溺爱成婚:腹黑大少宝贝妻

第1587章 334 一起慢慢变老1

第1587章 334 一起慢慢变老1

三天后印天朝从重症监护室转入普通病房。

手术则是定在明天。

此刻舒陌正在喂印天朝吃饭。

“医生说,明天帮你做视网膜手术。”舒陌一边喂着他一边温声说道,“你不用担心,只是一个小手术。”

实其心里紧张是她,她不是一个擅于说谎的人,如果不是他现在眼睛看不到,一定早就被他看穿了。

印天朝靠坐在病**,视线与她“对视”,朝着她扬起一抹温和而又释然的微笑,“好像你比我更紧张一点呢。”

舒陌微怔,好像确实是这样的。

这句话她都不知道已经说了多少遍了,弯唇一笑,“我也只是担心你,只要是手术,不管大小总都是有风险的。”

“我吃饱了。”印天朝伸手去摸面纸,舒陌赶紧抽过一张替他擦拭着嘴角。

印天朝顺势握住她的手,包于掌心里轻轻的摩挲着,“陌。”

“嗯,”舒陌轻应,由着他握着自己的手,有一种暧暧的安心的感觉。

“对不起,总是让你担心。”一脸歉意的“看”着舒陌说道。

舒陌怡然一笑,“只要你没事就行了。”

“医生说,除了视网膜脱落,和头部有撞伤之外,还有别的地方有伤吗?”印天朝突然之间这么问。

舒陌微微的一僵,随即轻声一笑,“腰侧这里还有一个伤口,所以你要小心一点。”边说边抽出一只手在他腰侧的地方轻轻的一放。

印天朝的眉头浅浅的拧了一下,似是在想着什么。

“怎么了?是不是我弄疼你了?”见他皱眉,舒陌很是紧张的问。

印天朝摇了摇头,“没有。护士是不是该换药了?”

“刚刚才不是帮你换过药不出半小时呢。”舒陌小心翼翼的扶着他让他躺下,“慢点,小心点伤口。”

“陌,”印天朝再一次唤她,不过脸上的表情却显的有些纠结,语气还有些欲言又止的样子。

“怎么了?”舒陌轻声的问。

“扶我去厕所。”印天朝小小的犹豫了一会说道。

“不行!”舒陌毫不犹豫的否决,“你还不能下床,稍等下。”边说边起身朝着厕所走去,然后手里多了一个尿壶。

很熟练的将尿壶塞进被子里。

倒是印天朝,脸上很难得的竟然浮起了一抹浅红,就连眼神也略显有些闪烁。

见此,舒陌却是“扑哧”一声轻笑了出声,“印先生,你这是害羞吗?”

平时在床|上耍嘴皮,说着荤话的时候也没见他脸红,这会倒是脸红了。

认识他这么久,这还是舒陌第一次看到他脸红。

也不是说没有照顾过他,去年那次他受伤住处院,不也是她照顾的他吗?更何况那时候他们还没在一起。

那时候怎么没见他脸红?好像那个时候,他就已经初现流、氓本色了。

这会竟然还矫情害羞了。

被她这么一说,印天朝脸上的红色更浓了,有些责怪的瞪了她一眼,“舒陌,以后再收拾你!”

舒陌弯唇轻笑,“好,好!我知道了,我记着,等你好了随便你怎么收拾行不行?现在先解决尿急问题好不好?”

十分有耐心的劝哄着。

矫情,害羞有时候并不只是女人的专利,男人也是可以有的。

就像这会的印天朝,那就是很明显的借题小矫情了一把。

“你帮我。”印天朝索性耍起了无赖流、氓,不去接手舒陌塞进被子里的尿壶,直接就让舒陌把接下来的事情全都做了。

舒陌十分无语的摇了摇头。

行,看在他是病人伤员的面上,好事做到底吧。

有些费力却也很小心的将他的裤子脱下,然后……

“印天朝,你能让它听话点吗?”舒陌有些哭笑不得的看着印天朝说道。

这男人,竟然在这个时候也能起立啊。

印天朝有些别扭的侧过头去,“它又不听我的话,从来都只听你的,我有什么办法。”

舒陌默……

费了九牛二虎之几,才算是解决了这个么一个小问题,不止舒陌出了一头汗,印天朝同样也出了一身的汗。

舒陌只能又端来温水,给他擦拭了一遍身子。

沐云芝和印行远进来的时候,舒陌正好给他擦完身子,端着脸盆去厕所倒水。

“陌陌。”沐云芝唤着舒陌,除了欣慰就是心疼舒陌了。

“妈,爸爸,你们来了。”舒陌从厕所出来,笑盈盈的看着两人。

印天朝在听到“爸爸”两个字时,脸色沉了沉,只是唤了一声沐云芝,并没有理会印行远。

印行远见此也没有什么不悦的表情。

“陌陌,你休息一会,天朝我来照顾。”沐云芝劝着舒陌。

明天就手术了,这几天她就没好好的休息过。沐云芝看在眼里,疼在心里。

舒陌倒了两杯水递给沐云芝和印行远,“没事,我也没做什么,就只是喂他吃饭,然后帮他擦身而已。不累。”

“妈,我这有舒陌就行了,你们先回去吧。反正明天的手术也不是什么大手术,我过几天也打算转院回a市。”印天朝对着沐云芝说道。

沐云芝抿唇笑了笑,“桐桐和小米我让悦悦先帮忙照顾着。陌陌一个人也挺累的,我在也好原着她点,等你明天的手术完了再说吧。”

印天朝见她这么说,也没再说什么。

不过心里却怎么觉着她们好像有事瞒着他?

钟天贺刚出机场,便是被两人给架着上了一部车。

“干什么?你们干什么?!”钟天贺怒吼着。

“闭嘴!”其中一人面无表情的朝着他一声吼,那眼神就跟两把刀似的射着他。

钟天贺竟然就真的闭嘴不出声了。

“简总,人带到了。”

简亦扬坐车内,一脸冷肃,浑身散发着一股戾气。

“简总,不知我什么地方得罪你了?竟是劳架简总接待我?”钟天贺直视着简亦扬,冷冷的说道。

“坐啊。”简亦扬面无表情的看他一眼,指了指自己边上的位置。

钟天贺也没说什么,在他身边的位置上坐下。

“呯”车门关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