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徒

第16章 假如你是我老婆

第十六章 假如你是我老婆

第二天,一进办公室,章文急急忙忙打开电脑,开玩笑,压了1300元钱呢,连常晓蓉和他说话也没听进去。

用户名,密码,进入……章文眼前一亮,虽然感觉会赢些,但…但…这赢利高了些吧?6场比赛赢4场,输1场,还有1场赢一半,总共赢利1020元。

其中下注300元的章文下的是欧洲盘和,这场比赛就盈利600元。这场比赛是按赔率分析表投注的,按照分析计算主队打平时,庄家的盈利最大,而大部分的时间赔率是主队让1球,中间出现了几次让半球的赔率,很快又跳回到让1球,章文则看好下盘,但押下盘,受让半球的时候最高水位也才2.1。标准盘“和”再往下分析,既然押下盘就是看好客队能打平或赢球,但从实力上来说客队赢球的可能性不大,所以章文直接下注300押和。应该说这是个投注技巧,押标准盘比押亚洲盘多赢了270元。

而且这场比赛也是章文给“黄粱圆梦”推荐的2场冷门中的一场。

但输掉的那场比赛就有些看不懂了,强弱分明的比赛,强队还是主场,赔率是让球半。但结果居然是0:1。这冷门太大了,章文很想知道是怎么回事?可这几场比赛都是小联赛,网上没有详细的点评,章文只好从自己的收藏夹里找出一个全英文的网站,总算找到了这场比赛的详细报道。

借助即时汉化功能,再加上记忆中的词汇量,大概看懂了内容,主队的一名主力腹泻不能上场,另外开场不久主队被罚下一人,以十人应战还是占尽优势,但似乎运气差了些,全场4次击中门柱,得势不得分,倒是客队抓住为数不多的防守反击机会,攻入一球。章文在把自己掌握的二十几家赌场的赔率变化过程都仔细看了一遍,没有什么异常,只能把这场比赛归入意外。

再打开“足彩大家赢”看看网上合买的几个大佬,“黄粱圆梦”这期投注8万,没有中奖,倒是给章文在qq上留了言,意思是推荐的比赛收到,中了一个小冷,没有奖金,请继续。

章文也没在意,这钱哪有那么好赚的……

“哼!刚好了两天,又玩上了!”常晓蓉一面做着标书一面说。

“哪里?看看新闻而已,你刚才好像和我说什么事?”章文随口问着,也打开软件,开始工作。

“我说什么都没你的新闻重要,别烦我,我这忙着呢!”常晓蓉盯着电脑,赌气道。

“好,好,您忙。我不打搅了。”章文心情不错。也投入到工作中,一时间,办公室里只听到敲键盘,点鼠标的声音……

“哎!和你说件事,帮我参谋一下,好不好?”常晓蓉忍了好快一上午了,还是开口了。

“说”章文眼睛盯着电脑回道。

“人家好好和你说点事,你就不能认真点,真是的……”常晓蓉嗔怪地说。还隔着桌子踹了章文一脚。

“哇!隔山打牛啊!说吧,洗耳恭听。”章文停下手中的活。

“有两家单位请我过去,我拿不定主意,想听听你的意见。”常晓蓉小声对章文说。

“嗯,正常。说说他们开出的条件。”想挖人,就要开出条件来。

“一家是审计单位,收入和工作量挂钩,有双休,离我住的地方乘车一小时不到。还有一家是和我们公司一样,建筑单位,但是没我们公司规模大,开出的年薪十万,还配辆车,离家有点远。也是单休”常晓蓉把情况说了。

章文想了一会,对常晓蓉说:“先说第一家,审计单位,朝南坐,来审计的单位请吃送礼肯定不少,各项福利也不错,但工作量不小,因为常规审计单位也就一两名做安装的,剩下的都是做土建的,说是双休,但是你工作来不及,还是要加班的,而且没人要求你加班,是你自觉地。我弟弟就是每星期说是双休还不是都加班。照我弟弟他们那的安装收入来看,七八万左右吧。”

“嗯,差不多,我了解下来也是这样,而且私活基本上没时间做了。请吃送礼也没什么花头,现在都是送卡,五百一千的,一年收20张卡也才一万多点,还不如我做个私活。这家我是不太想去。”常晓蓉点点头说。

“第二家倒是蛮有诚意的,还配辆车。问题是你要去的话得先花三个月学个驾照。再说有个车上下班时方便了,但去工地也变得理所当然了。而且上班路程远了不少。至于年薪,你去年在这拿多少?”章文问道。

公司的年薪是打在卡上的,保密的。章文去年算上每月的生活费一共才拿了四万,嘿嘿,谁叫自己不好好学,混日子呢?

“八万。加5千全勤奖。”常晓蓉悄悄说。

“靠,这娘们真有钱!再搞点私活,一年怎么也得有十五六万了。”章文小声嘀咕。

“知道了就行了,怎么那么多废话?”常晓蓉瞪了章文一眼。

“那就是多了一万五,车其实就是给你用用,产权又不会写你的。这个事还是你自己拿主意,如果是个男的,基本上就跳槽去了,女的么,好像车的吸引力就没那么大了,这是你应该问你们家贵喜呀!”

章文感到一辆车还真挺有吸引力的,自己要是有辆车,也用不着天天挤公交了。

“他是极力赞成我去这家建筑单位,我很犹豫,你说我要不要去?”常晓蓉看着章文。

“稳妥一点,等到年终看看我们公司发多少。我估计也会涨一些的,今年中标的项目都快2个亿了,到年底肯定超2亿。工作量增加老板不会看不到吧,连我都跟着加班了,不知道我今年能拿多少?”章文有些向往年底也能像常晓蓉那样,卡上打个五万。

“别做梦了哦,你才好好工作了一个月,到年底有个五六万就不错了。”常晓蓉把头扬得那个高,直接凉水泼下来。接着说:“可是等不到年底呀,这几天就要定下来,章文,你说我该不该去?”

“别问我,这事我没经验,我出的哪门子注意!”章文深受打击,人家都在挑挑拣拣了,自己这还没学出徒呢。这叫什么事啊!

郁闷!无比郁闷!

“那假如你是贵喜,你说我去不去?”常晓蓉可不管章文的感受,追着问。

“应该这么说,假如你是我老婆。”章文哼哼地纠正道。

“都一样,快说,该不该去?”常晓蓉白了章文一眼。

“去,你去了,收入增加了,逢年过节休息天跑个亲戚逛个超市也有个车,到哪都能炫耀炫耀,也算是真正成为有房有车族了,一举三得。”

“嗤!你们男人就想着自己,都是自私自利的家伙!”常晓蓉撇了撇嘴,心里还是挺满足的:“那章文,你想不想我去?”

“还…还…还是假如你是我老婆?”章文对这个问题准备不足,结结巴巴地问。

“去死,你还假如上瘾了!”常晓蓉怒道。

“那跟我有什么关系,我才懒得管呢!”

章文又耍起了无赖。双手枕在脑后,脚也翘到了办公桌上,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哎呀!说说嘛!”对付这无赖,常晓蓉只能放低了姿态。

“你上次辞职是为什么?”章文认真了点。

“和办公室的几个皇亲国戚处不好,不开心。”常晓蓉原来的单位也是私企,办公室里都是老板的亲亲戚戚。

“对呀,所以说,收入是一方面工作环境和心态也很重要。在这我看你精神好得很,撒泼斗嘴,从不落下风,我都有点招架不住。嘿嘿,与人斗,其乐无穷。再说,你原来的老板不是还欠你几千块钱吗?咱们公司的老板这点还是做得不错的,从不拖欠薪水。”章文边说边站起来准备吃午饭去。

“谁要和你斗,一个大男人也不知道让着女人点。”

“靠,让你,就你这悍妇,我使出浑身解数也才堪堪打个平手。”章文夸张的上下打量着常晓蓉。

“去死!”常晓蓉操起一本书飞了过来。

章文赶忙关上门。接着,再开个门缝,伸头进来:“要不,别去了,你走了就没人请我吃龙虾了。”

“吃!吃!就知道吃,我就算不去也不请你吃。”看着章文又把脑袋缩了回去。

接着又伸进来:“那还是去吧,你在这,我的人身安全太没有保障了,我很期待你走后再招进来的是个温柔善良的美女。”

看到常晓蓉又在桌上找“暗器”。章文慌忙跑开了......

常晓蓉看着门口忍不住笑了出来:在这倒真的挺开心的,虽然有时候很忙,但哪家公司不忙又出高价请你呢?和这家伙在一起真的挺轻松,看似漫不经心却把事情分析的很透彻,唉!挺聪明的一个人就是太贪玩,上进心不强。

常晓蓉脸一红,想这些干什么?拿起手机,打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