溺爱成婚:腹黑大少宝贝妻

第1489章 236 小米的身世揭露?4

第1489章 236 小米的身世揭露?4

印小米说完,跟只兔子似的窜走了,而且还很有孝心的把门带上了。

印天朝见门关上了,伸手将舒陌重新搂进怀里。

舒陌靠在他的怀里,没有说话,只有若有所思。

“想什么?”印天朝脸颊蹭了蹭她的脸颊,轻声问道。

舒陌摇了摇头,“不知道,就是心里很乱,很多事情都想明白,想不通。感觉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可是却又觉的哪个地方连接不上。”

在她的唇上亲了亲,“既然想不通,那就别想了。嗯?不早了,睡觉吧。”边说伸手去脱她身上的线衫。

舒陌有些扭捍的摆了两下,“我好像没什么心情,要不然明天?”

两手指一捏她的鼻尖,“想哪去了?就是睡觉!”

舒陌窘……

她想歪了?

朝着他很是俏皮的吐了吐舌头,然后突然想起一件正事,便是一脸正色的问,“对了,那事怎么样了?”

印天朝刚被她刚才那俏皮的表情给勾住了,一脸木然的看着她问:“什么?”

舒陌拿手指戳了戳他的肩头,“就是让简总帮忙的那件事,这都四天过去了,怎么她们还是没有反应?”

印天朝已经把她身上的线衫脱了,舒陌着一件水粉色的bra面对着他,然后只听到“啪”的一声,后面的排扣被他解了。等舒陌反应过来的时候,bra已经从她的肩上脱落,拿在他手里了。

“你……”舒陌没好气的瞪他一眼,“跟你说正事呢!”

印天朝将手里的bra往床头柜上一扔,搂着她钻进被子里,“嗯,应该差不多了,亦扬做事有分寸的。”

医院

丁文雅醒来的时候,看到的是丁母守在她的床边,此刻正伏着床沿睡着了。

刚醒,脑子还有些迷糊,一时之间还没反应过来自己在哪里。

待她看清楚头顶的那些插头,还有一股消毒水的味道钻进她的鼻腔里,她才反应过为,自己应该是在医院了。

然后猛的一下子全都想起来了。

她被苏好那贱推了一下,接着就是肚子疼了。

“咻”的一下,丁文雅如鲤鱼打挺似的坐了起来。

她这么大的动作当然把丁母也给吵醒了。

“雅雅,你醒了?你动作轻一点,小心些!”丁母一脸担心急切的看着她,然后扶着她欲躺下,“赶紧躺下,医生说你现在不能有大副度的动作,得卧床休息。”

丁文雅一脸茫然的看着丁母,“妈,我怎么了?为什么要卧床休息?”

“哎~”丁母很是无奈的一声轻叹,然后有些失望的看着她,“雅雅啊,你说你到底想怎么样啊?你放着天朝这个好好的男人不要,为什么非得要跟那个私生子纠缠不清啊!雅雅,你让妈说你些什么好啊!你知不知道,你爸这次很生气啊!”

“妈,你还没告诉我,我为什么要卧床休息?我到底怎么了?”丁文雅继续问道。

丁母一脸无可奈何的看着她摇了摇头,“你怀孕了,四周半!医生说你有习惯性流产的征兆,这次亏得送来及时,孩子倒也是保住了。你告诉我……”

“我怀孕了?!”丁文雅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丁母,语气中有惊有讶还有茫然。

四周半?

那不就是在t市和他的那几天?

“我爸知道吗?”丁文雅赶紧问。

丁母无奈的点头,“这么大的事情,你爸能不知道吗?雅雅,你说让妈怎么说你?你明明就答应我的,会跟他一刀两断的,不再和他有瓜葛的,你怎么就又怀了他的孩子也呢?一个印湛米的事情都还没解决,你现在又来一个!你说你,是不是打算这辈子就跟他在一起了啊?你也不想想,你爸怎么可能会同意你跟他在一起?”

“那我爸的意思呢?”丁文雅小心翼翼的问。

“你爸让你打了这个孩子!”丁母如实的说道。

“不可能!”丁文雅毫不犹豫的说道,“我是不会打了这个孩子的。我和他的第一个孩子,你们已经把他送给印天朝了,这个孩子我是无论怎么说都不会打掉的。我不要印天朝,我不想过那种需要他在身边的时候,却连他在哪里都不知道的日子。如果这是我想要的日子,我当初就不会跟钟天贺在一起了。妈,你也是女人,你就是这么过来的,难道你忍心看着我跟你一样,年纪轻轻的就过着独守空闺的日子吗?这不是我想要的,我只想可以和自己的男人在一起,他可以守在我身边,在我需要他的时候,给我一个怀抱,给我一份安慰。我不要那份只能远远望着,却触不到的婚姻。”

“可是,你就能肯定的,那私生子他能给你你想要的生活吗?”丁母一脸严肃的看着她反问。

丁文雅失神了,回答不了了,因为她不能不确定。

“雅雅,听妈的话,他不是你的归宿,不是最适合你的那个人。如果他是一个负责任的人,五年前他也不会那么对你了。他明知道你怀孕不能行房,明知道你肚子里的孩子是他的,可是他却还能做出那样的事来。雅雅,这样的男人他根本就没有那份对你的责任心,根本就不配称之为男人。你听妈的话,别再想着他了,和他断了。把这个孩子打了,和天朝好好的过日子。一家三口,那才是你最好的选择,天朝才最适合你的男人。”

丁母苦口婆心的劝着。

“不可能!你别劝了,我不会打掉这个孩子的,也不会和印天朝在一起的。谁是最适合我的男人,我自己清楚!”丁文雅一脸坚定的说道。

“雅雅,你这又是何苦呢?”丁母很是无奈的看着她,眼眶里都已经涌泪了,但是丁文雅依然没有半点动摇之意。

丁父吃过早饭,司机备了车,准备去上班。

印行远的车驶入院子,停下,印行远下车,没见司机,是他自己开车过来的。

“矣,老印,这么一大早的找我什么事?”丁父不解的问。

“老丁,小米到底是谁的孩子?!”印行远沉声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