗?4

“笑什么?嗯?”印天朝再次问。

舒陌再次朝着那两人的方向看一眼:“难道不好笑吗?明明就没有这个能力,还逞什么强呢?不过我觉的最不应该是他的女朋友,为什么就不能体贴一下自己的男朋友?体贴是要相互的,而不是一味的索取。”

“你怎么就知道那男人不是乐在其中?”印天朝将她搂入自己的怀里,轻声说道,“男人保护女人是天经地义的。”

“什么是天经地义?那是他心疼她?没有一个人对另一个人的好是天经地义的。”舒陌侧头一脸很是认真的说道,“在索取的同时,当然自己也要付出的。并不是你把自己的衣服给她穿上,才能取暧的。有时候,一个拥抱,两个人相依偎,那才是最好的取暧方式。”

“这样?”舒陌的话才说完,印天朝已经将她紧紧的抱在怀里,深邃的双眸脉视着她。

舒陌抿唇一笑,抬手轻轻的捶了他一记,“所以,以后千万别只想着自己一方面的付出。”

“你看我是像他那么弱的人吗?”印天朝答非所问。

“当然不是!”舒陌毫不犹豫的摇头。

“这不就行了。”一锤定音的敲定,将舒陌之前说的全盘否定。

呃……

舒陌无语中。

其实她想要表达的不是这个意思好不好?

她只是想说,不管是一段感情还是婚姻又或许一个家庭,靠的是两个人的相互付出,而不是一个人单方面的付出,另一个则是单方面的索取。

这样的感情和婚姻是根本不会长久的。

如果换成是她,她一定不会让自己的男人这么瑟瑟发抖而自己却心安理得的穿着他的衣服。

“回去吧,又下雨又冷的,外面也没什么好逛的。”舒陌朝着他嫣然一笑。

印天朝抬手腕看了下表,“还早,才八点半过。前面有家电影院,陪你去看场电影怎么样?”边说边指着前面闪着霓虹灯的影院。

看电影?

舒陌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他。

说实话,她从来都没想过有一天,他会陪着自己坐在电影院里看电影,而且还是对他来说不值得一看的爱情泡沫剧。

在家里,他连电视剧都不看的,顶多也就看看新闻,要么就看看军事频道。现在却陪她一起看无聊的爱情剧?

舒陌怎么都脑补不出来他盯着屏幕看爱情剧的样子来。

“不……用了吧?”有些不确定的看着他,舌头有些打结的样子。

“不喜欢?”印天朝略显不解的看着她。

在他想来,女人应该都是喜欢看电影的。

“不想你太无聊。”舒陌实话实说。

“怎么什么都为我想?”印天朝笑的一脸满足的摸了摸她的头,“那就一会补偿我好了,怎么样?”

这语气很是暧|昧,眼神同样暧|昧。

“下午都折腾那么久了,你还没够?”舒陌嗔他一眼。

唇凑近她的耳边,轻声说道:“我都吃素快两个月了,马上又到月底了。”

月底了,她家亲戚又要来了,她又有得罪受了。

一想到她那几天疼死疼活的样子,印天朝心疼不已。

“上次的时候有没有好点?言姨开的药有没有见效?”

“哪有那么快见效的,又不是灵丹妙药。言姨说至少服用三个疗程,一个疗程两个月。还有,我这不是月子里落下的病根嘛,也不可能完全根治的。”

“那有什么办法可以根治?”印天朝一脸心疼的问。

舒陌摇头:“不知道,估计没办法。”

最终两人还是去了电影院,没有选择舒陌所谓的无聊的爱情剧,而是选了一部带悬疑的动作剧。

……

丁文雅这一夜没有回自己的房间,与钟天贺两个人都酒喝多了,借着半醉半醒的酒意进了钟天贺的房间。

当然,一男一女共处一个房间,而且两个人本来就有那种关系的。再加之丁文雅又不是什么烈火,那发生了什么事情,就不用多说了。

反正就是要多激烈有多激烈,地主要多狼籍有多狼籍了,那简直就不知道该用什么来形容了。且,丁文雅本就喜欢这样的。

所以,这一晚,丁文雅彻底得到了满足,而且是满足到了极点。那喊声,饶是隔声再好,外面走廊上路过的人都能听到了。

这得是有多激烈的运动啊,而且这女人那得是有多么的浪啊!这声音喊的,外面路过的男人都硬了起来了。

苏好到酒店的时候,已经是夜里十二点了。

问酒店前台是否有一个叫钟天贺和丁文雅的入住,酒店基于对客人资料保密的原则,当然不会告诉他了。除非她自己知道客人住几号房,要不然是绝不可能泄漏客人资料的。

气的丁文雅狠狠的瞪了她一眼,却又完全无能为力。

开了房间,拉着自己的行礼箱,进自己的房间去。

坐在房间沙发上,脑子里却一直都在播放着钟天贺与丁文雅滚床单的画面。

两个赤条条一丝不挂的男女,就好似藤条一般紧紧的缠绕着。

男人将女人压在身上,两人低喘着,丁文雅嘶声哑叫着,却又无比满足与欢乐。

“丁文雅!”苏好重重的一拳击在沙发扶手上,脸上满是狠戾。

她真是受不了了,不用说,这个时候,他们两个一定在滚床单。

不行,她等不下去了,她一定要知道他们俩住哪个房间。

于是拿起手机,拨通了舒陌的号码。

舒陌窝在印天朝的怀里睡着,印天朝睡前把她的手机调成了静音,所以响了半天,根本就没有接听。

苏好愤愤的咬牙,再顾不得那么多,拨通了丁文雅的手机。当然还是没人接了,因为丁文雅的手机被她丢在自己的房间里,而此刻,她正与钟天贺肉博大战着。

但是在苏好看来,却是丁文雅故意不接她电话了。

“丁文雅,你好样的!你真是缺男人缺到这个地步了吗?连我的男人都抢?好!既然你不仁,那就别怪我不义!”苏好咬牙切齿,充满恨意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