溺爱成婚:腹黑大少宝贝妻

第1593章 003 真心话大冒险——强吻3

第1593章 003 真心话大冒险——强吻3

“什么?”曾宝玉一脸茫然的看着她。

“腹黑高富帅最喜欢的就是**、丝小白菜!因为我们够白,吃起来嫩!”边说边摆出一个风、骚妩、媚的动作,直接秒杀了曾宝玉。

曾宝玉真是受不了这一只了,你说她白吧,她黑起来的时候,比谁都黑。你要说她黑吧,她又白的跟只小白老鼠似的。

得,这就是典型的人格分裂症。

“嘿,**、丝小白菜,”曾宝玉笑的一脸奸贼奸贼的,拿自己的肩膀蹭了下幺小幺的肩膀,笑盈盈的说道,“你要真想钓个高富帅,那今晚就绝壁是一个好机会。”

“什么机会?”幺小幺一脸白目的看着她。

曾宝玉朝她很是俏皮的一眨眼,“咱家交际花今天生日,听说可是下了重血本了。在魅力秀色请客,你想想,她是什么人?这么好的机会,她能让包她的那男人不出出血?我估计着,今晚来的肯定都是大派头的人物。嘿嘿,所以……嗯哼,你懂的嘛!”

边说又是用着肩膀蹭了她一下,那脸上的表情是贼奸贼奸中还带着一丝暧昧了。

“你跟我一起去?”幺不幺往她脖子上一勾、搭,“宝哥哥,人家离不开你的中啦。”

“死滚啦!”曾宝玉直接拍掉她的那两只狼爪。

幺小幺是第一次来魅力秀色这地方,听名字就知道是,风月场所了。

不过幺小幺也不是那种老冒到土掉渣的人,风月场所那也不一定只会做那些风花雪月的事情的嘛。

喝喝酒,唱唱k那也很正常。

交际花是他们班的班花,也是校花。

有一个很好听的名字,郁婕妤。

好吧,幺小幺和曾宝玉都承认,交际花的老爹老娘十分有才,给女儿起这么一个字名,那到底是希望女儿过的好呢还是不好呢?

你你要是真是望女成凤的话,你要么索性就起个更响亮一点的名字。诺,什么郁王妃啊,那也好过婕妤吧。说真的,婕妤真不是一个高的妃嫔啊,只不过是一个小老婆而已嘛。

这下好了,郁婕妤是真的做到了她老爹老娘给她起的名字了。

听说现在是被一有钱男人给包了,每天都穿的光鲜亮丽的,全身上下里里外外全都是名牌啊名牌。

不过她自己也知道,被人包了这事要是说出来,那太有损她校花的身份了。

所以人前人后,她半句也不透露那老男人的消息来。

不过最近听说她换了一个金主了,而且这个金主貌似不是老头,是个很年轻的人,也没有老婆,对她出手也阔绰。

于是,郁婕妤那眼睛就更加的往上移了,那都快朝天了,走路也是昂道挺胸的。

幺小幺和曾宝玉还私底下议论过,那什么,交际花的那一对胸好似大了一个码了哎。

以前是d,现在那起码得有g罩了。

看来,那男人魅力无限大啊,掌力也不小啊,能把女人的胸给揉大一个码。

哦哦,羡慕嫉妒恨ing!

为什么这么说?

那还不因为曾宝玉同学是一个太平公主。

幺小幺是还行了,至少自己还满意了,36b,很标准的大小。

但是曾宝玉就杯具了哇,看着自己只有34a的两个小馒头,鬼哭狼嚎中。

为毛啊为毛呀!

她老娘好歹也是一个娇气滴滴的美人胚子,那是有身材有身材,要相貌有相貌,有气质有气质,在风韵有风韵。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嫁给了她老爹那个大老粗。

但是为毛到了她这,她就成一太平公主了呢?

宝玉为此将所有的过错全都推到了她家老爹的身上。

那时候幺小幺看着宝玉的那一片太平,听着她埋怨着自己的老爹,笑的前仰后翻完全没有形像可言。捂着自己笑的发疼又发酸的肚子,安慰又开导着“太平公主”曾宝玉,“乖了乖了,宝哥哥,你也别这么泄气。听说女人是有第二次发育机会的,虽然你的第一次发育很不理想,但是希望你能好好的把握第二次机会。”

曾宝玉一脸兴奋似看到了希望,急急的问:“什么机会?”

幺小幺幽幽的看一眼她的一马平川,很是暧昧的说道:“找个掌力大点的男人,多摸摸,我保证你的可以从34a发良成34b。”说完,又“咯咯咯”的笑着在**翻滚了。

曾宝玉“嗷”的一声就扑了上去,“幺十一,你个无耻下流没节操的女人,姐现在就要摸你!”

“啊,你别摸我啊,我对自己的还是很满意的啊!再说了,你这是雌性的手啊,不是雄性的啊,摸了也没用啊!姐的第一摸是要留给我的高富帅的,不是你这一只狗爪啊!”

两个女直接就闹成一团。

所以说,这才会有宝玉说郁婕妤的胸大了一个码是被男人的手摸大的,那完全就是被幺小幺这个腐女给带坏的。

“嘿,嘿,这就是你说的人才济济,高富帅巨多的机会?”幺小幺端着一杯橙汁,蹭了蹭曾宝玉的手腕,轻声说道。

狗屁的高富帅啊?全都是自己学校的一大堆矮挫穷,最高最富最帅的那个也就是郁婕妤的那男人。

不过幺小幺怎么也没在那男人身上看出什么气质来啊,那简直就是一爆发户的感觉嘛。

跟她老哥,那完全就不是一个档次的。

她老哥那才叫一个真正的高富帅好吧。

嗯,幺小幺是一个哥控。从小她老哥就是她的偶像,她甚至还把她哥定为择偶标准。

“喂,是你自己要求高了好不好!”曾宝玉嗔她一眼,“那个,那个,还有那个,不都挺符合标准的吗?”边说边拿眼神戳了戳坐在对面的几个。

“啊呸!”幺小幺直接啜了她一口,“你是没见过帅哥吗?就那样的也叫帅哥?你看你看,他的牙齿歪成那样,二师兄的钉耙都比他整密了。边上那个,你看他的吃相,二师兄都比他优雅了。还有最后一个,别以为戴了个平光镜我就看不出来了,那是眼睛吗?那是细线好吧!”

“幺十一,你是相亲找对像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