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徒

第19章 总有意外事

第十九章总有意外事

和前一阵的忙碌相比,这几天相对轻松多了,也没有急活,但还是一片忙碌,每间办公司都这样,没看到谁特别悠闲。

侧面了解了一下,好家伙,都在做私活,章文原来的小得意顿时没有了,科室里的人哪个不比章文资格老,都有自己的关系,现在正是施工旺季不怕没私活,就怕没时间。

常晓蓉一口气接了三个活,办公室里只听到敲键盘和点鼠标的声音,最近几天两人连话都没怎么说,感觉像在争分夺秒地抢钱——累并快乐着!

章文是第一次完全用软件作业,虽然知道章越会最后检查一遍,但还是很仔细,对算量软件的操作也摸索出不少快捷的方式,对图纸的理解也比过去有了显著的提高。

常晓蓉就比较累了,她做的是安装,金额不高,涉及面不少,图纸上反映不出或对不上的都要去现场看看。

这就比较麻烦了,上班时间跑到别家的工地去,实在是说不过去。但是,扒分之人自有应对之策。近的地方就利用午休时间,借辆车和章文一起开过去。远的地方就集中到周末或星期天去一趟。打个的也在所不惜,每天做到六点半,吃完晚饭回家……

章文发现这个星期除了吃早饭,竟然没有别的花销,才用了几十块钱。

原来我也可以这么省的!章文都为自己感动。可惜刚感动了没两天,家里的空调坏了,还是章文那间屋的,靠!白相人嘛!刚省了几个钱这就翻着几百倍的要砸出去,现在人也是娇气,没个空调还真难过,试着给金胖子打了个电话:“胖子,你们公司文教办公用品包括空调吗?”

“那当然,凡是办公室里有的我们这都有,干嘛?想往我们这推销空调?”金胖子中气十足。

“不是,家里的空调坏了,想买一台但安装要排好几天,现在是空调销售旺季。所以问问你有没有办法”章文郁闷地说。

“哈!找我算你找对人了,要多大的,几台?”怎么听着有点得意洋洋滴样子。

“1匹的有吗?要一台。”章文的房间只有十个平方。

“没有,最小1.5匹,格力的,今天…太晚了,明天帮你装好,怎么样?”胖子一面说一面盘算着时间。

“多少钱?”章文很惊讶胖子的办事效率。

“免费!”回答的底气十足。

“哪拆下来的?”章文一听就明白肯定是二手机。

“嘿!还真瞒不过你,教育大楼,上个月拆回来的。”胖子有些惊讶。

“好不好?别弄台老爷货,三天两头修。”章文对这厮有些不放心。

“基本上就是全新的,过完年装的,才四个月,而且都没怎么用过。我帮我姐夫也装了一台。”胖子又得意起来了。

“有这好事?那你不早点告诉我,靠!不是找骂嘛。还跟我这穷嘚瑟。明晚上七点,过来装。”章文直接挂了电话,咧嘴偷笑:好久没收拾这货了,电话那头估计暴跳如雷了。

“靠!什么话?我欠你的?喂?喂?…挂了?”金胖子刚咧开的嘴还没收回来,不可思议地看着手机。

“胖子,怎么了?谁的电话?”他姐夫问,原来胖子在他姐的盒饭店里帮忙呢。

“一母牛,太大,气着我了”胖子一脸的郁闷,不耐烦地说……

气归气,胖子的动作还是很快的,第二天傍晚就带人来把章文的空调换好了,虽然很有暴打章文的愿望并付诸行动,无奈章文这厮太狡猾,夹住胖子的脖子死活也不松手,最后两人同时喊停,才罢手。

胖子拿了两包烟打发走了装空调的人,回过头对着章文咬牙切齿:“草,免费送你一台,倒像欠你的一样,比我还横!看清楚喽,基本就是全新的,冻不死你!”

还真是,除了外壳有点刮伤,还真看不出是二手的,连吹出来的风还带着新空调的塑胶味。

看着胖子愤愤的样子,章文拍拍他肩膀:“行了,别委屈了!哥请你吃饭去吧。”

“那是必须滴,哼!钱带足啊,从昨晚气到现在,还没好好吃过东西呢!”胖子恶狠狠地道,转而问章文:“要不要叫嫂子一块去?”

金胖子进门时,陈怡芳和他打了个招呼,然后就关在屋里再没出来。章文摆摆手,上了胖子的车,找了一家小区附近算是最好的饭店。

“这就是你们这里最好的饭店了?这也太差了点。我们镇上新开的几家店都比这上档次”胖子一边点菜一边撇了撇嘴。

“这可是真正的平民区,没什么大老板,也没什么高官,来吃饭的都是工薪阶层老百姓。你最近怎么样,看起来不错嘛,体重回升很快嘛!又二百二十斤了?”

“还差五斤,心情好多了,就是太忙,要不然早就恢复到我的巅峰状态了。”胖子还在点菜。

“嗨!嗨!你点了多少了?你不会想靠这一顿把差的那五斤给补回来吧?”看着胖子极认真的这勾一下,那勾一下,章文不禁有些发毛。

“唉!算了,马马虎虎就这些吧,先上6瓶啤酒。”胖子似乎还没尽兴。

“你那盒饭店能赚着钱吗?光喂你就得一百多份白做。”章文看着胖子直摇头。

“扯淡,现在每天卖300份呢,不过,上星期我姐夫开车撞了个人,赔了两万,私了。这星期又买了辆新车。”

“私了?不是有保险吗?”章文有些疑惑。

“我姐夫驾照不是还没考出来嘛!”胖子闷声尴尬道:“本来想就在镇上开开,又没有警察,谁想到会撞人?算了,刚开车总会有点事,顺便把那小破车卖了,买了辆金杯。”

“呵!大手笔哦。”

“一开始我就说买辆新车,我姐夫那人非要省钱,现在后悔了,给人家单位送饭,还要免费送一锅汤,那小破车根本装不下,所以说农民就是农民,干不了大事。”这货摆出一副事后诸葛亮的架势。

“说什么呢!”章文隔着桌子给了他一脚“你不也是农民,就是这农民在你落难的时候,倾尽全力帮你的,才过了几天,你倒发起牢骚来了”

“那是那是,我就说说我的建议,我对我姐夫从来都是很尊重的。”胖子陪着笑解释着。“就是你那钱,又得等等了。”

“最近我没惹什么祸,不急。这空调到底怎么回事?”章文摆摆手打断了胖子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