溺爱成婚:腹黑大少宝贝妻

第1558章 305 低声下气

第1558章 305 低声下气

“宝贝,我得出去一趟。”挂了电话,印天朝一脸歉意的看着舒陌。

舒陌点了点头,“嗯,你去吧。不过这么晚了,你开车小心点。”边说边打算从他的腿上下来。

印天朝抱住她,没让她下去,“怎么不问问我,这么晚了出去做什么?”

舒陌嫣然一笑,双手往他脖子上一环,“这么晚了你还出去,那就定是很重要的事情。更何况……”说着,别有深意的朝着他的裤裆处瞟去一眼,故意蹭了蹭,“在这个时候,能把你拉走的,肯定不会是一般的小人物小事情了。放心吧,我相信你的,快去吧,别耽误了时间。”

那一处火源撞了她一下,“那它怎么办?”

舒陌坏意一笑,“是哦,怎么办?”

印天朝重重的一咬牙,两手指一捏她的下巴,“等着,回来后再收拾你,加倍!”

舒陌笑的如花似玉,“行,为了弥补我今天犯的错,任你宰割好不好?”

“这话可是你说的,你可别后悔!”在她的唇上重重的吸了吸,这才将她抱离自己的腿,“我走了,把头吹干了再睡。”

“知道了,快去。小心开车。”舒陌叮嘱着,脸上尽是满足微笑。

苏好醒来的时候,是在重症监护室,整张脸除了七孔之外,全都包裹着纱布。

其实背上的伤更重,所以这会是趴着躺的。

她也不知道自己已经在这病房里躺了几天了,微微的动了一下,疼的她呲牙咧嘴。

“好好,你醒了。太好了,你总算醒了。”耳边传来急切的声音,带着心疼与担心。

苏好寻声望去,看到是一脸焦急的母亲。

“妈。”一开口发现自己的声音干哑。

“你别说话啊,别说话!我去叫医生!”苏母赶紧阻止她说话,然后是按响了床头的叫铃。

医生很快就进来,让苏母出去,他们则是给苏好做检查。

丁母一听说苏好醒来了,便是急急的过来。

“怎么样,苏好是不是醒了?”一看到苏母就急急的问。

苏母一看到丁父,也不管他是不是什么大人物,指着丁父就开骂:“我们一定不会就这么算了的!你们官厚位厚的,怎么就这么欺负人了!我们一个好好的女儿啊,现在都成什么样了!我一定要上电视台,把你们这些人的恶行给暴光出来!没有你们这么欺负人的!你们当官的不为我们百姓着想,还把我们好好害成这样!我们一定不会就这么罢休的!”

“苏夫人,你放心,苏好的伤我们一定负责到底。不管多少钱,我就算是倾家荡产,就算是借,我也一定把苏好的伤给治好了。我们一定不会赖的,你放心。”

丁母自知理亏,赶紧安慰着苏母。

这真是要闹起来,可是对她家老头很不好的。还有,对雅雅也不利。

现在这个时候,可不是以权压人的时候。这要是换成以前,她肯定不会这么低声下气,肯定先拿自己的势压她一头了。

但是现在,不一样了。

这次本就是雅雅有错在前,既有目击证人,又被录下了整个过程。还有就是那私生子也说愿意当证人。最重要的一点是,这两天老丁好像也有麻烦。

好像是六年前的那件事情给人知道了,他这肯定是违法行为。不说人家女孩子才十八岁,就未经印天朝同意弄晕他提取他的精|子,这也是一个聿违纪问题。

如果印天朝真要追究的话,那老丁可就面临着大问题了。

丁母听老伴这么一说,那也是急了,害了。所以,自然也不敢再闹大事了。

这件事,如果苏好不追究的话,那雅雅应该不会有太严重的问题。

所以,她必须安抚好苏好一家子。

“我呸!”苏母啜了一口口水,一脸愤愤的说道,“你倒是说的好听!我女儿的整张后背都成那样了,脸也毁了一半了。你倒是站着说话不腰疼!这样好了,我也很心平的,我好好伤成怎么样了,在就同样的地方让你女儿也伤一下。钱,我们不希罕!我就只要我女儿!”

“苏夫人,你看你说的!现在医术这么先进,苏好的伤一定能治好了。再说了,就算雅雅真的也伤成这样了,那不是多一个人受份罪吗?你要是不放心,我们现在就写下字据,我保证一定治好了苏好的伤。”丁母继续赔笑的对着苏母说道,“所有的费用我们全出,还有,我知道你还有一个小女儿,现在还在读大学,你家里生活条件也不是很好。这样吧,以后你小女儿所有的费用也我们全出了。还有,她毕业后,我们一定给她找一个满意的工作。”

丁母一脸诚意满满的作着保证。

人啊,总是有软肋的。

这两天,丁父也是让人将苏好的家庭情况查了个长彻底。

所以,丁母才会抓住这一点以来说明苏母的。

苏家小女儿今年就毕业了,马上面临着找工作。这事对于他们丁家来说,那不是什么问题。但是对于普通家庭的苏家来说,那就是大事了。

本来苏好是能帮上忙的,这下肯定是帮不上了。

丁母这也算是抛出了一个诱饵了。

很明显,苏母脸上露出了犹豫的表情。是被她说的话吸引了,只是刚才还说的那样义正言辞的,不好意思一下子就表现的太过而已,而是一脸冷冷的故似嗤之不屑的看一眼丁母,冷冷的说道:“这事我说了可不算,得问过好好。”

丁母一听这话,那当然知道苏母已经同意了一大半了,赶紧陪笑说道:“那是,那是!这是肯定的!都是我们雅雅的错,我一定让她给苏好赔礼道谦,她爸爸这两天都快把她打的半死了。你是不知道,我们家这老头啊,这动起手来,那真不是一般的狠。那么粗的藤条啊,一下一下打在女儿身上,连眼睛都不眨一下的。”

“不该打吗?”苏母冷嗤。

“该打,该打!”丁母咐和。

“丁太太,病人想见你。”医生出来,对着丁母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