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徒

第22章 人比人得死(上)

第二十二章人比人得死(上)

清闲了几天,公司里又开始忙起来了……

常晓蓉这几天累坏了,手里的私活还没做完,公司的活又安排下来了,烦心的是有一家的活很乱,图纸和实际工程很多对不上,不断要跑现场,章文陪着她都跑了五六趟了。常晓蓉发火打电话过去要求加钱,对方也知道这活难做,讨价还价加了一千元。

章文也被安排了算量,交保证金,封标,还去唱了一次标,工作量还在预料之中,也习惯了……

星期六,章文终于完成了手里的活,帮常晓蓉一起都在做标书,围标嘛,一个工程要做十几份标书,常晓蓉做三份,章文做两份,这种陪标的标书做起来最轻松,反正是陪标的,只要公司名称不要搞错,其他都是马马虎虎把上一份标书修改修改,俩人一边做一边还聊聊天。

“章文,把你的账号给我,我给你打两千块钱。”常晓蓉一脸的认真,还带着些许疲惫。

“你有病啊!怎么那么喜欢给人送钱?你已经收到钱了?”章文一口回绝。倒是很惊诧常晓蓉收钱的速度。

“收到一家的,先给你,这次跑了这么多趟,没功劳也有苦劳,请人帮忙也要有报酬,你别和我婆婆妈妈的,要不然我以后怎么请你帮忙,说不定哪天我帮你做点活要一样要报酬的。”常晓蓉皱了皱眉。

其实章文也不喜欢你推我让的,真不要的话,等于下次不愿意帮她忙了。

“五百吧!你三个活加起来才八千,这还是后来加了一千。”章文知道做安装没多少。

“不行,一千!干脆点。要卡还是钱?”常晓蓉拍板,不让章文再还价了。

章文心里一动,正好今天要去父母那,以前也没送过像样的东西,总听老妈说章越送了多少多少钱的卡,这次也送张卡,也算拿得出手了。

“拿卡吧!”

章文决定要卡,国人的感觉很奇怪,你送卡,人家会觉得你很有本事,潜意识里总认为你的卡肯定不会是花钱买来的。你要是送钱,人家会认为你是牙缝里省出来的。虽然两者价值一样,其实钱用起来更方便。

很可笑的感觉,很滑稽的感觉,却又很普遍的感觉。

常晓蓉从包里摸出两张面值五百的消费卡,递给章文。看着两张卡,章文笑了笑。

“笑什么?贼眉鼠眼的。”常晓蓉瞪了他一眼。

“唉!我在想贵喜真是有福气啊!娶了个发财老婆,简直就是赚钱机器。才半个月,八千啊!”章文叹道。

“你当那么轻松么?这两天回去就想睡觉,累得要命,这真是辛苦钱!”

常晓蓉这一段时间还真是累坏了,脸色都有些发黄了。章文自己也体会到了,赶点私活真累。

“还真是的,你脸色是不太好,精神也不怎么好,来,抱抱!求安慰!”章文心情可不错。今天还发了五百高温费呢。

“滚!要你来安慰!不会找我们家贵喜?”常晓蓉提起精神。准备战斗。

“嗤!就你们家贵喜那小样,还不知道谁把谁抱起来呢!”章文一脸的不屑。

“去死!关你屁事!”一本书飞了过来。

又一次成功的引爆……

晚上到了父母那,老婆也在,这点两人倒是有默契,到双方父母家,两人都是一起去的。

把一张卡交给了老妈,本来想给两张,想想自己的境况好像有点打肿脸充胖子。就给了一张,再说老妈这给了,丈母娘那也得给啊,到底还没离婚呢。看到老妈欣喜地表情,章文心里也有点小得意。

章越早来了,今天章越带着老婆去葡萄园去采葡萄,还不是施工单位变相的送礼,各种品种的葡萄拼成的大礼盒,外加一箱水蜜桃。给老妈一份,给章文一份,自己一份。这一份的值三四百块哦!

章文心里的小得意所剩不多了,接着女儿悄悄告诉章文:叔叔还给了奶奶两千元的卡。章文顿时感到无地自容啊!自己还为送五百还是送一千纠结了半天,章越一出手就两千。还好来的时候没去买水果,要不然买个几斤五六元一斤的葡萄,和这三五十元一斤的礼盒比,还不得扔啊!

郁闷,人比人得死啊!!!章文还得故作平静地和老妈聊着。

吃完晚饭,章文把做好的报表,包括算量文件,交给了章越,头昏脑胀的又听章越说了一通,越听越像领导讲话,这厮升了部门主任后说话官腔越来越浓,在家里也时不时端着官架子……

实在不想再待下去了。章文告辞了。还得拎着章越送的葡萄和水蜜桃。

老爸说帮章文送到车站,弟媳说开车送章文一家,章文挤出个真诚的笑脸,故作轻松:

“不用,不用,也不重,我们回去打车,本来就是要打车回去的……”

不重?自己都鄙视自己,真虚伪,光一箱水蜜桃就十几斤!

打个车回家,把还有一张卡给了老婆陈怡芳,让她转交给丈母娘。

这回一点得意的感觉也没有了。陈怡芳倒是很高兴,还想借此和章文说两句,章文一转身已关了门。看着关起的房门,陈怡芳感到一阵委屈,悲哀,忿怒……还有些恐慌……

这些日子真的感到章文离她越来越远了,而且没有任何留恋。