溺爱成婚:腹黑大少宝贝妻

第1556章 303 有人生没有教的孽种

第1556章 303 有人生没有教的孽种

丁家父母赶到的时候,丁文雅正被盘问着。

她的精神完全处于不正常状态,而且还十分激动。

“你们抓回干什么?你们不知道我是谁吗?我爸是丁天良!那个贱人死了没有?”丁文雅很是癫狂的大喊着,已经完全没有了之前的优雅形像,此刻的她那就是一个疯子。

“雅雅,你这是怎么了?”丁母还没进审迅室便是听到了女儿的叫声,又是心急又是心疼,还以为她女儿被人怎么严刑拷打逼问,对着丁父争急的说道,“老丁,你赶紧想想办法,我怕雅雅吃不消啊!”

“你闭嘴!”丁父狠瞪她一眼,厉声喝道。

印行远进来的时候,正好看到丁父训斥着丁母。

“老丁,这……怎么回事?怎么,这事和文雅也有关系?”印行远急步走来,问着丁父。

丁父看到印行远时,皱了下眉头。不用说了,印行远出现在这里,肯定与那么私生子有关系。

一想到自己女儿与那私生子还有联系,而且现在竟然都到了进警察局的地步了,丁父的火气是不打一处来。

“老印,我们认识也几十年了,你的私事我就从来没有过问过。可我就这么一个女儿,不想被毁了一辈子。你是有两个儿子,一个不出息还有一个顶着。但是,还是请你管管好,我女儿误不起!”

这话是已经说的很明白了,是在质责着钟天贺纠缠着他的女儿,现在更是连累他女儿。

印行远的老脸很是不好,本就因为钟天贺惹出这么大的事来而难看着。这下,还得听人家的数落,可是他却一句话也反驳不出来。

确实是那混球先去招惹的人家,虽然说这种事情也是一个巴掌拍不响的,但是……

“老丁……”

“你是很会教女儿,怎么就把女儿教的这么知羞耻了!”印行远正想解释,钟天贺从房间里走出来,他已经做好笔录了,正好将丁父的话全都听了进去,于是毫不客气的出言回攻,“你女儿要是不来缠着我,我就谢天谢地了!还有,你先去搞搞清楚,这次的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再来说我!”

“你……你……你!”丁父被钟天贺气的老脸涨红,竟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你个没家教的混帐东西,当初要不是你处心积虑的来招惹我们雅雅,我们雅雅能落到今天这样!”丁母一脸气愤的朝着他走去,手指指着他的鼻尖斥,“我们雅雅当初和天朝好好的,都快要结婚了!要不是你不要脸的硬插一脚进来,他们俩能走到今天这个地步?你个没脸没皮的私生子,你倒是还有脸在这里说话!我告诉你,我雅雅要是有个什么的,我跟你没完!别以为你是印行远的私生子我会把你当回事!我告诉你,你连天朝的一根脚趾头都比不上!”

印行远的脸色更加的黑沉了,在听到丁母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不止责骂钟天贺没有家教,更还直言是他的私生子。

虽然说有不少人知道钟天贺是印行远的私生子,但是被一个外人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出来,而且这还是在人公安局里,这让他这个书记的脸何处放!

“呵!”钟天贺一声冷笑,阴恻恻的盯着丁母,一脸嘲讽的说道,“既然我连印天朝的一根脚趾头都比不上,那你女儿怎么还死讫白赖的贴上来?你还来找我,让我娶了你女儿?我就好笑了,你女儿在国外都已经一条玉臂千人枕了,让我娶她?那我岂不成了活王八了?既然印天朝这么好,你怎么不去的找他当这个活王八?难不成是印天朝不要你女儿,所以你想退而求其次让我收了这破烂货?”

“你……”丁母被他说的火冒三丈,扬手就朝着他挥去,“我打死你这个有人生没有教的孽种!”

不过钟天贺当然不会让她真的打着自己,在她的手还没落到自己的脸上之际,便是被他在半空中给扣下了。

更生气的那莫过于印行远了,有人生没人教,那可不就是在骂他么!

“老丁,好好管管她的那张嘴!别什么话都跟拦抖筛子似的抖出来!”印行远凌视着丁母,朝着丁父说道。

“我有说错吗?”丁母愤愤然的回瞪,“要不是这私生子,我雅雅会变成今天这样!你们现在倒是好,想推卸责任吗?我告诉你们,没这么容易的事情!我雅雅要是有什么,我跟你们姓印的没完!一家子都是没良心的,上梁不正下梁歪!”

这可是明摆着在骂印行远了,都已经不是含蓄的骂了,而且大骂特骂了。

“行了,适可而止吧!”丁父在印行远发火之前,遏止了发泼中的丁母。

“印书记,丁少将,咱还是先谈谈正事吧!这些家事,咱回家再解决也不迟。”负责这件案子的人赶紧对着两人说道,以制止了事态的恶性发展,“现在这个最关键的问题的是,丁小姐拿浓硫酸把人给泼了,人家现在还在手术室里没出来。这烧伤面积很大,事件很恶劣,而且全过程小区监控都录下了。”

“什么?!”丁母一声尖叫,瞪大双眸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他,“泼硫酸!怎……怎么可能?”

她一直以为女儿进来是因为和钟天贺闹个小矛盾什么的,却没想到事态会这么严重,泼硫酸,这可怎么办啊!

舒陌从洗浴室出来的时候,印天朝正坐在沙发上,沉巴抿唇,右腿搁在左腿上,一手抱着自己的胸另一手支着下巴,一脸深思沉默的样子。

这样子看起来颇有些让人渗得慌。

舒陌冷不禁的有些自责,又有些心虚。手里拿着毛巾,靠在门框上不敢靠近他。

她觉的他应该是在生她的气,她这一次是不是真的多管闲事了?

认识他这么久以来,就没见过他这个样子的。

舒陌就好似一个做了错事的小学生一样,垂着头,自我反省中。

“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