溺爱成婚:腹黑大少宝贝妻

第1567章 314 上你的人是他,有爱、滋2

第1567章 314 上你的人是他,有爱、滋2

“叔,我去。你陪他这么久也累了,你回去休息吧。”舒陌上前一步对着光叔说道。

正好这个时候光口袋里的手机响起。

朝着舒陌点了点头,走到边上点接起电话。

“舒成东,你个死人!你是不是死了?我和女儿在派出所呢!你赶紧过来!”光叔刚接起电话,还没来得及出声,就是传来曹美嫦那母我狮一般的吼叫声。

就连走出两步准备去办住院手续的舒陌都听到了。

舒陌的脚步微微的顿了一下,本能的想听听光叔是怎么回答的。

“成东暂时还没死,是不是让你很失望!不过你也别想的太好了,他没这个能力来接你们了。他不躺在医院里,是生是死还不知。你要是还有点良心,你就过来看看他。”光叔说完直接挂断了电话。

派出所,曹美嫦拿着手机,一脸呆傻没反应过来。

刚电话里舒成光说什么?

舒成东暂时还没死?还躺在医院里?生死不知?

怎么会这样的?

他又发什么疯啊!

这死东西,是不是就非得跟她对着干啊!在她和女儿最需要他的时候,他竟然好死不死的死医院去了。

行,你最好就死在医院里别出来了,省得到时候女儿还得多养他一个。死了最后,以后女儿嫁入印家,你也不用享福了。

曹美嫦这人就是这么现实,如果说以前她还想和舒成东好好的过日子。那么现在在她女儿舒岁身上看到“希望”之后,她就有些不安于状,想要过得更好了。

在她想来,只要女儿嫁给了印天朝,那她以后的好日子也就来了。如此,她还去管舒成东那没用的老东西干嘛。死了也就死了,不死就让舒陌那小蹄子管去吧。反正那也是他的女儿,女儿养父亲那就天经地义的。

舒陌给舒成东办了住院手续,舒成光又呆了会后也就回去了。

不管怎么说,作为同宗兄弟,他做的也够了。

重症监护室里,舒成东身上插着不少仪器管子,一脸苍白双眸紧闭。

舒陌站在外面,隔着玻璃看着里面躺在**的舒成东,心情很复杂。

因为没有请假,再加上月底事情很忙。舒陌又看了一会,请了护工后也就离开了。打算下午下班后再过来看看。

就算心里再怎么恨他,甚至曾经说过脱离父女关系。但是,在最紧要的关头,她还是做不出来这么绝情的决定。

里面躺着的那个人,他们之间总归还是有血缘亲情存在的。

下午,舒陌给沐云芝打了个电话,让她去接一下两个孩子。然后又把舒成东这边的情况跟她说了一下。

沐云芝很语重心长的跟她说道:“陌陌,你这么做是对的。不管再怎么样,他都是你的父亲。尽管你心里再怎么恨他,可是那一份父女亲情血缘关系是抹不掉的。如果你现在对他不闻不问,撒手不管,你现在是觉的解恨了。但是,如果他这次真的过不了这一关,你以后肯定是要后悔的。放心吧,两个孩子你别管,我会去接的。再说了,悦悦也是自己人,没问题的。你放心在医院里看着他。”

沐云芝就是这一点好,十分通情达理,也很会替舒陌着想。

舒陌觉的,在沐云芝的身上,她再一次享受到了母爱。

从五岁母亲车祸去世后,她就再没有享受到母爱过。就连父爱也在那一刻一并被夺去了。

但是六年前,当她和沐云芝相遇时,就好似注定了她们会成为母女一般。

她们彼此关心,照顾。

跟真正的母女没什么两样,就算现在她们是婆媳,也一点不改她们的母女情份。这也是印天朝最欣慰的事呢。

很多男人,都夹在老婆和老妈中间左右为难。婆娘大战几乎两天一小吵,三天一大吵。但是他们家就永远都不会有这个情况出现。

他是老妈和老婆好的跟母女一样,而且两个女人都一样关心他,为他着想,任何事情都支持他理解他。还有一个宝贝女儿,也是如此。

所以印天朝觉他就是这世上最幸福的男人了。

他也下定决定,要对宝贝老婆更好。

舒陌下班后直接去了医院,陪在重症监护室外,看着舒成东。

曹美嫦母女俩也是一个头两个大了,一直被扣在里面,因为找不到一个人来保释她们。

反正母女俩撒泼使野在派出所里是一点也没用。

最后母女俩闹累了,也就安静了。就那么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这次母女俩的问题还是有些严重的。

一是因为曹美嫦说丁文雅的房子是丁文雅自愿送她们的,但是现在丁文雅精神不正常正在精神病院里。再说了,那屋子的钱是丁父不正当途径得来的,所以现在也算是被查封阶段的。

这母女俩倒是好,偏偏选在这个时候撞了上去。而且还自曝跟丁文雅关系不错,那可不也就成了重点审查对像了吗?

再有就是,印天朝之前让物业把阳台上的洞给补了。然后随着保安说母女俩把两间屋子打通,这又是涉及到一个破坏别人财物的问题。

得,母女俩就安安份份的呆着吧。

最重要的一点是,母女俩作啊闹的,非得说舒岁肚子里怀着印天朝的孩子,是印书记的孙子。这几乎是闹的整个派出所人尽皆知了。

反正就是哭着闹着,要么就见印行远,要么就让印天朝过来。

否则她们就死在这里。

不怕人闹事,就怕人以死威逼。而且民警也请医生来看了舒岁,再加上母女俩手里拿的那份b超单,确实舒岁是怀孕的。

真要这么闹,真闹出点什么情况来,这事他们可担不起。

于是,一方面,母女俩闹累了,一方面也是人民警让着她们了。然后母女俩吃过晚饭睡着后,民警也没空着。

印行远回到家已经是快八点了,今天陪了一天外商,着实累的不轻了。洗过澡后准备早点休息,门铃响起。

“什么事?”门上站着派出所所长和公安局局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