溺爱成婚:腹黑大少宝贝妻

第1589章 336 一起慢慢变老3

第1589章 336 一起慢慢变老3

“对了,你们两个都来了,那孩子呢?”沐云芝看着两人问。

“我哥会带着的,悦悦和二婶也会帮忙的。”初七说。

“真是辛苦他们了,桐桐和小米也要他们帮忙照顾着。”沐云芝一脸很是无奈的说道。

初七抿唇一笑:“没关系,桐桐和小米正好可以陪峦恋和小婕。两个小东西现在都会认人了。”

手术还是很成功的,现在不是只照顾印天朝一人,还有舒陌也是需要细心照顾的。

沐云芝一个人根本就忙不过来,印行远虽然说也要照顾,但他自己都是个病人,怎么可能还有这精力照顾人呢?

最后是印天朝和舒陌都没事后,沐云芝就强行逼着他回a市,该把工作交接转移就交接转移,直接住院接受治。

印行远见沐云芝这般关心在意他,就算再不愿意回去,也只能回去了。

初七留下来照顾舒陌,简亦扬也没说什么,给栾寐打了个电话,也一起留下来了。

印天朝大男人一个,沐云芝虽然是亲妈,但也总是有不方便的时候的。

所以简亦扬决定留下来搭把手。

印天朝醒来的时候,眼睛上是还包着纱布的,刚做过手术,不可能立马就拆纱布的。

“陌。”醒来时,唤的第一声自然是舒陌的名字,可惜应他的并不是舒陌,而是沐云芝。

“天朝,你醒了。”沐云芝一脸小兴奋的看着印天朝,轻声问道,“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妈?”印天朝的声音带着一丝疑惑,“舒陌呢?她没有在?”

沐云芝脸上的笑容僵了一下,随即温声说,“妈照顾你还不行啊?这段时间每天都是陌陌在照顾你的,你也总得让她休息一下的是不是?医生说手术很好,过两天拆了纱布就能看到了。好好休息,别多想。”

印天朝的眉头拧了一下,不正常,绝对不正常。

他做手术,舒陌怎么可能会去休息呢?

以他对她的了解,这个时候,就算是九头牛也不可能把她从他的身边拉离的。不管任何事情,她都一定会守在自己的病床前的。

现在她没在自己的病床前,那就一定是有事。是她没办法出现在他面前。

腰侧还有隐隐的痛意传来,凭感觉,他动手术的地方一定不止眼睛,还有腰侧。

只是他想不明白,为什么还要在他的腰侧动一个手术?之前不是已经都做过了吗?为什么要第二次?

那么多的疑问在他的脑子里一个接着一个的跳出来,告诉他这一切都很不正常。

“妈,你能告诉我实话吗?你觉的你说的这话能让我相信?”印天朝沉声问着沐云芝。

“天朝……”沐云芝很是无奈的唤着他。

“妈,你要是不想让我胡思乱想,就告诉我实话。舒陌怎么了?是不是跟我有关?我知道,她不可能无缘无故不出现在的。你说吧,任何事情我都能接受的。”印天朝深吸一口气,一脸沉静的等着沐云芝回答。

“天朝,”沐云芝长叹一口气,罢了罢了,这事怎么样都是瞒不住的,他说的没错,陌陌怎么可能会无缘无故不出现在他的面前呢?与其让他在这里胡思乱想影响心情影响伤口,那还不是如实的告诉他,也好让他知道陌陌为他做了多少事情,让他更加的心疼陌陌,对她更好。

“你这次受伤,医生说一个肾损伤切除了……”

“所以,她把自己的一个肾给我了?”沐云芝的话还没说完,印天朝便是接过了她接下来的话。

“嗯。”沐云芝点头,“她说,在前线是你的理想,她不想你因为缺了一个肾而人放弃你的理想。但是她无需冲锋陷阵也无需做体力活,一个肾既不影响正常生活更不会危及性命,所以她想让你的理想得以继续。她不让我们告诉你,是知道你要是知道的话,一定不会同意的。”

“天朝,陌陌做任何事情都是为了你好。现在手术也做了,为了不让她担心,也不白费她的一片苦心,你千万不能情绪过激知道吗?”

印天朝一直没有出声,沉默着,很是平静又平缓的呼吸着。让人猜不透他此刻心里在想什么。

他的过于平静让沐云芝有些担心,轻声的唤着他:“天朝,你怎么了?”

印天朝抿唇一笑:“妈,我没事。放心,我不会让她的苦心白费的。你在这照顾我,那舒陌呢?谁照顾她?”

“小七在照顾她。”

“小七?”印天朝略疑了一下,“她和亦扬也过来了?”

沐云芝点头,“是。”

“妈,帮我和舒陌办一个病房吧,这样你们也方便点。”

“好,我一会去跟护士说。”

手术并没有出现排斥的现像,两个人都恢复的不错,两天后拆纱布,印天朝又重新看到到了。

拆纱布后第一个入他眼眸的自然是舒陌,虽然她还是躺要病**,不过一点也不影响她的美丽。

在印天朝眼里,舒陌就是这个世上最美丽漂亮的女人。他能拥有她是他这辈子最大的幸福。

半个月后,两人出院。

钟天贺一脸颓废的坐在客厅的沙发上,茶几上的烟灰缸已经满满全都是烟头,客厅里烟雾弥漫,也不知道他到底抽了多少烟了。

下巴上全都是胡子,表情呆滞,眼神茫然。

茶几上除了堆满烟头之外,还有一份鉴定报告。

是他和印行远的人亲子鉴定报告。

报告显示,他和印行远根本就没有一点关系。

还有就是印行远住院,是肺癌,好像还是晚期了。

这一刻,他觉的前所未有的失败,他恨了印行远这么多年,为了报复他对母亲的伤害,他连带着印天朝也一起恨了,伤害了。到头来,原来最错的那个人竟然是他。

原来他才是那个最该死的人!

那他是谁?

或许对他来说,这个问题已经一点也不重要了。

深吸一口气,双手重重的抹一把自己的脸颊,现长长的舒了。

起身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