溺爱成婚:腹黑大少宝贝妻

第1591章 001 真心话大冒险——强吻1

第1591章 001 真心话大冒险——强吻1

“老妈啊,这些你已经说了十几年了哇,我都会背了。”幺十一背着一只双肩包,牛仔t恤,扎一条马尾,一双白色帆布鞋,迈着轻快的步子走出机场,接着老妈的电话,“妈啊,我又不是第一次出门。我这都已经第三年了哇。乖了乖了,我知道怎么自己照顾自己了,你就和我老爸乖乖的恩恩爱爱的开着咱家的小饭店。我等元旦的时候就回去看你们啊。乖了就这样了,帮我跟老爸说声我想他,拜拜。”

“呼!”挂了电话幺小幺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老妈现在是越来越哆嗦了,十一长假过完,她才回s市刚下飞机,手机才开机,老妈的电话就跟过来了。

又是那一大堆话,什么自己一个人在外面要多注意啊,别舍不得花钱啊,想要什么就给家里打电话啊,还有还有,在学校要听老师的话啊,跟同学要和睦相处啊,不可以吵架啊。

哦天!

幺小幺抚额中,老娘哎,你女儿今天二十一岁了喂,不是五岁喂。

从小到大,每次到学校这一番话是老妈的必备功课。她都快听的耳朵出茧了哇。

简明扼要概括一下就是:尊师爱友,有事找老妈。

她已经断奶n年了吧。

哎,没办法!

幺小幺一声轻叹,无奈的摇头,她老娘天生就是劳碌命。

嘢,也不对啊!她就从来见老娘给老哥这么苦口婆心的打过电话,难道她就这么不让老娘放心啊。

正想着,手机再一次响起。

看一眼来电显示,老哥来电话。

“哥,”幺小幺很是兴奋的接起电话。

亓君辙和助理从机场走出,一脸沉戾,助理跟在他身后,手里拿着平板正跟他汇报着工作以及行程。

“亓总,车已经准备好了,就在出口处等着。”助理杨开很是恭敬的对着亓君辙说道。

“嗯,”亓君辙点头,脸上没什么太大的表情变化。

“和华股的厉总约在晚上七点,魅力秀色v1包。中午和s大院方有个饭局。”杨开说着今天两个重要的饭局。

“哥,你什么时候回来啊,我都想你了。”幺小幺对着电话那头的幺玖撒着小娇。

兄妹俩感情从小就很好,幺小幺是幺家父母和幺玖捧在手心里的宝,那是疼在了极点。

“我给你寄了礼物,你到学校的时候应该就能收到了。”幺玖很是宠溺的说道。

“人家不要你寄的礼物了,人家都已经一整个没见到你了。人家可想你了,你都没感觉到的吗?小心肝都想的疼了,你真没良心了,扔下人家就不管不顾了,自己一个人在那边逍遥快活了。人家不管了,反正你得负责安抚我这颗受伤的小心灵了,要不然,我跟你没完了。”

呃……

这话怎么听着就那么让人误解呢?

这摆明了是在跟人打情骂俏嘛。

亓君辙迈着大步,正好经过幺小幺的身边,于是将她这一大段令人鸡皮疙瘩都竖起来的“情话”一字不落的听了进去。

冷不禁的打了个寒颤,然后就是撇头朝着她这边看来。

幺小幺也是作,你说你明明是在跟亲哥打电话的嘛,非就得摆出一副跟男朋友撒娇的味来,而且那声音还发嗲到无人能极。

亓君辙朝着她投来一抹略带鄙夷的眼神,幺小幺专注于向自己老哥撒娇发嗲,根本就没注意到自己被一个男人给鄙视了,继续若无其事的跟电话那头的老哥“打情骂俏”中。

亓君辙的脚步迈的很大,幺小幺也不知是本能还是自觉,一边接着电话,一边竟是跟上了亓君辙的脚步,两人几乎是保持着一前一步不过两步的距离。

于是乎,亓君辙把她那发嗲到令人作恶的声音从头听到了尾。不禁的拧了下眉头,似乎有些不悦。

出机场大门,一辆商务车已经停着等了。

“亓总,我们的车。”杨开指了指前方的商务车对着亓君辙说道。

幺小幺接着电话朝着巴士站走去。

“哎呀!”后在有人不小心推了她一把,幺小幺一声尖叫,手机从手里飞了出去,整个人则是朝前倾去。

然后……

“咚”的一声,幺小幺很没有形像的摔在了某人的脚边,她的屁股边上是一双擦的锃亮的黑色皮鞋,甚至都可以当镜子来用来。

“咻”的,幺小幺气不打一处来。

这个男人刚才要是好心的出的扶一把,那她就一定不会屁股着地摔疼的。他明明可以出手相助的,但是他不但没有出手相助,而且还故意的往后退了一步,眼睁睁的看着她摔倒在地。

她屁股都快开花了好不好,很疼的好不好!

男人,真没有绅士风度!

“喂!”幺小幺一个骨碌的站了起来,拍了拍自己摔疼的屁股,气呼呼的朝着亓君辙吼道,“你干嘛不抚我一下,你有没有公德心的啊,怎么眼睁睁看着人家摔倒的?我是跟你有仇啊还是有仇啊,至于你这么落井下石啊!你摔一下看看,看你的屁股会不会疼了!”

好吧,幺小幺是真的生气了,一生气就口不择言了,心里怎么想的嘴里就怎么冒出来了。反正就是现在她很生气了,是这个男人害的她屁股摔疼的。

亓君辙一脸阴恻恻的瞟着她,冷戾的双眸如两把利刀似的扫视着,冷冷的说道:“我为什么要帮你?我认识你吗?”

幺小幺双手往自己腰上一叉,气哼哼的吼道:“助人助己不懂啊?敬老爱幼不懂啊?别以为你摆张冰脸你就很酷了,姐也会的好不好!”

说完,脸一拉又一沉,直接也摆出一抹冷酷到冰山一样的表情来,大有一副欲与他比赛一番的架式。

站于亓君辙身边的杨开嘴角在不停的抽搐中。

敢这么跟boss说话的,这女孩子还是第一个。

佩服佩服。

“小姐……”

“幺十一!”幺小幺打断杨开的话,报上自己的名字。

她讨厌叫她“小姐”,就算叫她“同学”也好过“小姐”这两个字。

“幺小姐,我们很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