溺爱成婚:腹黑大少宝贝妻

第1564章 311 舒陌,你赶紧离婚去!3

第1564章 311 舒陌,你赶紧离婚去!3

“呀,妈!你去踢吧!我这不是正找着衣服嘛!”舒岁的挣脱着曹美嫦的手,漫不经心的说道。

曹美嫦一听也是,踢门的事情当然得她去了。女儿现在可不能有那么大的动作。于是也就松手,朝着门口走去。边说边继续用着十分粗鲁恶俗的话骂着舒陌。

门一打开,不止看到了刚才阻止她的那两个保安,还有几个警察。

曹美嫦怔了一下,怔过之后还是一副理直气壮的样子,挺着个腰板走出去。

“警察同志,就是这母女俩。你们看,现在竟是大摇大摆的进来偷东西了。上回母女俩就偷了很多,不过就是业主没有追责而已。这次可是抓了个正着了,这房子不是她们的,业主是丁小姐。还有,上次还有一回是到隔壁的印先生闹事,印太太让我们把她给请走的。”

保安一看到曹美嫦从屋子里走出来,一脸将她抓了个现场似的对着警察说道。

“我呸!放你的狗屁!”曹美嫦朝着他吐口水,“这房子是姓丁的自愿意给我们的!还有隔壁的是我女婿,这两边的房子都是我们的!你要是再乱说话,小心我让我女婿对你不客气。我女婿可是印书记的儿子,你小心点说话。”

一说到印天朝和印行远的身份,那简直就是让曹美嫦的脊背都挺的笔直笔直了,那气势就一下子壮了三分。

“你得了吧!印先生是你女婿!印太太我们还不认识吗?大方得体又待人有礼,人又长的漂亮。就你这副丑德性,能生出那么漂亮的女儿来?你说破了天都没人会信!诺,你要说刚才跟你在一起的那个是你女儿,我们一定相信的!那就是长的跟你一样丑!”

“你再说一遍!你说谁丑?你个小混蛋糕子,眼睛长在屁股上的狗东西。屁|眼都比你这两眼屎泡亮一眼,我女儿比舒陌那贱人小蹄子不知道漂亮多少倍!瞎了你的狗眼了,你再说一句试试看,信不信我拔了你的舌头!”

曹美嫦泼妇的本性再一次展露,瞪着两个灯笼眼指着保安就是“吧吧吧吧”开骂。

“妈,你看我穿这件衣服好看吗?”舒岁穿着一件衣服朝这边走来,问着曹美嫦,然后在看到门口的警察时,脸上划过一抹慌意,“妈,怎……怎么了?为什么会有警察?我们又没做什么坏事?”边说边本能的往曹美嫦的身后躲去。

“你说这屋子是姓丁的自愿给你的?”其中一警察看着曹美嫦指着她身后的房子问。

曹美嫦毫不犹豫的说道:“那当然了,她自己亲口说的,钥匙还是她给我们的。”

“那你知道她叫什么名字?”

“丁文雅,还能叫什么?她跟我关系可好了。”曹美嫦一脸得瑟的说。

“那么,上次阳台上的那个洞也是你们砸出来的?”

“那又怎么?反正那边也是我女婿的房子,我只是把两边打通而已,有什么问题!”曹美嫦说的一脸理直气壮。

“有什么问题,先跟我们走一趟再说吧。”

“凭什么要跟你们走一趟?”曹美嫦一把拉过躲在她身后的舒岁,“我女儿可是怀着印书记的孙子,你们要是敢乱来,我跟你们没完。”

印行远接到派出所打来电话时,正与其他几位市场领导在接待一位来A市投资兴建的外商。

接起电话一听对方说有一对母女口口声声说自己是他的儿媳妇,还怀了他的孙子。但是,这对母女又可能与前段时间的一宗入室盗窃有关。

印行远一听眉头就拧了起来,回了句:没有这样的事!你们该怎么办就怎么办。然后就挂断了电话。

如果说这电话打来的时候,他没有在接待一个这么重要的外商,或许他还会过去了解一下情况。但是,现在他可抽不出这空来,而且他可不觉的舒陌做这种有**份的事情。

现在就连丁文雅也都在精神病医院里呆着,也不可能出来闹事。所以,对于是种乱攀亲戚关系的人,印行远直接就不想去理会,哪里还朝舒陌继母与继妹那方向想去呢?

“得了,印书记可不认识你们!”人警察凉凉的,一脸嘲讽的看着母女俩冷嗤。

“不可能!一定是你没跟他说清楚!”曹美嫦一脸不可置信的说道。

正好在这个时候,她的手机响起。

于是,很是得瑟的一挑下巴,“看吧,印书记的电话这就打过来了!你等着被骂吧!喂,”边挑衅的瞥一眼那警察,边十分高傲的接起电话。

“你个婆娘,你家老舒出事了,都快死了,你还不赶紧回来!”耳边传来一阵怒吼的声音。

“我呸!你才快死了呢!舒成东那老东西好着呢,你别在这里乱咒人!”曹美嫦一脸不以为意的说道。

“你这婆娘,老舒娶了你也是他这辈子的倒霉事了。真是搞懂,你要才没才,要貌没貌,还好吃懒做,老舒到底是怎么看上你的?你真是给若素舔屁股都嫌没用!老舒现在就是人民医院里急诊,你爱信不信!老舒这辈子就毁你手上了!”

对方气鼓鼓的说道直接挂了电话。

“我呸!你才是个人渣贱货!安若素那么好,你陪她去啊!她的墓就在那里呢,你陪着她的墓睡去好的!”曹美嫦对着手机气呼呼的怒啸。

她这辈子阳讨厌人拿她跟安若素作比较。也最讨厌人说她长的不漂亮。如果她知道这电话谁打来的,她一定非得闹得他们家无宁日期。

舒陌手机响起的时候,她正准备锁办公室的门,去员工餐厅吃午饭。

“喂。”

“宝贝,在做什么?”耳边传来印天朝的温温的声音。

最近这段时间,对于“宝贝”两个字他似乎喊上瘾了,只有两人的时候,他总是喜欢这么叫她。特别是在那个情况下,他更是喜欢贴在她的耳边,一声一声“宝贝”呢唤着她,然后在她的身上狠狠的冲刺。

每每总是让她有一种***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