溺爱成婚:腹黑大少宝贝妻

第1536章 283 当年的那个人是谁?1

第1536章 283 当年的那个人是谁?1

母女俩以为是印天朝从电梯里出来,转头望去。却在看到从电梯里走出来的丁文雅时,母女俩的脸色很一致的黑了。

曹美嫦脑子里划过的第一个念头就是,这女人是来找她要回那十万块钱的。

那可不行,钱进了她的口袋了,怎么可能吐出来呢?而且十万块钱,够女儿买好多漂亮的衣服了呢!

丁文雅也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这一对母女,本来就心情很不好,再在一看到这对母女,立马就想到舒陌现在的得瑟生活。还有,印湛米竟然不是她的儿子。

这让丁文雅的火气又加深了几分,那看着曹美发嫦的眼神,更是迸射出浓浓怒意。

这个老丑女人,拿了她的钱却不替她办事。这都几个月过去了,也没见着舒陌和印天朝怎么样,反而两人还越来越恩爱了。

愤恨的眼神,仇视的,腥红的,迈着步子一步一步朝着母女俩走来。

“你……你,你要干什么?”曹美嫦有些胆颤的看着她,下意识的竟是往后退步,“你,你别乱来啊!我,我,我女婿就在里面,你要是敢对我怎么样,他可不会放过你的!”

“就是,你可别乱来,你要是敢对我和我妈动一下,我一定让天朝对你不客气!不信,你试试看!”舒岁躲在曹美嫦身后,探出半个头,颤颤巍巍的说道。

“天朝?”丁文雅冷冷的一笑,眼神继续盯着母女俩,就好似两束电光一般,“叫的挺亲热的啊!怎么,这是看上他了?想取代了舒陌的位置?”

“是……是又怎么样!”曹美嫦如母鸡护小鸡一样的护着舒岁,“我女儿年轻漂亮,和天朝是最配的。你也不看看你自己,已经老了,配不上我女婿了。反正,我告诉你。钱,我是绝对不会还给你的。女婿也是我女儿的!”

“你还真挺贪心的!”丁文雅冷视着她,“你很讨厌舒陌?”

“那个小蹄子,从小就不要脸,我当然不喜欢她了。”曹美嫦毫不掩饰的说道。

“你呢?”丁文雅转眸看向舒岁。

舒岁咽了口口水,“最好她变成丑八怪,人人唾弃那才好呢!”

“呵呵!”丁文雅突然之间笑了起来,笑的很是诡异,然后阴森森的看着母女俩,“钱不用你们还了,我再给你们十万,不过需要你们帮我做一件事情。”

曹美嫦一听再给十万,那眼睛都发光发亮了,闪闪的看着丁文雅,“你说真的?”

丁文雅点头,“当然,就连这套房了,也可以给你们。”边说边指了指自己的那套房子。

母女俩很一致的吞口口水,“那套房子是你的?”有些不可置信,又带着无经的羡慕。

这里的一套房子,那得值多少钱啊?她们估计是一辈子都买不起的。

丁文雅没有说话,只是抿唇一笑,然后转身朝着自己的房子走去,打开。

母女俩就好似中了魔一般,两条腿情不自禁的跟了过去,进屋。

当看到屋子里的一切时,母女俩本就放光的眼睛更加的金光闪闪,怎么都移不开了。

这么大的一套房子,还有里面的装修,所有的一切都是上好的,是她们想要却买不起的。

这一套房子要是给她们的话,那她们不发达了?至少也得有个几百万吧?

但是,她会这么大方?无端端的给她们这么大的一套房子?她是脑子进水了吧?

不可能,不可能!

曹美嫦虽然爱钱,但是此刻那点理智还是有的。

万一她是让她们去做杀人放火的违法事情呢?那她还有命享这么好的房子吗?

她是爱钱,不过亏本的事情她可是不会做的。

但是舒岁显然就没她想的这么多了,此刻她的神智全都被这房子给蒙蔽了,收买了。眼眸里满满的全都是喜悦与兴奋还有向往。

最主要的一点就是,这房子紧挨着印天朝的房子啊。那她岂不是机会很多了?

“妈,妈!这房子好漂亮的,又在天朝的隔壁。我好喜欢的,你看你看,站在这里看下去,视线好好的。外面的一切都那么小了,我就站的这么高了!妈,妈!我从来都没有住过这么高层的房子。你赶紧答应了她。”舒岁跟只兔子似的跳到落地空前,指着窗外的一切一脸兴奋的对着曹美嫦说道。

她的思绪已经完全被这里的一切吸引了,不管是房子的价值还是其他的一切,反正就是诱引着她的思绪还有眼球。这一刻,她只想拥有,不想错过。

这里一切的一切都吸引着她,她很喜欢。

曹美嫦扯了扯她的衣袖,但是舒岁显然一点也没有感觉。甚至毫不客气的走进卧室,然后径自打开了衣柜。看着衣柜里那满满的一柜子琳琅满目的衣服,每一件都是她喜欢的,但是却只能向往而不能拥有。

她的眼眸里再次划过一抹贪婪的欲|望,那眼睛都已经彻底不能移动了。

直接拿过一件,也不管是不是丁文雅穿过的,往自己身上一比,兴高采烈的跑出卧室问着曹美嫦:“妈,我穿这件衣服好看吗?”

丁文雅没有说话,而是端着一杯红酒坐在沙发上好整以暇的看着她们,唇角噙着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然后又动作优雅的抿一口红酒。

这个动作,同样让舒岁很是羡慕,就好似看到了电视里的那些镜头一样。电视里,不也是这样的嘛,一个高贵优雅的女人,端着高脚杯,和男主角品着价格昂贵的红酒,接着就是自然而然的发生了接下来的事情。

舒岁正是一个处于爱幻想,喜欢做梦的年龄。再加上曹美嫦从小给她灌输的那种念头,让她更加的不切实际,只想着要享受与索取。反正,有任何问题她妈都会给她搞定解决的,她只要坐享其成就行了。

“岁岁!”曹美嫦轻呼着她,但是舒岁显然已经被欲|望冲昏了头,完全没反应过来,甚至拿着衣服美滋滋的说道,“妈,我去换上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