溺爱成婚:腹黑大少宝贝妻

第1583章 330 祸不单行1

第1583章 330 祸不单行1

“妈,爸爸,你们怎么都过来了?”舒陌放下手中的饭盒,朝着沐云芝与印行远走去。

“芝姨,印伯伯。”许英雄跟着与两人打招呼。

“医生说暂时没事了,刚手术出来没多久,至于有没有后遗症什么的,要等醒来后才能知道。”舒陌看一眼病房里的印天朝对着沐云芝两人说道。

沐云芝与印行远均是看向印天朝,看着插满各种仪器管子的他,又心疼又担心。

最近那班机票订不到,还是简亦扬想办法弄了私人飞机,这才这么快几乎和舒陌前后脚到的。

印天朝出事,沐云芝肯定不可能坐着不问的,把两个小萝卜头托给简悦他们照顾,便是和简亦扬一道赶过来了。

沐云芝不放心,又去医生办公室问了一遍,在得到医生明确的回答后,那颗心依旧还是吊着。

不过也从医生那里得到了舒陌要捐一个肾给印天朝的事情,顿时沐云芝呆住了。

陌陌能为天朝做到这个份上,她到底该是高兴还是难过?

她当然明白舒陌的用心,也知道自己儿子的想法。如果他这辈子不能再当一名冲锋陷阵的前线军人,他一定会觉的少了什么。

但是陌陌还年轻,怎么能让她捐出一个肾?

她有问过医院有没有肾源,得到的回复是没有。

也是啊,谁好端端的会想捐个肾出来的?

于是沐云芝决定自己捐一个自己的肾给印天朝,同样也要求医院做配型。

“妈,天朝这边我照顾着就行了,你和爸爸先回去吧。”两天后,舒陌对着沐云芝说道。

印天朝虽然还没醒,不过情况也还算稳定。舒陌不忍心看着两位老人在这里跟着受累,才不过两天而已,两位老人都憔悴苍老了不少,特别是印行远,整个人看起来精神很不好,面色比前两天见面时更加的难看了。

沐云芝轻叹一口气,看着舒陌沉声说道:“你让我现在回去,我也不能放下这颗吊着的心。反正桐桐和小米我让悦悦帮忙照顾着。我还是陪你等天朝醒了再说。”

舒陌也没再坚持,沐云芝说的也是事实。

其实她让沐云芝离开,是因为今天人配型报告会出了,她不想让沐云芝担心而已。

如果配型成功,她希望尽快的给印天朝做手术。

而沐云芝留下来,同样也是为了同一件事情。

“你们俩先看着天朝,我去给你们买点吃的。”印行远突然间对着两人说道。

“谢谢爸爸。”舒陌道谢。

这两天来,每一餐她都按正常饭量吃着,为的就是不让自己倒下,如果她倒下了,谁来照顾印天朝。

“你小心点。”沐云芝看着印行远说,“我看你这两天脸色不是很好,是不是身体不舒服?有没有做过检查?要不然你就先回去吧,反正天朝现在也还没醒来,我和陌陌在这里也够了。”

“没事,没事!”印行远摇头,“身体好着呢,前几天才做过体检,一点问题也没有。我先去给你们买点吃了,马上就回来。”

说完,转身急步离开。

不过却是并没有马上去餐厅,而是去了医生的办公室。

“印老先生,您来了。”医生一看他来了,马上跟他打招呼。

“怎么样,医生,我的行不行?”印行远急急的问。

医生很用很是复杂的眼神看着他说:“你的配弄是成功,但是却不能捐。”

“为什么?”印行远一脸急切又不解的问。

医生摇头,“你的身体不适合动手术……”

“我的身体状况怎么样我自己清楚,现在配型成功,那就手术。那是我儿子,我不能让他有事,我欠他的已经够多,我只想做点事情弥补我的过错而已。”印行远急急的打断医生的话,几乎是用着轻吼加请求一样的语气说的。

“印老先生,”医生很是中肯的说道,“您的心情我能理解,可是现在印先生也不是等着这个肾救命是不是?他另一个肾没有问题,不会有生命危险的。但是,如果你做这个手术的话,就一定会有生命危险。您想想,如果真是这样的话,您儿子会心安吗?所以,我不建议您做这个手术。”

“还有,其实要求做配型的不止您一个,您太太和您儿媳妇也都要求做了配型。很幸运,您儿媳妇的配弄是成功的。”医生略显一脸欣慰的看着他。

“那不行!”印行远很是坚定的否决,“陌陌还年轻,她不能做这个手术。我已经年纪一大把了……”

“医生,你说我的配型成功?”舒陌出现在办公室门口,略显有些兴奋的看着医生问道。

医生转眸看向舒陌,点了点头,“是,你的配型成功,身体健康没有任何问题,可以做这个手术。但是印老先生健康状况不是很好,决不可以做这个手术。”

“我身体很好!”印行远急声喝道。

“爸爸!”舒陌沉声唤着他,一脸很是坚定的看着他说,“您不用再说了,这个手术我是不会让你做的。别说您的身体状况不好,就算一切健康,你这个年纪了我也不会让您受这份罪的。我还年轻,不会有问题的。”

转眸看向医生问,“医生,我爸爸有什么问题?”

“我没问题!”印行远盯着医生,一副威胁的样子。

“爸爸,您说这话我会相信吗?您的脸色这么差,可不是睡眠不好的原因,也不是累出来的。就算我不是专业的医生,我也不会相信您说的这话的。”舒陌沉视着了,一脸肃穆的说道。

印行远有些心虚的低头,用着很轻的声音说道,“不就是肺癌嘛,没什么大不了的。”

“咻”的,舒陌一脸愕然的看着他,张嘴瞪眸,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肺癌?

“印行远,什么时候的事情?”沐云芝微有些颤的声音传来。

印行远无所以谓的轻然一笑,“半年前,你们别担心,我已经接受了,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