溺爱成婚:腹黑大少宝贝妻

第1603章 013 试用期里如何表现?1

第1603章 013 试用期里如何表现?1

幺小幺刚一回到寝室,直接被曾宝玉给扑在**,“大刑逼供”。

“死滚!”幺小幺甩她一腿,瞥她一眼,“你脑子里除了这些大黄的废料,还有其他的废料吗?”

曾宝玉很实诚的摇头,“没了。那你倒是说啊,到底怎么样了嘛!你都不知道,你们俩走后,那死猪头的脸有多难看。还有,有关你的谣言已经开始漫天飞了。”

“啊呸!”幺小幺嗤之不屑的啜了一口,“屁谣言,本姑娘行得端坐得正,那就是事实。”

“啊?”曾宝玉扑闪着两只大眼睛一脸惊悚的看着她,张巴着嘴巴说,“你的意思是,他们说你一脚踏两船,这是事实?”

“啊呸!”幺小幺怪怪的啐了一口,“哪只说的?宝哥哥,找人砍了去!五马分尸,敢这么造本姑娘的谣,活的不耐烦了吗?丫,姐什么时候脚踩两条船了?去,大刀侍侯,砍了!”

边说边又拿自己的脚踢了踢曾宝玉。

曾宝玉往她**一倒,双手往后脑上一枕,“大小姐,拜托,你刚才自己说的,这是事实。”

“屁!”幺小幺又是啐了好怀口,“我以为你是说我跟亓君辙呢,我跟他那是事实,我什么时候跟那猪头有关系了?拜托,你用脑子想想行不行?”

一脸恨角不成钢的拿手指戳戳戳的戳着曾宝玉的额头,埋汰说:“你说你怎么就一点也没继承曾老爹的精明呢?也没有继承琳琅阿姨的优美呢?怎么就除了一马平川就是一团桨糊呢!”

说完还十分不屑的瞥了一眼曾宝玉的坦胸。

因为是躲着原故吧,那本来还有一丢丢鼓起的34A,直接就一马平川的一点弧度也没有了。

“倏”的,曾宝玉一个鲤鱼打挺坐了起来,咬牙切齿的怒视着幺小幺,“幺十一,你信不信我跟你没完啊!你不知道这是老娘的痛处吗?你竟然直戳不说还往我伤口上撒盐!一马平川怎么了啊,你还平不起来呢!”

说完,很是高傲的一挺胸,一昂头,将她的34A抖了抖。

“再抖你也抖不出那个动作来!”幺小幺瞟了她一眼,十分不屑的哼唧。

“啊,幺十一,我跟你没完!”曾宝玉嘶吼着又扑了上去。

这能怪她吗?能怪她吗?

她哪里知道,她老娘那么逊了,什么优点都没有给她,就只给了她一张脸。

她老娘是要身材有身材,要脸蛋有脸蛋,要气质有气质,在修养有修养,怎么到了她这就除了一张脸蛋之外,全都成泡影了呢?

嗷呜!

宝玉同学怨念中。

幺小幺这一天心情可好了,那是爽了爆棚了。

不过心情一爽,那自然而然上课又神游了。

用她自己的话说,她就不是一读书的料,不过考运倒是挺好的。

虽然说平时的成绩那就一个烂,似乎从小到大每一次平时测考,她就没有一次是高过70分的。甚至很多次,那都是刚刚过极格线的。

就跟打了发条似的,反正一到60\61这个分数,她就直接档不动了。

老师看着她那分数,除了摇头,那就是叹气了。

基因突变啊,原来是这么的强大。

但是谁让她有一个优秀到爆棚的老哥呢?就算她是压低的,老师对她还是乐呵呵的。这就是有一个优般的哥哥的好处啊。

这要是换成其他人,老师老早就冷眼相待,直接被打入冷宫了。

所以,她这是托了老哥的福啊。

但是,她的考运还是不错的,每次升学考,她竟然能跟考神附体一般,考出令人诧目的成绩来。

诺,S大就是她踩了****运给考上来的,而且还是一本的说。

本来老爸老妈是想让她填A市的学校的,那她就是想过过飞离宠笼,自我独立的生日。于是,就选了S市的S大,好吧其实这也是双方各自退让一步了。

本来她还想去更远的,她可不想这辈子都生活在温室里,那她以后还怎么独立生活呢?

于是,在老哥的建议下,选择了离A市仅一个半小时飞机的S市。

其实她也没有老爸老妈想的那么没用嘛,出了温室她还不是一样活的潇洒又惬意。

三年下来,幺爸幺妈也总算是放心了。这个女儿,他们从小捧在手心里的女儿,总算也没有让他们失望。

幺小幺一整天的课都在神游太虚中度过的,脑子里一点也塞不进去导师讲的资料,反而全都是亓君辙那张帅脸。

啊呀,完蛋!

她彻底中毒了。

幺小幺直拿自己的头撞着桌面,神经失常中。

换来了全体同学很一致的异样眼神。

曾宝玉直接狠狠的一掐她的手臂,用牙缝与鼻腔发音,“幺小幺,你丫别在这里**丢人现眼!”

幺小幺回神过来,挺胸坐正,弯唇微笑,瞬间由一女神经变回了女神。

我靠!

曾宝玉低咒中,要不要这么神速啊,从一个女神经变回女神,竟然只需要不到两秒钟的时间。

这就是幺小幺的本事,只有在自己人面前才会露出女神经的一面,在外人面前,那绝对就是一优雅的女神,虽然说成绩是差一点,但是一点也不影响她的女神形像。

曾宝玉鄙视中。

终于熬完下午两节课后没课了。

幺小幺坐的脖子都酸了。

“幺小幺,你抽疯了?一整天都在间歇性癲狂不定时发作?丫,思\春也不是你这个思法的!”曾宝玉轻讽着她。

幺小幺丢她一白眼,“哥哥,春天早就过了,现在是秋天,你用错词了。姐不跟你扯了,我下午还有事。”

“喂,你有什么事?”曾宝玉急急的在她身后喊。

“约会,行不行啊!”幺小幺很随意的丢给她,“你要没事,也赶紧找个发展发展,就算为了你的34A能够了发快点发芽,你也得考虑考虑啊!”边说意味深长的瞥一眼曾宝玉的一马平川。

“丫,你怎么不去死!”曾宝玉愤愤的瞪她。

死东西,老是戳她的痛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