溺爱成婚:腹黑大少宝贝妻

第1469章 216 难忘的一晚3

第1469章 216 难忘的一晚3

“耶!老公,真的大满贯!你太牛了!”舒陌瞪眸不可置信的看着那被撞倒的十个球,突然之间大喊着朝他跑去。

天才啊!

这就是区别,第一次就可以是大满贯啊!

印天朝给了她一个结结实实的大拥抱,亲了亲她的唇,“不然带你一起玩?”

舒陌有些茫然的看着他:“怎么带?”

摸了摸她的头顶,又是亲了亲她的唇,“等着。”说完,大步朝着某个方向走去。

没一会就见他回来了,手里拎着一个双人滑板,只见他将滑板往地上一放,自己在后面的位置坐下,又拍了拍前面的,对着舒陌说道,“过来。”

舒陌当然明白过来了,迈步就是朝着他小跑过去,在他面前位置坐下。

印天朝将她拥在怀里,脸颊贴着她的脸颊,坐着滑板一起朝着前面的保龄球滑去。

虽然没有撞了个大满贯,不过也撞倒了七个。

相对于舒陌的滑了n次,却是连个影子都没到撞到确实是强了不知道多少倍了。

“老公,你真棒!”舒陌兴奋之余,捧起他的脸就是亲了一下。

这样的舒陌着实是很难得很少见的。

她的脸上洋溢着属于这个年龄段的欢乐与喜悦,而不是成熟的过份。

而她要求其实真的很低,只是这么一个小小的游戏就可以让她开心成这样。

看着她一脸的笑容,印天朝同样也是满足的。

能够让她开心,让她快乐,是他最大的愿望,也是他的责任。

带着她又连续撞了几次,然后则是舒陌自己一人继续滑撞。

在印天朝有技巧的帮助下,舒陌从最开始的一滑出两米就倒,到了最后也撞了个大满贯。

舒陌笑的两眼弯成了一条细线。

玩过这里,印天朝又带着她去玩了另外一些游戏,舒陌就跟个没见过世面的孩子一般,玩的不亦乐乎,不过倒也没有因为她之前没玩过,而兴奋的让人觉的她是个土包子。

直至玩到近十点钟,两人才结束这一天的行程。

“累不累?”车上,印天朝一边替她系着安全带,一边很是温柔的问道。

舒陌摇头,脸上的笑容未减,“今天是最开心的一天。”

“以后每天都让你过的开心。”一边启动车子,一边应着允诺。

舒陌轻笑,“那倒不用,一家人在一起就是最开心了。”

“当然!”印天朝点头,“我们一家永远在一起。”

舒陌是真的玩累了,坐着没一会,就睡了过去。

印天朝心疼她,也就由着她了。就连到了酒店,也没忍心叫醒她,而是抱着她回房间的。

舒陌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躺在**了,印天朝刚从洗浴室里走出来。见她醒了,朝着她抿唇一笑,“醒了?要不要泡个澡?”

“我睡了多久了?”舒陌有些腼腆的坐起。

“就路上半个小时而已。”说着已经将她的抱起朝着洗浴室走去。

“几点了?”

“快十一点了,今天玩的有些累,就泡一会,早点睡觉。”

“你洗过了?”看他身上已经换成了睡衣,舒陌问。

印天朝点头,“嗯。水已经放好了,少泡一会,我在**等你。”说着便是出了洗浴室。

舒陌的脸上露出一抹幸福的微笑,最后没有泡澡,而是用最快的速度淋浴。

舒陌走出洗浴室的时候,印天朝正坐在**,一手环胸一手支着下巴,似是在想什么。见舒陌出来,掀开她那侧的被子。

舒陌爬上床,很顺势的窝进他怀里,头靠着他的肩窝,双手很自然的环上他的腰,手指有一下没一下的在他的肚脐边上绕着圈圈,样子似是在挑逗与撩情。

印天朝侧头,双眸灼灼的脉视着她。

沐浴后的她,脸上微带着一抹浅浅的娇红,特别是她的双唇,本就是艳丽的,此刻在淡黄色的水晶灯光映射下,更显的娇羞又迷人。

舒陌是不留刘海的,此刻一缕发丝如俏皮的孩童一般,从她的额头垂落在她的鬓角。

她的耳垂圆润如玉珠一般,修长的脖颈更是如玉胭凝肌,迷人的锁骨,若隐若现的玉峰山,还有两株含羞的花苞。

印天朝的口干了,望着她的眼神也无法移动了,那从她后颈绕过环在她肩上的手也痒了。

指腹在她的手臂上轻轻的上下摩挲着,然后慢慢的爬上了她一侧的山峰,隔着薄薄的睡衣轻掂着那一株花蕾,爱不释手。另一只手自然也没有空时,不知何时已经探向了睡衣里,隔着那层薄内层一圈一圈的转着,却又故意的在某一点上按了一下。

“嘶!”舒陌按耐不住,低吟,轻吸一口气。

唯一的平角裤已经支起了帐篷,舒陌就算不用去看,也能明显的感觉到了。

而他那喷在她脸上的呼吸更是火热火热的,那眼光就更不用说了,都已经发出狼一样的绿光了。

已经七八天没在一起了,现在不止他的工作没那么忙了,她的亲戚也走了,还有就是她明天就要回a市了,那今天晚上怎么可能还逃得了呢?

“陌。”印天朝一个翻身,将她压下,声音粗哑而又浑浊,复住她的唇,很是狂热的扫荡着,双手则是快速的退去她身上碍事的睡衣,以及自己身上唯一的内|裤。

第二天早上醒来已经快八点了,**已经没有印天朝的身影了。床头用她的手机压着一张便签,上面写着:你事情处理好了,给我电话。天朝

舒陌伸了个懒腰,浑身酸疼,就好似被碾过了一般。不过唇角处却是挂着淡淡的笑容。

起床,洗漱,然后换衣服。

正准备出门去吃饭,手机响想。

“喂。”舒陌打消出去的念头,接起电话。

“舒陌,我是程锐,你在这边的工作由我来接手。杨总应该已经跟你说过了吧?”耳边响起程税的声音,十分的客气与公式化。

舒陌倒是没想到接手她工作的是程锐,“是,杨总昨天跟我说过了,你到了吗?”

“我刚下飞机,差不多再一个小时左右能到酒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