溺爱成婚:腹黑大少宝贝妻

第1520章 267 女婿来了,进屋坐4

第1520章 267 女婿来了,进屋坐4

在她追到印天朝的车旁,正准备去拉车门的时候,印天朝一个踩油门,车子朝前驶去。舒岁一个站立不稳,“扑通”一声便是朝着摔去,摔了个狗啃泥。

“呜,好痛啊!”舒岁咽呜出声。

印行远没想到自己会接到沐云芝的电话。

电话响起的时候,刚开完会议回到办公室。

看到是沐云芝的来电,显的有些激动与兴奋。

这还是沐云芝第一次主动打他的电话,特别还是现在发生了这样的事情。

沐云芝问他有没有时间,如果有时间的话,出来坐坐,她就在市府不远处的咖啡厅等他。

印行远当然不可能说没时间的,二话不说就答应了,然后就是急匆匆的出办公室朝着沐云芝说的咖啡厅而去。

三楼,沐云芝坐在靠窗的位置,叫了一杯咖啡,等着印行远。

她的脸色显的有些沉肃与凝重,眉头也微微的有些拧着。

印行远到的时候,便是看到沐云芝坐在落地窗前低着头在想事的样子。

她的样子还是没有变,跟以前一模一样,只要一想事,她就眉头深拧。

印行远扬起一抹微笑,朝着沐云芝走去。

“云芝。”在她对面坐车下。

沐云芝回神,抬眸看他一眼,淡淡的说道:“来了。”

印行远点头,对着侍应生叫了一杯咖啡,这才继续看向沐云芝,“等了很久了?”

沐云芝没有回答,而是放下拿在手里人勺子,一脸凝重的看着他,“今天叫你出来,是有事和你谈。”

看着她这一脸肃穆又凝重的表情,印行远的心里浮起一抹不好的感觉。不过你脸上还是挂着浅笑,“你说吧,什么事。只要是我能做到的,我一定照做。”

沐云芝抿唇一笑:“当然,这件事你一定能做到的。”

“你说。”

“找个时间,去一趟民政局,把手续办一下。”沐云芝淡淡的看着他,平静无波的说道。

印行远只觉的自己的脑门好像被什么夹了一下,不止疼还很涨。茫然中带着痛苦的看着她问:“办……什么手续?”

他这是在明知故问,去民政局还能办什么手续?不是结婚就是离婚了。当然,他们俩不可能是去办结婚的。

沐云芝虽然“失踪”五年,没有一点消息,所有认识的人都觉的她已经没有,就连印行远当初也有这样的想法。还曾经想过要去替她办理死亡证明的。

但是印天朝却一口否决不同意。

他相信他妈一定没死,决不同意去给她办死亡证明。

这一点简亦扬和印天朝是站在同一阵线上的。

所以,沐云芝的死亡证明当然没有办下来了。

“呵,”沐云芝一声轻笑,“去民政局当然是办离婚手续了。”

“离……离婚?”印行远傻呆呆的看着她,“云芝,为……为什么要离婚?我知道,当年是我的错,是我对不起你。可是,那也不是我想的,我是被她设计的。就只有那么一次而已,后来我没有与她有任何关系。再说了,她人都已经死了,我们何必再为一个死人而闹的不愉快呢?你现在人也没事了,我们年纪都不小了,别再折腾了行吗?还能有几年好过?剩下的这几年让我弥补之前犯的错,你给我一次机会行不行?”

印行远一脸真挚的看着沐云芝,几乎是用着讫求一般的语气说的。

沐云芝一点也不为所动,摇了摇头,“我决定的事情,没人能改变的。你说的没错,我们年纪都不小了,恨来恨去,没什么意思。有这个精力倒不如多花点时间在儿女身上。如果这事换成是在十几二十年前,我一定做不到这么心平气和。但是现在我做到了,我没有别的想法,就只想和儿女孙子一起过下半辈子。所以,就这样吧!”

“云芝……”印行远还想再说什么作挽留,不过沐云芝已经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冷冷的说道,“你什么时候有时间就通知我一声,最好是年前能办了。我也不想再继续拖一去,我还有事,先走了。你随便吧。”说完,没再看他一眼,转身离开。

印行远想要发火,可是碍于身份却又不能再这里发火。

正好这个时候侍应生端着他点的咖啡过来,放下之后又离开了。

端起咖啡,顾不得是不是烫的,猛的一口喝去。

“咳!咳!”印行远被烫到了,烫的舌头都麻了。

云芝,你就真的一点机会都不给我啊!

五点半,下班时间。

“陌陌,下班吧。”初七笑盈盈的对着舒陌说道。

舒陌的接受能力还是很强的,不过就一天的时间,基本的套路已经全懂了,只是需要一定的时间来了解与熟悉酒店的运作就行了。

真是天才啊!

这是初七一天下来,对舒陌的评语。

“怎么样,我今天的表现还行不?”舒陌一边关着电脑,一边小心翼翼的问着初七。

初七笑了笑:“很好,简直就是天才啊!这样的速度,你真是神了!不过半个月你就能全盘接手了。”

“大家虽然是亲戚,也不用这么夸我的吧?”舒陌眯着眼睛笑嘻嘻的说道。

“说的是实话嘛!”初七抚了抚自己的肚子,又问,“怎么样,要不要我们送你回去?”

舒陌摇头,“别了,我可不敢让你一个大肚婆送我。你还是赶紧和简总裁回家吧。”

正说着,舒陌的手机响起。

初七一脸打趣的看着她:“那,肯定是印表哥打来的。快接吧。”

果真,电话还真是印天朝打来的,告诉她让她稍等一会,他过来接她下班,差不多再十来分钟的样子。

舒陌笑的一脸幸福又甜蜜,然后又嘱咐他别开快了,不急,她就在酒店大堂等着他。

“好吧,现在印表哥来接你了,那我就先走了。”

“走吧,快走吧,别让简总裁等急了。”舒陌笑着摸了摸她的肚子。

两人是一起下去的,出了电梯初七坐上简亦扬的车走了,舒陌坐在大堂的沙发上等着印天朝。

“陌陌!”两个小萝卜头的声音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