溺爱成婚:腹黑大少宝贝妻

第1608章 018 小幺,生日快乐2

第1608章 018 小幺,生日快乐2,溺爱成婚 腹黑大少宝贝妻,五度言情

然后就不止早餐了,一天三餐,每餐都是一起吃的。

气的曾宝玉嗷嗷大叫,直呼幺小幺是有异性没人性。你一天三餐,留一餐给她行不行啊!你就这么跟你的男人腻歪在一起,你要不要考虑一下她这没男人要的单身狗啊!

很凄凉的好不好!

幺小幺直接丢她一白眼,扔下一句话:你师兄师弟的那么一大群,想要找一个还怕有难度?随便吼一嗓子,就分分钟搞定的事情。姐才没空陪你。

她现在可是还在试用期阶段啊,她不得拿出十二万分的**与诚意啊?哪里敢有一点的懈怠啊!万一因为她的不积极而被OUT了,她找谁哭去?

得,典型的有异性没人性,就是幺小幺这样的了。

于是,曾宝玉直接倒地身亡,要不要这么得瑟啊?你也说了那一大群是师兄师弟嘛,那怎么可能的嘛。

再于是,曾宝玉形单影只被人抛弃了。

不过还算幺小幺有良心,没有夜不归宿,虽然是晚了点回吧,但至少还是每天都回寝室的。好吧,曾宝玉同学心满意足了,至少还没有到找不到回家的路这个程度。

也至少亓君辙那男人还算是个君子,没有对小幺那什么什么。

幺小幺的日子过的跟蜜似的,那绝对是一个从蜜缸里掏出来的甜枣。看的曾宝玉直呼她也要找个男人来泡一下蜜。

可惜不是每个人都如幺小幺这么幸运的。

一眨眼,一个月过了。

蜜一样的日子过的很快啊,幺小幺每天都问亓君辙同一个问题:我试用期表现怎么样?

亓君辙每次都丢她同样的回答:你自己觉得你是一个合格的女朋友吗?

幺小幺讷,然后很实诚的摇头。

确实,她真不是一个合格的女朋友。她每天要做的事情,那就是被他照顾。

幺小幺下定决心,她必须要朝着优秀奔去,而不是合格。

还有两个月,她怎么也能从不合格赶上优秀的。

这天,周末

破天荒的,幺小幺在六点之前醒了,差一点跌破了曾宝玉的眼镜。

“幺十一,你哪根神经搭错了?现在才五点五十,还没到六点。你干嘛呢?”曾宝玉窝在自己的被子里,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幺小幺问。

这是天要下红雨的节奏吗?怎么就看到幺小幺在六点前起了呢?

幺小幺甩她一个下巴,十分高傲的哼着小曲进洗手间洗漱。

洗手间里传来人轻声欢快的哼曲,说明她的心情很好。

“我嘞个去!”好半晌,曾宝玉很是懊恼的一拍自己的脑门,然后以极快速度从自己的**起,朝着洗手间走去。斜斜的,懒洋洋的跟个二流子一样的倚靠在门框上,朝着幺小幺吹一个轻浮的口哨,“嘿,幺小幺同学,看你这风、****,今天肯定是没空陪我了是吧?”

幺小幺正刷牙,满口都是白色的牙膏泡泡,不以为意的瞥了一眼曾宝玉,口齿不清的说:“自己找节目去。”

曾宝玉嗔她一眼:“有异性没人性!”

“有本事,你也没人性一个给我看看。”幺小幺很是得瑟的哼道,“我说,就算为了你那可怜的34A,你也得抓紧了。要不然,你的小玉米不长大啊!”

“啊!”曾宝玉愤愤的一声咬叫,“幺十一,我恨你!你又刺激我!”

“哼!”幺十一嗤了她一声。

六点,幺小幺的手机准时响起。

手机响起的时候,幺小幺正从洗手间出来,一听手机响,几乎是用百米冲刺的速度冲到自己床前,一把抓过手机,看也不看的接起电话:“喂,我已经起了。”

“小幺,生日快乐。”耳边响起的不是期待中熟悉的男人声音,而是另外一个声音。

陌生,却又有些熟悉。

幺小幺微怔了一下,似乎有些反应不过来。

“小幺,怎么了?是不是很激动?我想我应该是第一个祝你生日快乐的人吧?”耳边再一次响起很是愉悦的声音。

终于,幺小幺听出这是谁的声音了。

“向明?”有些试探性的问。

“是我啊!怎么样,是不是很意外?”向明一听她喊自己的名字,心情更好了。

意外你个头啊!

谁愿意听到你的声音啊!

幺小幺趄不打一处来,一早上所有的好心情全都被他给弄没了。

“谢谢。”淡淡然的说了一声。

正在这个时候,传来敲门声。

幺小幺心想,不会是亓君辙吧?

他知道今天她生日,所以不打电话直接来敲门了?

“不好意思,我还有事。谢谢你的祝福,再见。”幺小幺说完毫不犹豫的挂断了电话。

曾宝玉正在洗手间里洗漱,听到敲门声,朝着幺小幺喊:“幺小幺,该不会是你男人吧?你给我兜着点啊,我还没换衣服呢!你赶紧跟你男人出去了,我就不当你们的电灯泡了。怎么样,姐姐我够体贴你的吧?记得我的好啊!”

幺小幺有些纠结了,为毛?

她也还没换衣服啊!

还穿着长袖睡衣裤啊,头发也还没梳啊,只是洗了脸刷了牙而已啊。

男人,你要不要这么身体力行啊。要不要这么雷厉风行啊?

你总不能就让我这么给你开门啊!

拜托,这是女生宿舍啊!

“你等下,我换件衣服马上。”幺小幺朝着门喊道,然后就打开自己的箱子,开始找衣服。

到底他今天应该穿什么衣服呢?

活泼一点呢?还淑女一点呢?深色一点呢?还是淡色一点呢?花一点呢还是素一点呢?

纠结了。

门外的人也没有急,就这么很有耐心的等着。

最终,幺小幺挑了一条熏衣草色的及膝九分袖淑女裙,又以最快的速度套了一条黑色打底裤,将自己的头发很随意的扎了一条马尾,拿出一双半长咖啡色圆头靴。

将**那堆了的乱七八糟的衣服胡乱的往箱子里一扔,将箱子一盖,就去开门。

门打开。

“小幺,生日快乐!”一大束火红色的玫瑰花出现在她面前,却没有见着捧玫瑰花的主人,但是那声音却不是亓君辙的声音。

与此同时,幺小幺的手机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