溺爱成婚:腹黑大少宝贝妻

第1441章 188 跟踪我?2

第1441章 188 跟踪我?2

丁文雅刚一接起电话,便是听到丁母急切的声音传来。而且丁母的声音听起来有些哑,显然这是担心了她一整晚呢。

“妈,我没事。手机调静音,没听到呢。怎么,你找我有事啊?”丁文雅一脸平静的问。

“雅雅,你老实告诉妈,你和那……”丁母说到这顿了一下,然后压低了声音很是谨慎又小心的问,“你和那谁,有没有怎么样?”

“妈你在说什么呢?谁啊?”丁文雅听的一脸迷糊又茫然,根本就没想明白下母说的“那谁”是谁。

“你这孩子!”丁母啜了她一下,“老印那私生子!你老实告诉我,你是不是还没忘记他?你这次回来后,到底有没有和他发生过……什么?”

本来是想说“有没有发生关系”的,但是最后还是用“什么”替代了。

丁文雅的眉头又是拧了一下,没想到老妈还管她个了。

“没有!妈!”毫不犹豫的睁着眼睛说瞎话,“妈,你又不是不知道,我这次是想和印天朝复合的,想给我的儿子一个完整的家。我怎么可能还会和钟天贺扯一块去?就算我们现在有什么接触,那也只是各妈所需……”

“什么?!”丁文雅的话还没说完,丁母便是急急的打断了,那声音一下子就尖了起来,“雅雅,你可别乱来,别又被他三言两语的给哄了!什么各取所需?你可千万别又犯糊涂了!雅雅,你既然决定要和印天朝在一起,那就别再犯六年前的错了!你爸说了……”

“妈!”丁文雅实在是听不下去了,十分不悦的打断了她的话,“你想的是不是也太离谱了?我不是那个意思!我说的各取所需,是我要印天朝,他要舒陌!怎么到你脑子里就成那方面了呢?你真的!”

“呼!”丁母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原来是这样啊,害我好一阵担心的!这样就好,这样就好!我就怕你又经不起他的诱惑,被他三言两语的给骗了。没有就好,没有就好!”

丁母就差拍着自己的胸口了,总算是那一块压着她的大石头放下了。

“本来就没有!我不小了,都二十八了!怎么可能被人几句话就哄骗了?对了,妈,你找我什么事?”

“哦,”丁母这才想起正事来,赶紧说道,“这不是我和你爸担心你又被他给骗了嘛,所以你爸让我给你打个电话,提醒你一下。雅雅,你可记得自己说的啊!别再被他骗了。”丁母苦口婆心的对着丁文雅说道。

“行了,我知道了!我又不是三岁小孩子了!”丁文雅有些不耐烦的说道,“对了,妈,我爸那边怎么样?有没有办法把印天朝给弄出t市去?”

“放心吧,这事你爸会想办法了。你只要记得,千万别再让自己裁那私生子身上就行。你爸做梦都想着让印天朝当他的女婿,所以只要你有这个心,他一定会支持你的。当然,妈也支持你。”

丁母一听丁文雅对钟天贺没那个意思,一门心思全都扑在印天朝身上,于是放心的同时也就夸下海口了。

“嗯,放心吧妈!我有数的。我最爱你和爸爸了。”丁文雅隔着电话对丁母撒娇。

苏好被丁文雅挂断了电话,心里十分的窝火。本能的觉的那电话就是钟天贺打给丁文雅的,气的狠狠的一脚踹向了门框处,却是疼的她自己呲牙咧嘴,就差抱着自己的脚了,然后就是眼泪都在眼眶里打转了。

就在她呲牙咧嘴的时候,斜对面的那扇门再一次打开了,钟天贺穿着一套铁灰色的合体西装,从里面走出来。

尽管心里已经有所准备,但是当她亲眼看到的时候,苏好的心还是被狠狠的捅了,疼的她喘不气来。

眼眸就那么死寂一般的盯着迈步从房间里走出来的钟天贺,怎么都无法相信这是真的。

他们两个真的搞在一起了,真的背着她搞在一起了。

为什么要这么对她?

丁文雅!你不是要印天朝的吗?为什么又要来勾搭我的男人?你真的就下贱到这个地步吗?

亏得我这么多年来,一直把你当成最好的朋友,还帮你看着印天朝!

可是你是怎么回报我的?

你抢了我的男人!

因为太过于沉浸在自己的痛苦里,于是也就走神了,还有那眼眸里透出来的全都是浓浓的恨意。如果她的手里有一把刀,她一定会毫不犹豫的刺向丁文雅。

以至于她的反应迟钝了,一下子没有把自己退回房间里。

而她的房间又正好是靠近电梯这边的,钟天贺又正好是朝着电梯这边走来的。

于是,钟天贺就那么一眼便是看到了猫在门框上偷看他的苏好。

当苏好反应过来,想要退回房间里的时候,已经晚了,来不及了。

钟天贺一个箭步朝着她的房间走来,脸上充满怒意,在她想要关上房门之际,一脚踢向她的门。

突如其来的冲击,让苏好猛的撞向了门板,撞的她两眼发黑,疼的眼光都流出来了。

“跟踪我?”钟天贺一脸阴郁如鬼魅般的站在她面前,直接用脚后跟将门踢上。

“没有!”苏好这会已经彻底清醒过来,也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了。

他最恨的就是自己过问他的事情,这下好了,竟然被他抓了个现成。虽然她并没有跟踪他,可是现在她还说得清楚吗?她就算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楚了。

“没有?”钟天贺如鹰一般的厉眸狠狠的凌视着她,薄凉的唇微微的上扬弯起一道冷情的弧度,“苏好,你当我是傻子?觉的我会相信?嗯!看来你是还没弄清楚自己的身份!”

“是!我跟踪你!那又如何?”苏好突然之间发飚了起来,朝着他大吼,“我为什么要跟踪你?你不是对舒陌感兴趣的吗?可是现在呢?和你滚床单的是另一个女人,是那个我当做好姐妹,一心一意对待她的女人!但凡你现在把舒陌压在身下,我都不会这么生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