溺爱成婚:腹黑大少宝贝妻

第1494章 241 乖,看着我1

第1494章 241 乖,看着我1

舒岁最关心的就是印天朝这个她从未见过的姐夫,会不会一起来。如果来了,她就可以马上实施计划,将他勾引到手。

对于这个姐夫,她可感兴趣了。

舒成东拿着手机一脸茫目怔然的看着母女俩,讷讷的说道:“陌陌说,不告也行,让我们把欠她的还了。”

“什么意思?”曹美嫦一脸不解的看着他问,然后重重的呸了一口,“我呸!我们欠她什么了?小蹄子子还蹬鼻子上脸了?我从小把她拉扯大,要欠也是她欠我的,我欠她什么了?”

“那我姐夫怎么说?爸。”舒岁现在一点也不关心舒陌怎么说,她老爹老娘欠了舒陌什么,一门心思全都扑在印天朝身上。

舒成东摇头,很是夫奈的说道,“电话又不是他接的。”

舒岁嘴角一撇,一脸很不高兴的样子:“怎么就不是他接了呢?刚才都还是他接的。早知道刚才就我来打电话了。”

“电话给我,我再给她打过去。”曹美嫦一把夺过舒成东手里的手机,再一次拨通舒陌的号码,可惜手机提示已关机。

“小蹄子,竟然关机不接我电话!”曹美嫦咬牙切齿,愤意满满。

“那你说现在怎么办才好?”舒成东一脸无奈没主见的看着她问。

曹美嫦狠狠的剜他一眼,“怎么办?我哪知道怎么办?她是你女儿,又不是我女儿!我女儿才不会像她那样没人性,良心被狗叼了!舒成东,我告诉你,这钱我是不会赔的,这庭我也不会去上的。反正这事你自己搞定了,你要是连这么点小事都搞不定,你别想我和岁岁下半辈子会对你好!今天晚上你自己睡沙发!不,你现在就给我滚出去,我不想看到你!”

不止朝着舒成东发火了,更是直接就把他给推了出去,然后“呯”的一声毫不留情的甩上了大门。

“妈,现在已经是晚上了,你让我爸去哪?”舒岁倒也还算是有点良心的,看着自个老爸被赶出去,替他说着好话。

曹美嫦愤愤然的瞪一眼那已经关上的大门,扯着嗓子大喊,“爱上哪上哪去,这么没用的东西,我管他死活!你别管他,他要是搞不定自己的女儿,就别回这个家!”

门外,舒成东苦着一张脸,抬起本来起敲门的手无力的垂下了,看一眼那关闭的大门,很是无奈的长叹一口气,转身拖着沉重的步子走出院子。

医院

丁文雅倒是听医生的话,一直卧床不曾下来过。丁母劝的口水都干了,都已经没话可说了,依然没能劝动她打掉这个孩子。反正她的态度就是很明确了,她不要印天朝,她要钟天贺。还有,她连印湛米也会要回,那又不是印天朝的儿子,为什么要给他?

当然,她还是希望丁母能够帮助她的。

丁母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这会丁母没在病房里,丁文雅拨通了钟天贺的手机。

电话倒是很快接起了,“有事?”

“我……”丁文雅吞吞吐吐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左手还打着吊针,右手紧紧的握着手机,牙齿咬着下唇。

“没事我挂了。”

“不是,有事,有事!”一听他要挂电话,丁文雅赶紧急急的说道,“我怀孕了。”

“是吗?”钟天贺冷冷的说道,语气里没有一点变化,“关我什么事?”

丁文雅的心猛的往下沉了沉,握着手机的手劲加重了一些,“四周半,是上次在t市的时候。”

“你的意思是,是我的?”

“不相信?”丁文雅的语气带着一丝心伤。

“你确定是我的?”钟天贺冷冷的反问。

“如果你不信的话,到时候可以做亲子鉴定的。”丁文雅一脸痛苦的说道。

“呵!”钟天贺一声冷笑,“那就等你生下来再说吧!不过我告诉你,别以为一个孩子就能把我怎么样了,像你这样的人,我这辈子都不会要的。”

说完,直接挂了电话。

“为什么?为什么这样对我?”丁文雅抱着手机一脸木然的问,眼眶里含着眼泪,“我这么爱你,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现在就开始。”病房的门被人推开,丁父一脸冷寂的走进来,身后跟着几个医生和护士。

“丁将,丁小姐的身体很弱,现在不适合做人流手术。”其中一个医生出于对病人的责任,小心的劝着丁父。

人流手术?!

丁文雅一听这四个字,脸色“唰”的一下变惨白,下意识的便是要下床欲逃离,“爸,爸,不要!我求你了,不要!让生下这个孩子,我要这个孩子!爸,我求你了!”

丁父面无表情的看她一眼,对着那几个医生和护士命令道:“哪那么多废话!我说现在就现在!还有,这件事一个字也不许往外说出去!”

“是,我们知道!”见丁父一脸不容改变的表情,医生点了点头,对着后面的一个护士说道,“给丁小姐打麻醉。”

“是!”护士点头,开始在药车上找麻醉针。

“不要!不要!爸,我不要!我要这个孩子!你不要打掉他,他是我的孩子,是小米一样,都是我和印天贺的孩子!”丁文雅撕喊着。

“你闭嘴!印湛米不是你的儿子!他是印天朝的!”丁父一脸冷戾的瞪着她,“你给我死了这条心!今天这个手术你没得选择,做也得做,不做也得做!还不动手!”朝着医生和护士又是一声不容抗拒的沉喝。

“爸,你什么意思?什么叫他不是我的儿子?我是我生的!”丁文雅一脸茫然又错愕的看着他。

丁父没再理她,一个转身离开。

“爸,你别走啊!你告诉我,到底怎么回事!”丁文雅喊着他,可惜丁父没有停下的意思。

钟天贺挂了电话后狠狠的把手机往沙发上一扔,然后又重重的踢了下沙发,一声低咒:“妈的!”

门铃响起。

心情十分不爽的朝着门走去,打开门,在看到门外站着的人时,怔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