溺爱成婚:腹黑大少宝贝妻

第1550章 297 有个好女人是福气3

第1550章 297 有个好女人是福气3

人嘛,这就是他的本能。

他知道印小米是自己的孙子,就算现在知道不是印天朝的儿子,而是钟天贺的儿子。那也还是他的孙子。但是桐桐不一样,他是舒陌的女儿,跟自己没有血缘关系。

所以说,没有一点自私心,那是不可能的。

于是,也就根本没去记过桐桐的名字。虽然他现在很喜欢舒陌,但是却没办法一下子也喜欢桐桐。这就是人的劣根性,不管你再知识渊博,地位再高,那总还是有亲疏偏见的。

舒陌其实心里也是略有一点不悦的,但是不管怎么说她也能理解印行远的心情。

于是对着他抿唇一笑:“爸爸,这样吧,周五的时候,您跟我一起去接小米放学吧。不过去您那边的话,这还是得经过小米的同意,您说呢?”

“那……”

“她叫桐桐,舒桐。”舒陌笑盈盈的说道。

“哦,哦!”印行远有些尴尬的应着,“你说的没错,是应该经过小米同意的。那就按你说的,周五的时候,我们一起去接小米……还有桐桐放学。”

丁父坐在自己的办公室里,低头写着文件,有人敲门。

“进来。”没有抬头,继续写着文件。

印天朝推门而入,脸色阴沉没有任何表情,站于丁父的办公桌前。

“天朝?”丁父抬头看到印天朝时,略显的有些惊讶,放下手中的笔,“你找我有事?”

他现在已经和印天朝没有任何工作上的接触了。如果说以前他还会偶尔伸手干予印天朝的工作,那么自从楚离跟他说过那番话,还有自己那不争气的女儿做了这么多令他不开心的事情之后,他也就彻底的不打算再管这事了。

反正,印天朝和他那不争气的女儿是没缘分了,他们这辈了也没做翁婿的缘份。

突然之间,印天朝到他办公室来找他,让他吃惊之余有些意外。

印天朝冷冷的看着他,那眼神不再有之前的带着敬意,而是带着一抹不屑。冷声说道:“丁部,想跟你说两件事。”

“哦,好!坐。”丁父指了指对面的椅子,“喝什么?”

“不用了!”印天朝冷声说道,“我说完就走。第一,请您看好了您的女儿,如果再有这样的事情发生,我会直接报警。”

“等等!”丁父一脸茫然的看着他,“文雅又做什么事情了?你见过她?我已经有一个多月没见她了。找不到她,你在哪见到的她?”

“哼!”印天朝一声冷声,“我要是见到她,她就没那么好过了。她现在是这里有病!”伸手指了指自己的脑袋,“您最好是带她去看医生。”

“……”丁父一脸愕然的看着他。

“还有,第二件事!”印天朝说到这里脸色再次冷下几分,那几乎都快跟寒冰没什么两样了,“丁部真是好手段啊!以后我和你们再没有任何关系!以前还看在小米的份上,现在连这一点最基本的情份也没有了。所以,如果她以后再敢来伤害我的家人,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丁部,我想你应该能明白我在说什么的!”

丁父的心“咯噔”一下沉了,瞪大了双眸惶恐不安又不可置信的看着他,“你……怎么会知道?”

印天朝冷冷的盯着他:“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从这一刻开始,我对你仅有的一尊敬也不复存在了。”

丁父有些无力的靠在椅背上,脸上的表情很是无奈与落寂,“那么,你想怎么样?”

“你身居要职,竟然做出那样的事情?你自己跟组织坦白吧!”印天朝丢下这么一句话后,转身离开。

“自作孽啊!”丁父好半晌才说出这么一句话,整个人似是一下子老了好几岁的样子。

他一直以为自己做的天衣无缝,却没想到这件事到最后还是让印天朝知道了。

只是,至于当年那个女人是谁,他却是到现在都不知道。他根本就不关心那个女人是谁,他要的只是她肚子里的孩子而已。

更何况,那事他也不宜过多的出面插手。所以一直到现在,他都不知道那个女人是谁。

舒陌在厨房里熬汤,初七生了,一会熬了汤给她送医院去。

一对龙凤胎。

舒陌替初七感到高兴。

虽然她也生下了小米和桐桐,也是剥的。不过,唯一的遗憾就是两个孩子是人工受孕的,那个时候,根本就不是她自愿的。再想想初七,觉的她是这个世上最幸福的人了。

不过再一想,她也不错了。她和印天朝也算是天定的缘分了,走到现在有一个这么幸福的家实属不易。

本来还想着要现给他生一个孩子的,这下好了,这个计划彻底可以丢弃了。

“在想什么?这么出神?”身后贴上一个硬挺又温实的胸膛,一双有力的臂膀环上了她的腰,温厚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温润的唇亲了亲她的脸颊,然后是脸颊贴着脸颊,两人很是亲密的拥着。

舒陌没有反抗,由站他抱着自己,双手顺势就复上他的大掌,脸颊在他的脸颊上蹭了蹭,“在想初七,觉的她很幸福。当然,我也很幸福。”

“我还以为你后面这句话不会说呢。”一只手很是宠溺的捏了捏她的脸颊。

“怎么会?”在他怀里转身,与他面对面,双手攀上他的腰,“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幸福的。初七的幸福是简总给的,我的幸福是你给的。我很满足现在拥有的一切,老公,谢谢你!”边说边很是主动的踮脚在他的唇上亲了亲。

她很难得这么主动的,这让印天朝又惊又喜。当然也不会就这么轻易就放过她了,铁臂一钳,附唇就想来一个更激烈的吻。却是被舒陌给拦住了。

盈润的双眸水水的望着他,笑盈盈的说道,“别了,妈不在,孩子在呢!别教坏了孩子。我汤熬好了,我倒出来,你送我去医院。”

印天朝见此,也没有继续使坏的意思,只是轻轻的啄了啄她的脸颊,“那晚上,嗯?我还是要你主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